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第一個挨整的中共元帥劉伯承

1955年9月27日,中南海懷仁堂,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授予朱德、彭德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元帥軍銜。

在後來毛澤東發動的各種政治運動中,中共的十大元帥先後挨整,其中,彭德懷、賀龍被整死;但第一個挨整的是劉伯承

劉伯承的軍旅生涯

劉伯承,四川開縣人,1911年辛亥革命時從軍;1912年考入重慶蜀軍政府開辦的將校學堂,學習各門近代軍事課程,同時熟讀中國古代兵書;1926年加入中共;1927年參加中共發動的南昌暴動,任參謀長。同年年底,被派往蘇聯學習軍事,先入莫斯科高級步兵學校,後轉入伏龍芝軍事學院。

1930年回國後,先後任中央軍委參謀長、長江局軍委書記兼參謀長、中央軍委委員,協助中央軍委書記周恩來處理軍委日常工作。1934年「長征」時,任紅軍總參謀長。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129師師長。1945年日本投降後,任晉冀魯豫軍區司令員。國共內戰爆發後,歷任中原軍區、中原野戰軍、第二野戰軍司令員。1949年4月,參與指揮渡江戰役、南京上海杭州會戰等。

中共占領南京後,任南京市委書記兼市長、南京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之後,與鄧小平率部進軍西南,任西南軍政委員會主席等。

劉伯承對軍事教育情有獨鍾,先後任紅一方面軍、紅四方面軍、紅二方面軍的紅軍大學校長,延安紅軍大學副校長,第二野戰軍軍政大學校長。1950年11月,受命組建南京軍事學院,任院長兼政委。1957年9月,任北京高等軍事學院院長兼政委。楊得志、楊勇、張震、秦基偉等許多中共高級將領,都是劉伯承的學生。

從學蘇聯到反教條主義

1953年1月1日,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作出「一定要將蘇聯的一切先進經驗都學到手,改變我軍的落後狀態,建設我軍為世界上第二支最優良的現代化的軍隊」的指示。

1954年12月,中央軍委副主席兼國防部長彭德懷,在全軍參謀長、政治部主任聯席會議上,做了題為《學習蘇聯先進經驗,建設現代化的國防軍》的報告。

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和彭德懷的報告,中共軍事院校都開設了學習蘇聯軍事理論的課程。

但是,1956年2月的蘇共二十大上,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作了反對斯大林個人崇拜的「祕密報告」。這一重大歷史事件在國際上引發強烈反響,也引發毛澤東的極大擔憂。

此後,中蘇兩黨關係逐漸惡化。同年4月25日,毛澤東發表《論十大關係》,指出「學術界也好,經濟界也好,都還有教條主義」。6月,中共中央發出通知,要求「克服學習外國經驗中的教條主義傾向,克服學術研究、報刊宣傳、教學工作中的教條主義」。

1958年5月27日,中央軍委會議召開。兩天後,根據毛澤東的決定,參會人員擴大到1000多人,會議議題改為反教條主義。

6月21日、23日、29日,毛澤東先後在大會和小組長會上發表講話,指出「要堅決反對教條主義,打倒洋奴思想,埋葬教條主義」。

毛澤東講話後,會議採取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的方式,猛批教條主義。大會先後點了蕭克、李達、陳伯鈞、鍾期光、宋時輪、粟裕、葉劍英、劉伯承等的名。軍事學院被說成是「教條主義的大本營」。

劉伯承成為挨整對象

當時,劉伯承正在外地治病、療養,一接到中央軍委的電話,立即趕赴北京。

當時,他並不知道一場「大批判」正等著他,連祕書也沒帶。一下火車,才知道要他檢討「在軍事學院教學工作中不重視學習毛主席軍事著作,而專門去學古今中外軍事著作和戰史」等「錯誤」。他非常一驚,血壓馬上升高,頭昏眼花,眼壓也升高,不得不住進北京醫院,一面治療,一面打電話讓祕書火速進京。由他口述,讓祕書幫他整理「檢討」材料。

1958年7月10日,在中南海懷仁堂,已經66歲、雙目幾乎失明的劉伯承,在時任中央軍委祕書長黃克誠的攙扶下,步履蹣跚地走上主席台,做了長篇檢討,講了不少違心話。

劉伯承檢討完之後,一些「積極分子」紛紛站起來,對劉伯承「大事討伐」。南京軍事學院戰史教授會主任蔡鐵根,實在聽不下去了,主動上台發言,替劉伯承等人辯護。但是,沒等他說完,主席台上就有人高喊:「把他拉下去!」一些人立刻衝上台,七手八腳地扯掉蔡鐵根的肩章、領章和帽徽,把他連推帶搡地拉下台,趕出會場,關押起來。

7月22日,大會通過的「中央軍委擴大會議決議」說:「訓練總監部和一些院校,教條主義傾向直到最近仍然占著統治地位」。「(某些人)堅持了一條與黨的軍事路線相對抗的資產階級的軍事路線」。這場路線鬥爭,是「歷史上正確路線和錯誤路線的鬥爭在新條件下的反映」,「必須在全軍認真開展」。

