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薩摩亞取消中共港口項目是正確選擇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吳約翰編譯

南太平洋島國薩摩亞(Samoa)正式取消由中共資助貸款、耗資1億美元的港口建設計劃。这是萨摩亚戰略上的一個重大轉變,在面對暗箱操作的中国贷款這個問題上,萨摩亚維護了主權獨立與金融系統的健康發展。

7月30日,路透社獨家專訪薩摩亞新任總理馬塔阿法(Fiame Naomi Mata』afa),證實了薩摩亞已取消這項中共支持的港口建設計劃。

馬塔阿法暗示,該港口建設對薩摩亞沒有任何根本益處,她也表示隨著美國「撤出」太平洋地區,中共對該區域的興趣就隨之增長。在7月28日的採訪中,她說:「似乎中國對太平洋重新產生興趣,這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不是必然。」

在大選結果公布前的5月稍早(註),馬塔阿法曾向路透社透露,她即將取消該計劃,因為對於一個已經背負中共沉重債務的小國來說,其成本過高。中國是薩摩亞最大的債權國,至今已經向薩摩亞提供了1.6億美元的貸款,占其外債總額的四成。如果,再加上興建港口的1億美元,恐大幅增加薩摩亞的債務負擔,並讓中共的債權比例達到所有外債的五成二。

(註:薩摩亞40年來首次政黨輪替,但執政22年的總理馬列萊高伊拒絕交出權力下台,並關閉國會,首位女性總理馬塔阿法於5月23日,在國會前臨時搭建的帳篷中宣誓就職,暫時終結了薩摩亞4月9日因競爭激烈的大選所引發的法律和政治爭議。)

總理正確地履行了薩摩亞公民所託付的選舉授權,讓薩摩亞與北京保持距離,而且這來的正是時候。

碼頭的預定地在瓦伊烏蘇灣(Vaiusu Bay),它也是4月大選中的一個爭議點,後來由馬塔阿法獲勝。而敗選的前總理馬列萊高伊(Tuilaepa Sailele Malielegaoi)曾計劃要推展該項中共資助項目,儘管亞洲開發銀行已建議,該類似項目在經濟上是「不可行」的。

馬塔阿法告訴路透社,中共之所以在開發計劃中處於領先地位,是因為它提供了資金。「中國之所以能遊走在各國前緣,是因為資金都透過中國,而薩摩亞有很多基礎設施都沒有其它國家的捐助。現在你知道的港口、機場和海港,這些似乎(對中共)都是一個很大的驅動力。」

中共的「一帶一路」(BRI)專注在全球範圍的港口建設,因而激起美國在亞洲和歐洲盟友間的國家安全顧慮。著名的國防分析師伊恩·伊斯頓(Ian Easton)在7月時,針對台灣發表的一份報告中指出,中共正利用其出資建設的港口,來蒐集軍事情報。世界各地因「一帶一路」而建的港口,已被中共用於軍事目的,並確實為中共解放軍海軍提供潛在的加油站和維修站使用。

馬塔阿法解釋了取消港口的原因,她說:「我認為,隨著新政府的上任,我們將對中國和我們的其它合作夥伴進行(重新評估)。」我認為,馬塔阿法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前白宮國安會幕僚長亞歷山大·格雷(Alexander Gray)說:「總理馬塔阿法是新一代太平洋島嶼領導人中的一員,他們了解中國在太平洋區域日益積極的參與,在現實中意味著什麼:包括無法支撐的債務負擔、政治干涉以及對主權和政治自由表達的威脅。總理向該地區展示了一條可行的路,可以擺脫北京的惡意影響和脅迫,邁向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

中國與任何其它國家都不一樣,它是亞洲一個日益壯大的區域霸權,如果薩摩亞不謹慎,中共政權可能會併吞薩摩亞的主權。薩摩亞和其它太平洋島國必須認識到,中共政權是獨一無二的威脅,隨著時間的推移,薩摩亞應該承諾只與尊重法治、人權、自由,和尊重國家與人民自決權的民主國家往來。因為全球民主的成功,也將是捍衛薩摩亞民主的唯一途徑。

原文Samoa Is Right to Cancel Chinese Por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和碩士學位(2001年)、哈佛大學政府學博士學位(2008年),也是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負責人與《政治風險雜誌》(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曾對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廣泛的研究。著有《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禁止闖入》(No Trespassing),編輯過《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