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張文宏遭黨媒追打 譚德塞語出驚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3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8月12日(星期四),亞洲時間是8月13日(星期五)。

今天焦點:揚州9地高風險,主城區第7輪核酸;舟山港爆疫關閉,全球海運恐遭創;黨刊追打張文宏?「與病毒共存」帶原罪;聲援政治犯,港人無懼續示威;辭職專為援助,令港人托母的台灣女生。

60秒新聞

大陸媒體報導,12日凌晨,湖北省隨州市降大暴雨,導致隨縣多個鄉鎮被淹。柳林鎮的情況最危急,至少4人遇難。視頻顯示,柳林鎮的大街上洪水湍急,水位猛漲至二樓。當地不少居民紛紛在網絡求救,急需救援。

港府統計處12日公布的年中人口統計結果顯示,2021年年中人口臨時數字為739萬,比去年同期減少8.7萬人,下跌1.2%。同時,香港居民向外移民近9萬人。

塔利班在阿富汗各地迅速攻城掠地。美國駐喀布爾大使館網站12日發出公告,敦促美國公民立刻搭乘商業航班離開阿富汗。

12日,一架載有16人的直升機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堪察加半島墜湖,機上大多是觀光客。目前已有8人獲救,另外8人生死未卜。

截止到美東時間8月12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67萬4,080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0543萬0337人;單日死亡1萬0944人,累積死亡總數是433萬6,662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今天的話題內容分為兩大部分,疫情和台灣女生。疫情是浙江寧波舟山港發現疫情後關閉了,這個後續影響很大。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說,明年初的病例數字可能就會超過3億。但是類似的這種話,在中國講是有危險的。

繼中共官媒連番炮轟張文宏後,中共黨刊《求是》也發聲駁斥「與病毒共存」的觀點了。中共最高層發聲,一方面讓人為張文宏的命運擔憂,另一方面也值得思考,這句話為什麼會引起中共炮轟張文宏呢?

台灣女生的部分,是一個感人的故事。她的舉動讓香港人非常信賴,可以將家人託付於她。請大家不要錯過。

揚州9地高風險 主城區第七輪核檢

今天(12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昨天全國新增本土病例共計61宗。其中江蘇仍然是最多,有38例,其次是湖北有10例,湖南有7例,然後河南和雲南各有3例。

根據當局的通報,目前中國大陸共有27個高風險地區和139個中風險地區。其中江蘇有10個高風險區、49個中風險區;河南有13個高風險區和39個中風險區。這兩個地方,把其它省級行政單位遠遠甩在了後面。

在江蘇當局的38宗通報病例中,揚州占去了37宗。到今天0點,揚州在本輪疫情中,共累計確診了485宗,其中重型23例,危重型14例。自從揚州在7月28日出現第一例確診病例後,幾乎每一天都是以兩位數在增長,顯示出揚州的疫情一直在高燒不退。

今天早上8點,揚州主城區剛結束第六輪的大規模核酸檢測,隨即在中午1點,又開始了第七輪的大規模核酸檢測。同時揚州疫控指揮部通告,對揚州疫情風險等級進行重新調整。

通告中顯示,調整疫情風險等級後,揚州從原來3個高風險地區和84個中風險地區,變成了現在的9個高風險地區和27個中風險地區。9個高風險地區都是在揚州主城區範圍。

舟山港爆疫關閉 全球海運恐遭創

今天(12日),當地時間8月13日,浙江寧波舟山港股份公司董事會發出一份公告,批准董事鄭少平辭去公司董事等職務。通告中表示,鄭少平辭職是出於個人原因,但沒有說明究竟是什麼原因。

鄭少平是11日遞交的辭職報告,事出突然,所以自然會引起人們的聯想,是不是與舟山港發現中共病毒感染者有關呢?

就在鄭少平辭職的當天(11日),舟山港發現了一名無症狀感染患者,是位於浙江寧波市的梅東集團集裝箱碼頭公司34歲的男員工余某。據稱余某已經接種過兩劑科興疫苗,密切接觸者有245人。

隨即當局立刻封閉了舟山港,暫停所有貨櫃進儲提領。當局對外通知,稱是「系統故障」,什麼時候恢復另行通知。

在舟山港出現疫情後,上海港也立即對一線作業人員實施封閉管理。所有一線人員全部禁止外出。如果確實需要外出,需要先進行14天隔離。

根據中共交通部的數據,2020年,舟山港的貨物吞吐量是11.72億噸,連續12年保持全球第一。貨櫃吞吐量2,872萬個標準櫃,名列全球第三。

大陸媒體報導,舟山港在大宗物資的中轉運輸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目前是中國大陸最大的鐵礦砂中轉基地、原油轉運基地和液體化工儲運基地,以及華東地區最重要的煤炭、糧食儲運基地。承擔著中國大陸大約40%的油品、30%的鐵礦砂和20%的煤炭儲備量。

