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太不人道」的夫妻分居 現在更不人道

近日在網上看到一條新聞,說是一對夫妻回國被要求隔離,夫妻必須分開住在同一酒店的不同房間,等於是吃和住要付雙倍的價錢。這對夫妻抗議無果。

這讓我想起一件往事,八十年代一位老外聽說我國公派出國人員,不準夫妻同行,只能一個人留在國內,一個人去國外。他滿臉吃訝地說:「太不人道!」

老外「太不人道」這句話,當時也令我很驚訝。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是聽黨的話,跟黨走,黨叫幹啥就幹啥。入黨團隊的時候,都舉著拳頭發誓要把一切獻給黨,包括自己的生命,何況「兩地分居」這種個人的利益得失。只要黨需要,個人的一切都應該放棄。我們父母那一代,因為戶籍、工作而常年兩地分居的夫婦很多,白髮蒼蒼退休了,才得以夫妻團聚。所以,在我的眼裡,夫妻分居是司空見慣的事,沒什麼可大驚小怪的。

名人錢學森,妻子蔣英對媒體說過:他(錢學森)回北京以後,參加了那時候叫五院的工作,我就見不著他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人家也不告訴我他到哪裡,反正我見不著他,就是這麼樣過了十幾年。很可憐,他爸爸臨終想見見他,都沒有見著他……

錢學森沒出國,因為搞原子彈要保密,也不得不十幾年夫妻分居。後來傳出鋼琴老師蔣英和學生李雙江鬧出緋聞,人們唏噓之際,不免歸罪到「太不人道」的夫妻分居。

耳聞目睹,實際上這樣的事很多。一個親戚說過,當年四清,他負責調查部隊醫院軍醫群體的政治思想情況,結果發現,很多軍醫都存在「生活作風問題」。有作風問題的男女軍醫,夫妻常年分居的佔大多數。

大陸改革開放後,人員流動相對寬鬆,但新的夫妻分居問題更多更大,而且集中在社會底層。以農民工為例:在家務農不夠養家活口,到大城市裡工作,雖然比老家賺錢多,可是要麼得忍受夫妻分離之苦,要麼得忍受夫妻倆和孩子分離之苦。還有許多夫妻不得不選擇妻子帶著孩子回老家念書。最終,還是夫妻分居,家人不能團聚,天各一方,那就不成為家了。

家庭是家人避風的港灣,一個放鬆的地方。夫妻之間有恩義、有信賴、有體貼。夫妻之間的悄悄話,是敞開心扉的傾訴,是消解心理壓力的重要方式,也是維繫人心理健康從而保持生理健康的重要途徑。

正常的家庭,夫妻相伴、白頭偕老;子孫滿堂、人丁興旺;合家團圓,其樂融融。這是組織建立家庭的目的。家庭是社會的基石,有了家,才有國。家庭安居樂業,江山社稷才穩定,才會國泰民安。

但中共治國的理念,一切從保黨保權出發,用黨性代替人性。民眾的生死、基本人權都不在其眼裡。政府濫權亂法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類似隔離夫妻必須分居的惡事蠢事到處都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