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習認真考慮侵台?余英時曾支招防武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習在認真考慮侵台!余英時支招防武統;病毒污染「列車航班」遍全國,黨媒緊急登報要「密接」自首;揚州陰性也不讓出城;網遊之後,菸酒企業也遭打土豪;美軍願為台灣而戰?印太是優先戰區。

【史學泰斗余英時辭世 兩岸悼念 中國人久違的「士」精神】

8月1日,被譽為「21世紀中國史學泰斗」的史學家余英時,在美國普林斯頓的住處離世,享年91歲,他走得很安詳,是在睡夢中離世。各界對這位史學大師的評價都很高。他被認為是胡適之後,華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作為知名史學家錢穆的得意門生,他在2004年的一陣「錢穆熱」之後,在中國知識界也成功掀起了一陣「余英時熱」,並且一生在多所世界名校任教,包括哈佛大學、香港中文大學、耶魯和普林斯頓等,世所罕見,而且著作頗豐富。

而此刻余英時離世之際,輿論探討最多的,除了他在史學上的貢獻,還有的就是他積極反共的立場,不了解他的人可能想不到,一位長期在美國生活、任教的中國歷史學家,居然對中共有這麼深的認識,而且在當前眾多假名流、裝風流的所謂「名人」,爭先恐後為錢而舔共的時候,他卻一直能跟這股亂流保持一個距離,每每做出清晰的評價,這是最讓人佩服的。

也讓人真正感受到,一位學貫古今的中國文化學者,從血脈裡奔騰出的那種中國人久違的「士」的精神。

對於這個「士」的精神,余英時在2019年接受自由亞洲專訪時提到一句話,我覺得可以讓人們了解余英時對「士」的理解,頗有益處,「士」可以理解為是知識分子,但是這麼形容也不恰當,畢竟古人所說的「士」,其內涵有所不同,但兩者有相通之處。

所以當時余英時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了這一句話,今天如何才能做有尊嚴的知識人呢?余英時引用了王陽明的觀點,他說就是「良知」的問題,你有沒有良知,知識人有沒有尊嚴。良知、尊嚴,他認為這是當今「知識人」最重要的品格,這也是中共建政後,針對知識階層努力在摧毀的。

也可能正因為余英時對中共始終抱持的反對立場,當余英時離世的消息傳到中國大陸後。中共官媒僅對這位史學泰斗的離世,用最簡單的筆墨發了一則短消息,僅此而已。

但是在中國大陸民間,特別是文史和文化界,則在微博和微信上掀起了一陣對余英時追思的潮流,而且他們也肯定知道,余英時是什麼背景。這不得不說,會讓中共官媒整體保持「沉默」顯得很尷尬。比如前鳳凰週刊的總編師永剛,在微博上評價余英時是「當代中國學術第一人」。

相較之下,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的高官,則是非常鄭重的公開發文悼念。中華民國副總統賴清德在臉書發文表示,對余英時辭世深感不捨,這是國際史學界的重大損失,願其家屬節哀保重,並提到余英時關注人權、自由、民主,關心台灣、香港,其敢言、不屈與無畏,已成為許多追求自由之人的典範。

【青年余英時短暫受中共蠱惑 赴港深造看清共產黨面目】

余英時1930年出生在天津,但老家是安徽潛山。他在晚年出版的回憶錄中說,自己童年時期在老家見識了共產黨新四軍屠殺300村民的事,也在14隨時親眼目睹族兄被新四軍殺害後的遺體,內心留下了恐怖的陰影。

但是他也曾自述,在1949年插班考上燕京大學後,一度受到中共左派思想蠱惑,他自稱那是一種「宗教式的狂熱情緒與左傾幼稚病」,這個短暫影響過他的疾病,也曾一度令余英時不分究理,當聽到別人對他說共產黨人在其家鄉無理殺人的事實後,竟聲色俱厲替共產黨狡辯起來。

每每回憶這一幕,余英時說,自己每次都覺得無地自容,但他也因此更能認識到,日後中共煽動下的那些「紅衛兵」為什麼能那樣狂熱和失去理智。

不過,余英時受中共左傾幼稚病影響的時間相當短暫,也是在1949年,一次小小的旅途意外之後,余英時的人生卻發生重大轉向。當年他搭車回北京,火車在路上的一個小站出故障,停了幾個小時,在火車上,他突然決定轉身去香港。而此前不久,余英時的父親剛剛還在說服他,希望余英時去香港發展,到錢穆所在的香港新亞學院讀書。余英時當時的決定,真的是影響了他的一生,很快,他重新認識了中共,並就此不再回頭。