去年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不久,習近平曾在3月底前往舟山港考察當地復工復產、供應鏈運行情況。可以看出北京當局對舟山港的重視程度。

如今舟山港因為疫情被封閉,如果短期內不能控制疫情,很可能會對全球海運貿易造成衝擊。德國海運業者赫伯羅特認為,舟山港暫時關閉,意味著航運將出現延遲。我想如果舟山港長時間的封閉,對全球的商品價格也可能有一定的影響。

其實,受衝擊最大的,很可能是中國大的石油行業。這不免令人擔心,中國大陸的汽油價格會不會上漲呢?

中國大陸的油價一直是跟漲不跟降,即使降,也降得很少。每當國際原油價格上漲,中國大陸的汽油價格就會隨之飆升,聲稱是與國際接軌。但是當國際油價回落的時候,中國大陸的汽油價格卻居高不下,這個時候中共聲稱是「中國有自己的國情」。

明年初將超3億?譚德塞再語出驚人

昨天(11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語出驚人。他根據目前疫情的發展趨勢,估計到明年初,全球確診病例總數將會超過3億。

在日內瓦的記者會上,譚德塞表示,全球累計病例達到1億後,僅用了6個月的時間,上週就超過了2億。他馬上又補充說,「我們只是實際病例數更高」。

譚德塞補充的這句話是在指向誰、隱含著什麼意思,相信大家都懂。曾經被網友稱為「譚書記」的譚德塞,最近時常有針對中共的表述。

譚德塞認為,病例數達到3億,關鍵取決於所有人的作為,「有機會去改變」。

譚德塞的這些說法,其實是他對「與病毒共存」的另一種說法。去年4月,他就曾發出警告,「新冠病毒將和人類長期共存」。

但是這種說法,只能在中國大陸以外去說,人們可以在國際上發表類似的觀點。但是在中國大陸不行,說了就可能有危險。

江西教師遭拘留 只因一句話

昨天(11日),江西豐城市在微信公號「豐城發布」中通報,警方已經對教師張某良行政拘留15天。原因是這名教師在今日頭條發布關於疫情的不當言論。

根據網絡截圖顯示,這位網名「無線觀察」的教師在評論區留言稱,「揚州面積不算大,人口也不算多,可不可以讓揚州試驗一下放棄嚴格防疫,與病毒共存,看看會產生什麼結果,這樣可以為全國後期防疫提供借鑒,僅僅是建議,勿噴。」

上海正策律師所虞元堅律師對澎湃新聞表示,從嚴格意義上說,這位教師的言論「只屬於發表個人觀點,言詞沒有很激烈,並沒有侵害到他人權益以及嚴重擾亂公共秩序,警方無須介入」。

上海大邦律師所丁金坤認為,這名教師「讓揚州放棄嚴格防疫」的言論是對防疫提出建議,屬於公民對社會事務發表言論。他的個人意見也在醫學討論範疇,並不會擾亂社會秩序,公安無須介入。警方做出的處罰「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

兩位律師從專業角度分析,都認為這位教師並沒有出格的言論。換句話說,他們都認為警方是神經過敏,錯誤適用法律。

但實際上,在中國大陸,「與病毒共存」已經引發了一番爭論,甚至是掛起了文革時期的「批鬥風」。

中共最高層表態?張文宏有點懸?

今天(12日),中共黨刊《求是》發表署名長文《抗疫大考下的中西之比》。文章表示,一些西方國家鼓吹疫情不過是「大號流感」,導致疫情失控,釀成悲劇。而中共與西方不同,「堅持人民至上,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等等。

文章的兩名作者分別是武大黨委副書記沈壯海和武大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王雲婷。他們在文中直指,抗疫是「一場有關執政黨『價值立場』的大考」。

文章表面好像是批評西方鼓吹疫情是「大號流感」、淡化疫情風險,但稍稍想一想,這篇「政治正確」的文章,其實是在反駁「與病毒共存」的觀點。

這也是繼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對這個觀點連番轟炸後,中共又派出了黨刊,發起了更猛烈的攻擊。而中共攻擊的焦點,自然是前不久發表「與病毒共存」觀點的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