1958年8月1日至10月14日,南京軍事學院先後召開黨委擴大會議和第三次黨代會,「深揭猛批」劉伯承等搞的教條主義。其中,開了兩個月的黨委擴大會議,有2092名幹部參加,與會者寫了11248張大小字報,印發大會發言和書面發言387篇。

北京的高等軍事學院和軍事科學院,舉行兩院黨委聯席擴大會議,對劉伯承等進行揭發、批判,並作出結論,「過去南京軍事學院成立以來所犯的是資產階級軍事路線的錯誤……其影響遍及全軍,其發生發展過程是由盲目到自覺,由實際工作中的錯誤發展到路線錯誤」。

劉伯承被免去高等軍事學院院長兼政委的職務;粟裕被免去總參謀長的職務;訓練總監部被撤銷;蕭克、李達被免去國防部副部長並調離軍隊;陳緒英等被開除軍籍,發配邊疆勞動改造;蔡鐵根被開除黨籍、軍籍,後被槍斃。

此後,全軍只有一種聲音,那就是毛澤東的聲音。

劉伯承挨整的三個原因

第一,歷史原因

中共歷史上曾存在「土洋之爭」。「土」是指沒有出國學軍事、用「土辦法」指揮戰爭的人;「洋」是指曾留學蘇聯、學過洋軍事理論的人。

上世紀30年初,中共中央由從蘇聯回國、受共產國際信任的人占據領導地位,博古任中共中央總負責人。1932年10月,中共蘇區中央局在江西寧都召開會議。會上,關於毛澤東的去留問題,曾發生激烈爭論。林彪、彭德懷等「土派」,極力主張毛澤東應留在前方,協助指揮軍事;博古、張聞天等「洋派」,則堅決主張毛澤東離職。

從蘇聯回國的時任紅軍大學校長劉伯承,選擇站在「洋派」一邊。結果,會議決定,撤銷毛澤東紅軍總政委的職務。從此,毛失去軍權兩年。會後,劉伯承還發表文章,批評毛澤東等人的「游擊主義」戰術,指出他們在戰略上存在不能打正規戰、大兵團集群戰的弱點。

1942年至1945年,毛澤東發動延安整風運動,以「反教條主義」的名義,對王明、博古、張聞天等「洋派」進行了一次清算。但是,當時仍是戰爭年代,還需要劉伯承等人帶兵打仗。對劉伯承等的清算,延後到1958年。

第二,思想原因

劉伯承除重視中共自身的軍事經驗外,還重視從古今中外軍事理論中汲取營養。

劉伯承認為,培養高級將領,應讓他們廣泛學習古今中外的軍事名著,如《孫子兵法》等中國古代兵書,俄羅斯名將蘇沃洛夫的《致勝科學》、德國軍事家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等外國軍事名著;除研究中共軍史外,還要研究羅馬戰史、拿破崙戰爭史、日俄戰史、歐洲大戰史、二戰時期蘇聯和英美等國的戰史等,不能局限於僅僅學習毛澤東的幾篇軍事著作。

這是各國軍事教育的常識,卻觸犯了毛澤東。毛澤東在軍委擴大會上講:「現在學校奇怪得很,中國革命戰爭經驗不講,專門講(蘇軍的)『十大打擊』,而我們幾十個打擊也有,卻不講……」

第三,功高震主

1956年蘇共二十大之後,毛澤東一直憂心忡忡,擔心他身邊也睡著一個赫魯曉夫,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跳出來,否定他,奪他的權。

中共主要是靠「槍桿子」奪取政權的。如果中共內部有人搞政變,「槍桿子」無疑是最重要的依靠力量。

中共元帥劉伯承在軍隊的威望很高。這從他1958年在中南海懷仁堂作檢討時的情況可以看得很清楚。那天,當劉伯承出現在主席台上時,全場一千多位高級軍官(除極少數「打手」外),齊刷刷地起立,舉手向劉伯承行軍禮,接著,全場響起熱烈掌聲。當劉伯承念完檢討後,會場又一次響起熱烈掌聲。當劉伯承離開主席台時,全場一千多位高級軍官再次起立,再次鼓掌,目送劉伯承慢慢離開會場。

這樣的場景是毛澤東最不願意看到的。

結語

毛澤東的老對手蔣介石一生有很多職務,但他最看重的一個職務,是黃埔軍校校長。他也特別喜歡他手下的將領稱他「蔣校長」。

劉伯承從井岡山時期的紅軍大學,到延安時的紅軍大學,到中共建政後的南京軍事學院、北京高等軍事學院,長期任校長或院長。他的學生遍及中共全軍各個兵種,是許多中共高級將領的老校長(老院長)。

老校長(老院長)登高一呼,可能一呼百應。作為中共獨裁者,毛澤東是絕對不允許這種現象出現的。這是劉伯承成為第一個挨整的中共元帥真正原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