1952年,余英時創刊《中國學生周報》,他在刊物上發文時曾說:極目中國大陸,是一片黑茫茫的統治思想。也曾說過:大陸在中共統治下,固有文化已被摧毀,西方文化也被隔絕。說到這,想必一些朋友會想到余英時的那句名言:「我在哪裡,哪裡就是中國」。前些年余英時接受採訪還被問到了這句話的意思,余英時解釋說,中國文化現在不在中國,這句話其實不只是在說他自己,而是想表達說,他不相信,回到中國才有中國文化。

他的意思是說,他和那些堅持中國文化的人在哪裡,過的生活、運用的價值,都是中國的,也就是「中國」的所在。他還曾倡議建立「中國文化海外中心」,關心中國文化的存續。而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大陸,真正的中國文化,已經消失殆盡。

【「城郭如故人民非」 余英時揭共 提醒台灣一大弱點】

這從余英時1978年唯一一次回中國大陸訪問時所說的評價,能看得很清楚。他說,自己那次回中國的目的,是「千載後的子孫來憑弔祖先所踏過的足跡」,但是當他踏入中國後,他卻發現「城郭如故人民非」,在嘆息之餘,他的一句話很引人深思,在目睹了中共把中國折騰得千瘡百孔之後,余英時說:我的中國情懷不但未曾稍減,似乎反而與日俱增。

我想這也是他為什麼,在日後能夠持之以恆地關心中國事務,對中共的倒行逆施不斷批評的緣故之一。

余英時常常自稱對政治有著「遙遠的興趣」,論政而不從政。遠的不說,就說最近這些年發生的事,例如台灣的太陽花學運,還有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余英時都極清晰地對台港學生表達支持。不過余老先生也不總是不溫不火的表態觀點,他時而激憤,也時而會提出嚴肅的警告。

當初共產黨在中國搞文革、搞破四舊,余英時就批評說,中共對人無半點同情,順我者昌、逆我則亡。

1989年六四屠殺發生後,余英時憤然說終生不再踏入中國一步。

2014年,他提醒台灣政府說,中華民國跟中共打交道,要有原則,不要怕中共,要保守民主自由的價值,而且國共此前已經有過三次交手,都失敗了,所以對中共絕對不能大意。

針對台灣的民主制度,余英時在近年給出了自己的建議。他認為台灣的民主在形式上已經完成程序,但在運作上,還不是十全十美,台灣除了民主程序的這種形式,還要建立民主的「文化」,形式與文化需要並行,兩者缺一不可。民主不光是一人一票的制度問題,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精神、是文化,比如對「人權」概念的普及和塑造就是一個,他希望建立起一種「人文」的精神。

而這種人文精神,才是真正能保護台灣不受共產黨無所不在的統戰影響的利器。而且他提醒,共產黨可能隨時準備拿下台灣,方式不會完全是武力,而是各方面的運作,如果沒有建立民主的文化、那種人文的修養,就看不出共產黨的統戰及其用意。

為此,余英時舉了兩個例子。

一個是胡適,他認為胡適一生都不受共產黨任何影響,就是因為他的人文修養,使得他能夠看出共產黨的一舉一動的用意,而當今台灣人也要建立洞察中共意圖的人文修養。

咱們就比如說吧,中國傳統文化講「仁、義」,如果具備了這個「仁、義」的精神,人們就能洞悉中共殺戮欺騙的不仁不義。

那余英時舉的另一個例子是香港反送中,他評價,香港學生從中學生到大學生,是最強烈反共的一個群體,台灣學生也支持,但是其他台灣人卻不一定,有的人可能還覺得共產黨好呢,這區別在哪呢?他認為就是人文修養的因素。香港本身有一種人文傳統,雖然這裡是英國的殖民地,英國也沒有給香港留下民主在「制度」上的一些東西,但是香港卻一直有個實實在在的東西,就是「自由」。

香港滿街的各種各樣的言論,都有形形色色的報刊雜誌予以刊登,自由方面不受限,而且1949年以後逃出中國大陸、躲避共產紅禍的各行業、各階層的人,也給香港留下很多反共的人文傳統,在香港校園尤其影響深刻,所以今天的香港學生能夠完全對中共的意識形態宣傳免疫,特別是最具蠱惑性質的「民族主義」,中共拿這個到處煽乎,但是到香港就沒有用。

反過來,余英時認為,台灣目前的最大問題,就是人們太在意「錢」,近年大陸有點錢了,這錢就發揮了作用,實際上也不只是台灣,余英時說全世界都被中共的「錢」影響了,常常被中共以斷絕生意往來為要脅,對中共的人權侵害默不作聲。