我不認識張文宏,但我身邊的一位朋友,以前也是華山醫院的醫生,對張文宏有一些了解的。我朋友認為,張文宏是比較典型的專業型官員,講話比較直接。身上並沒有太多的黨官氣息,不會繞來繞去。

正因為講話直接,不會繞來繞去,他在7月29日的微博中表示,「世界上大多數病毒學家都認可新冠肺炎病毒這是一個常駐病毒,世界要學會與這個病毒共存」,「我們曾經經過的還不是最艱難的,更艱難的事需要長期與病毒共存的智慧。」

「與病毒共存」這個觀點一出,張文宏立刻遭到了不點名批判。前中共衛生部長高強在《人民日報》發文表示,「與病毒共存絕不可行」。聲稱中共的抗疫政策「是精準疫情管控與廣泛接種疫苗並行不悖的『雙保險』策略,而不是用疫苗群體免疫替代疫情嚴格管控,更不是『與病毒共存』」。

緊接著,北京大學教授張頤武又在《環球時報》發表評論,聲稱「與病毒共存」就像是「勸一個考試成績遠勝落後生的優等生,要借鑑差生的學習方法」,這不是為了中國,而是「別有深意」。

有了這兩篇評論的號角,小粉紅們開始了對張文宏的圍攻批鬥。有人攻擊他是「西方利益集團代言人」,有人說他是「美國養的狗」,有的說他是「典型左右逢源的公知」,還有的說他是「裡應外合又一人」等等。看這種架勢,完全是文革的氣象。

如今《求是》也發出了反駁的聲音,對著張文宏摳動了扳機,這不免讓人為張文宏的處境擔憂。

大家知道,《求是》是中共內部刊物,它自稱「是中共指導全黨全國工作的重要思想理論陣地」。中共軍委副主席張又俠曾把《求是》稱為「黨的旗幟」,可見這個中共的精神刊物在中共黨員中的影響力。換句話說,《求是》上發飆的文章,實際就是中共最高層在發聲。

在猛烈的批鬥聲中,張文宏至今保持著沉默。是失望,是傷心,還是恐懼?恐怕這種感受只有張文宏自己清楚。

「與病毒共存」帶原罪 中共抗疫失敗?

那麼中共為什麼對「與病毒共存」這個說法如此神經過敏呢?前外科醫生何岸泉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個觀點是變相宣告中共抗疫的失敗,這是中共政府完全不能接受的。

何岸泉表示,張文宏醫生說的是專家之言,依據病毒變異和疫苗只能減輕症狀、無法完全防護這個現狀,給出的防疫方案。也就是「封堵無效」和「疫苗只能減輕症狀、降低死亡率」。

現實當中我們也看到了,中共雖然現在不說「封城」這個詞,實際上它的做法就是在封城。但中共這些極端的做法並沒有封堵住疫情,這邊好像是封住了,但那又冒出來了。

當然中共一直說是「境外輸入」,好像那些病例都是從外國來的。但實際是不是這樣呢?中共從來不敢公開它的真實情況,就這麼一直甩鍋。

何岸泉認為,這等於是說中共強調的「清零」和「嚴防死守」沒有意義,是「政治正確至上」。而「與病毒共存」的說法,揭露了中共的弄虛作假,揭露了中共抗疫是失敗的。

揭露中共弄虛作假和抗疫失敗,實際就是否定中共,這對中共來說,怎麼能接受呢?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張文宏提出「與病毒共存」的觀點,很有「反黨」的意味。也許他本人沒有這種想法,但這對中共來說,是不可饒恕的「原罪」。

這個觀點,會讓人們想到中共「抗疫」的實質,它並不是把維護人民的生命健康作為首要任務。中共「抗疫」的實質,主要是維護它的政權。

那麼人們會不會進一步尋根,當初中共對武漢採取了近代史上最嚴厲的封城措施。在當局極端嚴厲的封城之下,造成了許多人員傷亡,次生災害非常嚴重。

前兩天封城的揚州也發生了民眾跳樓事件,這些人員的傷亡,是誰造成的呢?人們會不會追究責任?表現上是當地官員所為,實際是中共的體制下出現的。

當人們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中共還能夠繼續執政嗎?是不是中共政權就會不穩?當中共意識到執政危機的時候,它當然不會靜靜等死,所以不僅中共官媒喊打,中共黨刊也開火了。

