魏京生:阿富汗局勢和台灣有關嗎?

阿富汗局勢和台灣有關嗎?最近阿富汗局勢的崩潰,引起很多有關台灣的議論。特別是中共的媒體趁機炒作,說美國不可靠,台灣還是早點兒投降吧。有句老話說:聽剌剌蛄叫,還不種田了嗎?就是這個意思。仔細分析發現,還不能說完全沒有關係。

阿富汗政府在美國的全方位支持下,放棄了一個正常的政府應該對自己負起的責任,貪污腐敗登峰造極,受到人民的唾棄。這樣的政府在中國古代也是這個結果,遇到任何敵人都會催枯拉朽一樣地崩潰,如明朝末年一樣。美國為了這樣一個政權犧牲了大量的金錢和生命確實不值得,美國人民也早就不耐煩了。所以特朗普和拜登兩屆政府都下決心,要結束這件得不償失的荒唐事。

從阿富汗人的角度來看,確實就像是被美國拋棄了。特別是阿富汗的城市中產階級,要他們從美國保護下的現代生活突然回到伊斯蘭主義的黑暗統治下,確實非常不情願。如果讓他們選擇,當然要選擇自由法治的現代生活,即使信仰伊斯蘭教也不願回到早就體驗過的極端主義黑暗統治下。問題是一國人民把自己的所有希望都寄託在別人的肩膀上,別人願不願意為你的不負責任承擔責任呢?

這就和台灣有關了。記得我從二十年前就批評台灣,整個社會瀰漫著一種綏靖主義心態,大家都在說不要得罪中國共產黨,否則就要如何如何了。那和南宋小朝廷一樣,「暖風吹得遊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如果不培養堅決抵抗侵略的風氣,如果把討好敵人作為自保的策略,結局也就和南宋一樣,剩下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面對強大敵人自保的策略,應該一方面不去刺激那個老虎,儘量讓它多睡一會兒;一面積極備戰,加強自我防衛能力。特別是要保持高度警惕,不要把希望寄託在老虎不吃人上面。以色列在這方面做得很好,全民皆兵,高度警惕,時刻保持戰鬥力,以便應對不可預測的敵人和突發事件。所以它能夠多次戰勝強大的敵人,很好地保護了自己的生存權。

那宋朝就真的沒有強大的武裝力量嗎?好像不是戲文中說的那樣。它的武裝力量不亞於它的敵人遼朝和西夏,而且還有許多像岳飛這樣優秀的將領。但是它的社會輿論就是暖風吹得遊人醉,支持秦儈和范仲淹的金錢換安全的理論,不支持抵抗派,結果就是一步步地走向滅亡。直到滅亡它也沒有在經濟上衰敗,仍然保有龐大而且先進的軍事力量。綏靖主義的輿論和國家意志,是亡國的根本原因。

自從兩屆民進黨政府以來,台灣大大地糾正了這種足以亡國的輿論環境。特別是習近平在香港的胡作非為,驚醒了絕大部分台灣人民,抵抗共產黨在各方面的滲透和霸凌,得到了絕大多數人民的支持。綏靖主義已經很少市場,形不成輿論了,這是台灣足以自保的前提。

拜登總統和布林肯國務卿說了句實話:任何國家的外交政策都要考慮自己的利益得失。路見不平、兩肋插刀是優秀的品質,但因小失大忘記自己主要的敵人就是愚蠢了。把力量集中在主要敵人中國共產黨上面,是最近兩屆美國政府的正確選擇。沒有了共產黨,那些小玩兒鬧就蹦達不了幾天了。

所以我希望,華人社會不要被中國共產黨的幸災樂禍迷了眼,要支持特朗普和拜登的正確選擇,集中力量對付中共這個邪惡政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