所以啊,余英時就強調這個民主文化、人文精神,比如香港深入人心的自由精神、幾十年來形成的深刻的反共共識。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講,說到香港呢,其實是反送中運動之後,對共產黨的認識更徹底了,隨著共產黨一波又一波的強權打壓、滲透,也使得香港人越來越清醒,這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台灣完全不在共產黨的管轄之內,人們長期在民主制度下生活,完全對共產黨的邪惡無感,那個「痛」不在自己身上,有一些人完全感受不到,這也容易讓中共的「假面統戰」得逞。你跟他說千言萬語沒有用,就非得受個十八層地獄之苦,有些人方能醒悟,但也會為時已晚,這也是人性的悲哀。

【余英時預言中共滅亡 中國會回歸文明主流】

2013年8月17日,余英時還在普林斯頓的家接受媒體採訪,談到了自己對現在的中共體制和習近平的一些看法。

余英時說,他不認為中國真正崛起了,中共也不可能長期維持政權,原因比如說,中國貧富差距懸殊,而且維穩經費巨大。余英時提到,當年中共搞了個問卷調查,問了幾千人對於中共政權的看法,結果70%以上的人不承認共產黨執政,中共官方本以為大家會熱烈響應,但是事與願違,民調結果乾脆不予公布,後來是被香港一家雜誌給登出來了。

同時,他提到中共貪腐遍地,好多貪官把錢和家人提前安置到海外,這說明他們自己對共產黨就沒有信心,隨時準備走,並沒有認為中國有一個什麼「夢」值得他們留下來,而且中共政權是集體世襲,108個太子黨操縱168家國企,擁抱萬億財富。而且當年中共搞的讓2.5億農民城鎮化,余英時就說,那是毛澤東式的大躍進,而類似戲碼,如今是不斷上演。

最後,余英時說,相信共產黨不會永遠存在,總有一天,中國會回歸文明的主流。余英時曾在《端傳媒》的一次專訪中也提到說:沒有一個政權能全恃暴力而傳之久遠。

如今,中共當局持續在左側車道上疾馳,越開越猛,後面已經追了一堆來自多個國家的「警車」,也終有一天會被攔下來,伏法、退場、償還。而追在中共破車後面的,最前面的那輛「警車」,就是美國的。

【美籲反共如反恐 知識盜竊每年損6千億 80%成人個資被偷】

8月4日,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召開了一場罕見的公開的情報部門聽證會,為的是讓中共知道中共對美國的危害。該委員會的主席馬克‧華納(Mark Warner)用「21世紀的恐怖片」來形容中共對美國的全面滲透。

英國BBC最近也報導了一項最新研究,發現超過350個假的各種語言的社交媒體帳號,在幫助中共在西方社會做宣傳。這其中不少帳號是在長期擱置不用後,遭中共駭客竊取,哪個國家的都有,然後突然在某一天開始發布親共的中文內容。類似帳號在推特臉書和油管上都有。

報導提到有350個帳號,實際我想遠遠更多。而中共過去10年,至少在花費幾十億美元用來做社交媒體的大外宣。而這僅僅是中共滲透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恐怖片「片段」。

在8月4日的會議上,參議員盧比奧還透露,中共每年對美國的知識產權和技術盜竊,要造成價值3000到6000億美元的損失。

奧巴馬和川普政府時期的美國國家反情偵和安全中心主任威廉·伊凡尼納(William Evanina)也出席了會議,他說,中共對美國造成了最複雜和有害的戰略威脅,有高達80%的美國成年人,都遭受過中共的信息盜竊。

他說,美國應當以過去20年打擊恐怖主義的力度,來針對中共,而實際上,伊凡尼納說,中共對美國構成的威脅,比恐怖主義更危險。

【中共在認真考慮侵台 美日應對「緊迫」威脅 台軍官看到動向】

7月12日,美國《國防一號》新聞網刊登文章,提到美軍印太司令部最高情報官史達曼(Rear Adm. Mike Studeman),他給美國華盛頓送去了一個最緊迫的信息,就是提醒美國政府,來自中共的威脅,遠比美國首都目前感受到的,更加緊迫。他所指的,更多是軍事上的,他認為美軍應該為西太平洋潛在的危機做好應對準備。