聲援中國政治犯 港人踢「土狼」屁股

接下來我們再關注一下香港。今天(12日),社民連和支聯會的部分代表,手拿著橫幅和多張中國維權人士的照片,一路向中聯辦行進。並在警方指定區域,進行了抗議示威。

上午11點,這些勇敢的民主人士在警方監視下,在中聯辦的大樓旁,逐一宣讀了多位中國維權人士的近況。

新任社民連外務副主席周嘉發表示,「一場時政聚會、一個公益組織、一次揭露採訪」,在政權眼中竟成為罪名,對律師、記者、公益組織成員、民主運動人士甚至家屬,動輒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打壓,「相信港人亦感同身受」。所以有必要「堅持為他們發聲,爭取言論自由」。

在「港版國安法」之下,香港已經是遍布紅色恐怖,這些民主人士的行動,相當於是踢「土狼」的屁股,不免令人為他們的安危擔憂。

但是周嘉發表示,「中聯辦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示威只是在行使《基本法》中保障的權利,單純表達對內地和香港的政治犯遭荒誕待遇,而且人數也符合防疫規範,「看不到風險在哪裡」。

這些勇敢的香港人,表現出的膽識和氣魄,實在是令人敬佩!

旅美作家千瀑先生在他的詩集《致香港 香港人》中,有一首詩叫「一個勇武的告白」,我讀給大家欣賞。

流不流血/不是你我說了算/正如抗爭從來不戴安全帽/書本雖好/不完全是真理/讓歷史還給記憶/真相就得到街頭、到前線/老老實實挖出來看清/我和和理非不需要誰指令誰/但相信Be Water/無論流得多遠/會合流/奇數偶數不一定絕對/6除以2不也偶偶得奇/至於藍絲/我決意不割席/保持距離/等待可能的變數/惟黑警/絕不姑息/隨時準備裝修/是/為了手足/我有被捕的自由。

看著民主人士在紅色恐怖中繼續抗爭,聽著千瀑先生樸實無華的詩句,回想著香港年輕人當初一次次走上街頭反送中,總有一種要流淚的衝動。

辭職專為援助 令港人信賴的台灣女生

今天(12日),自由亞洲刊登了對一位台灣女生的專訪,看過之後同樣令人鼻子發酸。這名女生叫陶貞穎,來自一個「深藍」的外省家庭。

大陸人可能不太理解這個說法。深藍,指的就是支持國民黨的人。「外省」這個說法,是從蔣公帶著軍隊撤到台灣的時候留下來的,指的就是從大陸去台灣、並在台灣落地生根的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把這些人稱為「外省人」。

28歲的陶貞穎不會講廣東話,但是她卻贏得了香港人的信任,甚至有香港人在寫完遺書後上街抗爭,把寡母託付給了她。

那位香港朋友對陶貞穎表示,如果有一天他出事了,至少媽媽知道要聯絡誰。他希望陶貞穎可以幫忙,讓媽媽來台灣,安頓媽媽來台灣的生活。

陶貞穎見證了勇武抗爭者與親人之間放不下的牽掛,既無奈又心酸。媽媽是一位純粹的香港人,為了成就上街頭的孩子,媽媽表現得堅毅又勇敢。但她壓根兒就不想離開香港,可是又不想讓兒子擔心而有所牽絆。

這位香港朋友為什麼這麼信任陶貞穎呢?這要從大二時候的暑假旅行說起。那年暑假,她和姐妹們去了香港的一家夜店,恰好認識了這位香港朋友,受到了他的熱情招待。從那以後,兩人只要到了對方城市,都會受到彼此的接待。

那位香港朋友在大學期間就開始了創業,一畢業就事業有成。2014年,這位朋友對雨傘革命並沒有太大感覺,雖然也對香港的環境不滿,但沒有站出來反抗。可是香港反送中,卻讓他踏上了政治這條路。

陶貞穎深知投入前線的辛苦,看著香港朋友義無反顧地投入反送中運動,她一直在想,怎麼樣才能用自己的力量幫到香港的朋友呢?

一開始,她在台灣機場接那些來台灣的香港人,或者是朋友請托,幫忙照顧來台灣的抗爭者,陪他們在異鄉散心、聊天。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警察抓的第一個人是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她知道鍾翰林很小父母離異,早早要自力更生,骨子裡其實還是個小男孩。

鍾翰林不是沒有機會離開香港,當他的護照被沒收後,陶貞穎曾請香港朋友幫鍾翰林安排一個逃跑的位子,就是後來被抓捕的「12港人偷渡」那次。雖然後來那些人被抓了,但當時看上去卻是一個希望。

反送中後,從香港求助到台灣的案子越來越多了,以至於陶貞穎不能安心工作。在權衡之後,她辭去了穩定優越的工作,專心幫助香港人。她說,「因為我知道在抗爭這條路上是很孤單的。我想跟這些有相同理念的人,不管台灣還是香港人,並肩而行!」

