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性侵案草草收場 警方通報「無強姦證據」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5日訊】在中共當局嚴厲整肅私企巨頭的背景下,阿里巴巴一樁酒局性侵案突然在網上發酵,並引來包括黨媒在內的輿論圍剿。但經過多日炒作後,山東警方卻發出一個疑點重重的通報,只以「強制猥褻」罪名對兩名嫌犯採取刑事措施。

8月14日,濟南公安就發生在槐蔭區濟南西站亞朵輕居酒店的「阿里女員工被侵害」發出調查情況通報,聲稱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和張某因涉嫌「強制猥褻罪」,已被濟南市公安局槐蔭區分局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但「沒有證據證明有強姦犯罪事實發生」。

警方公布的所謂「調查結果」,多處違背正常邏輯。

通報稱,受害人周某的上司王某文於7月27日深夜先後四次進入周某酒後昏睡的房間。

第一次是27日22時51分,王某文和一名女性客戶陳某麗將醉酒的周某送回酒店房間,王某文離開房間的時間比陳某麗晚15秒。

第二次是王某文「受阿里女同事胡某鵬所託」到周某房間查看情況,在酒店前台辦理了周某房卡後,於23時23分進入房間,並對周某實施了「強制猥褻」。23時33分他還在房間內網購了避孕套。23時43分離開房間。

第三次是在網購避孕套送達酒店前台的同時(28日0時),王某文再次「接到女同事委託查看周某情況的電話」,並於0時13分進入周某房間,向同事電話確認周某已入睡。0時21分,王某文離開房間。

通報還說,網購避孕套28日0時送到酒店前台,王某文在28日10時返回酒店取走並丟棄。

第四次是28日0時24分,王某文發現自己入住酒店(市中區大觀園亞朵酒店)的公用雨傘遺忘在周某房間後,又到周某房間「取走雨傘」,0時26分離開。

根據警方通報,王某文第二次進入周某房間長達20分鐘,但只實施了「強制猥褻」。而且王某文23時43分離開周某房間,但沒有離開酒店,而是在樓下停留了長達半個小時,並在網購避孕套送達後再次進入房間,卻「沒有把避孕套帶進房間」,而是在房間內用了長達8分鐘的時間「確認周某是否已入睡」。

警方通報還稱,27日21時29分,阿里客戶張某在酒宴期間曾對周某實施強制猥褻行為。「7月28日7時14分,周某與張某聯繫,告知房間號碼,張某從家中攜帶一盒未開封的避孕套,於7時59分到達槐蔭區濟南西站亞朵輕居酒店,敲門進入周某房間後,對周某實施了強制猥褻行為。9時35分,張某離開周某房間時,帶走周某內褲一條,避孕套(未開封)遺留在房間內」。

也即,周某「主動聯繫」了曾對自己實施強制猥褻的張某,但在張某到來後又「不願配合」其猥褻行為。張某攜帶避孕套到周某房間停留1小時36分鐘,但「只實施了強制猥褻」。

通報聲稱「沒有證據證明有強姦犯罪事實發生」,但沒有說明依靠什麼證據確認「發生了強制猥褻」。一般說來,酒店走廊的監控可以確認當事人進出房間的時間,但房間內並不會安裝監控。警方通報還稱,因為周某是在退房後報警,酒店已經清理了房間。

根據受害人周某早前在網上的公開指控,她被上司強迫到濟南出差,陪客戶喝酒,在酒宴上被灌醉後就被客戶猥褻,被送回酒店房間後一直昏睡不醒,醒來後發現自己全身赤裸,房間一片混亂,內褲丟失,並在床頭櫃發現已拆封的避孕套。事後,她才在酒店監控中發現上司和客戶多次進出自己的房間。

警方通報中還稱,經過大量調查,「未發現周某被迫出差情況」。

中共官方以「維穩」為目的的通報經常被發現邏輯不通,漏洞百出。網友戲稱「不問你信不信,就問你服不服」。

中共官場和商場「潛規則」女下屬司空見慣。阿里巴巴早年「手眼通天」,可以輕易壓下此類醜聞。但今年這次酒局性侵案突然全網發酵,被懷疑與中共當局近期強力打壓騰訊和阿里等私企巨頭有關。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公眾號日前發表題為《銳評阿里王成文性侵事件》的文章,明言「資本絕不能控制媒體」,並威脅要把「資本關進籠子」,還敲打阿里「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韓國財閥一樣操控一切」。

在輿論圍剿多日後,警方又對阿里性侵案「高舉輕放」,令外界懷疑是基於什麼樣的「政治考量」。

(記者鄭鼓笙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