《美國之音》近日在採訪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明的時候,博明也提到說,台海的情勢越來越危險,北京打算以武力入侵台灣的想法,是「非常認真」的。他認為中共近期不斷擴大軍事支出,目的就是在此。也是在本週,台灣前參謀總長李喜明也提到,共軍正在對自身查缺補漏,彌補弱點,比如急切增建綜合登陸艦、兩棲登陸艦、還有兩棲運兵貨輪等等,這些跡象很可能是針對台灣,他認為,至少到2027年,中共可能想具備攻擊台灣時所需要的跨海運輸能力。

日本對中共的戰爭威脅也一直在發聲,本週二,日本還宣布,將在距離台灣300公里的石垣島,設置地對空和地對艦導彈部隊,因應日益增長的中共軍事威脅。

【美再售台軍火 印太是「優先戰區」  北京回應無新意但陰毒】

8月4日,美國印太司令部海軍上將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也對媒體說,中共在香港、新疆、中印邊境和南海等地的作為讓美軍很擔心,他說感到有一種「緊迫感」,必須要展示一種「綜合性的威懾力」來反擊中共,包括先進的武器、以及各軍種之間的緊密配合。幫助台灣建立強大的自衛能力也很重要,阿奎利諾沒有直接說習近平會不會直接攻打台灣,但是說,台灣所在的印太區,是美國將來在全球最重要的區域,承載著最大的安全挑戰,也是美國的優先戰區。

8月4日,美國國務院再次批准了對台灣的一項最新軍售,包括40輛新的M109自行火炮,大約1700套火炮精確制導套件,還有一整套先進的野戰砲兵戰術數據系統(AFATDS)等等,總價值7億5000萬美元。而從川普執政的四年,再到現在,美國四年的時間裡,已經總計向台灣出售了超過190億美元的軍事裝備。

對此,中共外交部沒有任何提神醒腦的回應,在8月5日仍以向美方嚴正交涉和堅決反對做以回應,並且又加上了那句「正當、必要的反制措施」,但是用詞相當嚴謹,說啊,要根據「形勢走向」採取反制措施。這話聽著很怯懦,但是又有種陰毒的感覺,就好像是毒蛇,想在最陰暗、最趁人不備之時,去咬上一口。

【東盟會王毅發言兩次 叫美「死心」 上海宣布小學不考英語】

8月4日,東盟舉行了一場外長會議,中美都有參加,雙方又有了一場正面交鋒。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王毅發言之後,再次提到中共在新疆、西藏、香港踐踏人權的行為。誰想王毅突然又要求大會給他第二次發言機會,專門回來砲轟美國,王毅在第二次發言中說:哎呀,果然不出所料,美國等個別國家又開始對我牆國內部事務進行攻擊抹黑,現在竟然還說表達關切,關切什麼,讓港獨再上街嗎?你們死了這條心吧,不可能等到那天了。大家是不是覺得很傻眼。以上這幾句話,除了「對我牆國」這四個字,是我加的,別的全是王毅的原話,他要美國死心。

這些話可是包含很重要的意味的。大家知道,王毅是特意要求第二次發言,而中共官員的對外講話,絕對是字斟句酌,別看是狼話,狼話也是經過審批的,不然不敢說出來。從王毅的語氣來看,他就是毫無廉恥的在等著美國批評其人權,然後拿審批後的講稿出來表態。當中最點睛的就是「你們死了這條心吧,不可能等到那天了」。

我們昨天報導引述中共自己的大外宣媒體的文章,跟大家介紹說,習近平正在考慮調整對美國的政策,不是把自己變得正常,而是繼續左轉,一條道要跑到黑,跟美國進行全面競爭。那從王毅的這次喊話來看,確實有這個趨勢,美中兩國在任何場合的直接或間接的交鋒,接下去應該會越來越多。

與此同時,中國國內出現了什麼現象呢?8月3日,上海市教委宣布,嚴禁學校組織中小學生參加任何聯考或者是月考,也不允許有期中考試,還要保證中小學生每天校園體育活動要有至少1個小時,宣稱是為了減少學生課業負擔,但是細看進去,這裡面藏了不少細節。比如,小學期末考試不准許考英文,還有就是從小學到高中,習近平思想成為必修課,等等。

大陸小學生的作業本上,以前好像都是印著「學好英語,走向世界」。得了!現在也不用走向世界了,剛好當局已經嚴格限制中國人的護照發放,既然出都出不去了,還學英語有什麼用呢?這一想想,也沒毛病。閉關鎖國,不需要英語。所有人只要學一學萬能的習思想,就可以平視世界了。