2019年,陶貞穎曾被梁振英旗下的「香港解密」惡意公布了地址、電話,甚至還有護照號碼。但她仍然沒有退縮,依然盡自己所能地幫助香港人。

她說,「有一段時間真的很無力,那段時間沒有收入,非常多香港人需要幫助,錢坑越來越大,幫別人籌機票錢、在台灣的生活費、住宿費。其實真的負擔很大,我原本是有存款的,現在是零,甚至是負數。」說到這,陶貞穎笑了。

自由亞洲記者問她,這麼做值得嗎?陶貞穎低頭邊重複邊思考,僅僅幾秒鐘,她說,「我不會問我自己值不值得,我只會說我人生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不會後悔!」

《真實中國》畫展

接下來繼續為大家展示《真實中國》的徵畫作品。

今天還是因為節目時間較長,所以只能為大家展示一幅畫作。其實今天展示的作品,雖然說也是畫作,但是畫得相對比較抽象,不過反映的內容卻非常真實。

畫面上三個帶有不同顏色的兩個圓,代表著不同的中國人。左面那個藍色的「中國人」,很像是在海外不斷揭露真相的華人,他們在講述著「文化大革命」、「六四」、「活摘迫害法輪功」……

中間的這個紅色的「中國人」是民族主義高漲到已經發黑的「中國人」。這部分人的特點是黨國不分、非理性、愛面子。這些人在對著海外揭露中共的華人說,「那是你祖國,不許造次!」「中共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罵著那些人「漢奸、賣國賊」,氣憤地說「境外勢力亡我之心不死!」

畫面右邊的中國人,更像是遭受中共迫害的人,他們在維權、上訪。受迫害的原因很多,有的是毒奶粉的受害者,有的是假疫苗的受害者,有的是因為經濟,有的因為人權,還有的是因為中共隱瞞疫情而受害等等。

畫面上三個帶有不同顏色的兩個圓,代表著不同的中國人。(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這幅畫雖然畫得比較簡單,但是卻把三種中國人真實地反映了出來,而且很準確。

作者說,「我是台灣人,我反共產黨,不反中國!」作者表示,中國跟台灣都有這種被民族主義深深束縛綑綁、蒙蔽雙眼、甚至助紂為虐的人。這些人沒有一點理性,看著中共荼毒中國,卻經常拿出「民族主義」為中共掩蓋罪行,很可悲,也很可憐。

這幅畫所描述的情況,我不想多說了。在前面談到張文宏的時候,已經提到了這些。這就是中國的真實現狀,人們不用大腦分析誰對誰錯,不管是不是對自己有利,只要一聽中共發聲,立刻隨聲附和、搖旗吶喊。被中共賣了、被中共殺了,還幫著中共數錢、開脫。這些人,什麼時候才能清醒啊?

感謝這位台灣朋友,用畫筆描繪出了中國的真實情況。我希望看到這幅畫的每一位朋友,都能做一下反思,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這些問題。如果自身存在這樣的情況,那可真是做了「親者痛仇者快」的事。

我希望大家都來參與這個活動,參與的人越多越好。因為每個人都對中國有自己的理解和認識,有不同的觀感,也有不同的思考。那麼大家把這些理解、認識、觀感和思考用畫筆呈現出來,就是在講述真相,就是在救人,同時也是在記錄歷史,非常有意義。所以我希望大家都來參與。

大家的作品請寄送到我們的爆料郵箱xwkd2017@gmail.com。我在節目中會進行展示,然後上傳到優樂客網站。大家如果想看以前的作品,可以到優樂客網站去觀賞,為您喜歡的作品點讚(真實中國:繪畫徵集活動 | 優樂客 YouLucky)。

另外大家在投稿的時候,請介紹一下您的畫作內容。因為我發現,有一些作品畫得很好,但是有一些創作元素,我們不能準確把握作者的用意。所以需要大家做一些說明,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作品所表達的意思。

如果您的作品是在別人作品之上進行的二次創作,請一併說明原作出處。這樣既是對原作者的尊重,也避免我們出現侵犯版權的問題。

******************
廣東湛江的全紅嬋,在東京奧運會上一跳成名,全家人的命運都因她而發生了改變。我們在為她高興的同時,也想問一下,假如她在比賽中沒有壓住水花,情況是什麼樣呢?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跟大家聊聊假如全紅嬋沒有壓住命運的水花。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

感謝您的幫助與收看,再會。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