不過在平視之前呢,有一些內在嚴重問題卻必須要正視,比如當前緊張的疫病蔓延。

【江蘇封87地高速路口 揚州封城 鄭州1人影響800人】

南京所在的江蘇省現在是現在的疫病熱點之一,根據官方的數據,說是8月4日單日新增40例確診。除了南京出現了一個高風險區,江蘇揚州也有一個高風險區。南京和揚州截至4日的累計病例,已經分別達到227例和162例。

江蘇開始對疫病嚴防死守,到處封路的現象重演。在南京、泰州、蘇州、揚州、淮安、連雲港、無錫等多個地區的至少87個高速公路出入口被關閉。

在揚州,當局承認正在蔓延的就是中共病毒印度變種Delta毒株,當地封鎖管制越來越嚴,截至我們成稿,揚州已經相當於封城。外地進去的,還有本地人,都被禁止出城,當地人8月4日對大紀元透露,就算是持有陰性證明的外地人,都被禁止出城。

Delta毒株傳播力極強,要是有一個人在場確診,整個那個場所的人都受影響。鄭州第六人民醫院的劉姓感染護士,7月20日那天,對,就是7月20日,那天早些時候,她還參加了當地一家酒店的婚宴,在場的賓客有800人!這些人目前都在被追蹤當中。

8月5日在西安,一輛公交車上,發現一名確診者,結果全車的人都要被帶走。

【確診者足跡遍布全國列車航班 多座大城市封鎖 高校開始封管】

而有推特網友分享了兩張8月4日大陸官媒登出的圖片,分別是關於追蹤在此前一段時間的列車和民航班機上,尋找接觸者的信息。我們從兩張圖片上可以看到,涉及到的航班、火車的班次,簡直是遍布全國,短程的有無錫到上海的列車,遠的還有比如北京到呼和浩特的火車、廣州到大連的航班,由南向北、從東到西,這一次追蹤範圍是全國性的。

此外,因為中共病毒Delta毒株目前已經蔓延到全國至少17個省或直轄市,各地很緊張,再次出現2020年初的緊張局面,全國多所高校開始不同程度封校,包括清華、復旦、鄭州大學、武漢大學、中山大學等至少11所高校,現在的數字應該更高。

而在全國,多所大城市已經不同程度近於封城。包括北京、南京、揚州、鄭州、武漢、張家界、株洲、煙台、呼倫貝爾等等。

疫病的蔓延,中共一直是用強硬的封鎖來防,本來經濟就不行了,接下去恐怕更受影響。

【河南「搶劫」民眾住房公積金 又打菸酒企業 習在想啥?】

河南省在7月30日就發出通知,要調整住房公積金的政策,包括民眾買房兩年後,才能提取住房公積金,而且提取總額不許超過買房所支付的金額。這引起河南民眾的不滿。本來嘛,買房的時候提不了,那叫什麼住房公積金呢?!兩年後提還有多大意義。

但是在缺錢的時候,中共還大力打擊很多企業。從阿里巴巴到滴滴出行,再到現在的騰訊,好多中國大企業,被打了個遍。8月5日,中國《證券時報》再發文批網遊,導致騰訊、網易等有網遊業務的公司,股價第二次急跌。文章還宣稱,網遊企業發展起來後,就不該再享有稅收優惠,要做好被取消稅收優惠政策的準備。而在3日,官媒發文,批評網遊是精神鴉片,也造成大陸網遊企業股價狂跌。

而在最近,電子菸和酒類的企業,也上了中共的靶子。4日,新華社刊文《警惕電子菸流向未成年人》,一文刊出,市場嗅到了中共的政治風向,華寶國際、波頓集團、思摩爾國際等電子菸企業的股價應聲下落。

《中國基金報》也在這一時期發文,宣稱酒精緻癌,酒精消費的增加會導致癌症患者增加。結果,又是一篇文章,貴州茅台、五糧液等大陸酒企,紛紛在股市遭遇波瀾。

從民營科技企業、到滴滴出行等中概股、再到課外輔導企業、頂流藝人,現在又是網絡遊戲和電子菸及釀酒業,紛紛在中共的「文攻」下,業務遇到巨大挫折。

這其中至少部分事件,或許存在中共習近平當局在經濟界「收權」的考量,跟習近平在政界、軍界、政法界的整風一樣,目前似乎是在經濟界加速在「打土豪」,這或許是一種權力洗牌,習近平要建立一個像「八爪魚」一樣的,全國各領域權力高度集中的一個政治體制。而現在最讓人擔心的是,他這樣做,僅僅是為了集權,還是,也為潛在的某種意義上的對外戰爭做準備呢?

好,我在Telegram上的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 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 +打開小鈴鐺: http://bit.ly/PAJQsub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