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日益擴大的紅藍裂痕

大紀元專欄作家Brian Cates撰文/曲志卓編譯

在整個1990年代和2000年代,這個國家不斷地辯論哪個「模式」才是各州應該遵循的最好的模式:「紅色」保守模式或「藍色」自由模式。

我認為現在已經沒什麼好辯論的了。我們已經很清楚是誰贏得了這場爭論,也看清了原因。數百萬家庭和企業用腳投票,逃離藍州,選擇紅州。而COVID-19大流行只是加速了紅州的勝利。

在大部分COVID-19病毒的危險都過去了之後,藍州往往依然保持封鎖和高度限制,從而打壓了當地的經濟,而紅色州則開放得更早,並享有強勁的經濟復甦。

一些藍州和城市允許「安提法」(Antifa)和「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引發騷亂,從而造成毀滅性的破壞。

現在,大瘟疫已經結束,一個新的激進的「覺醒」的拜登政府入駐白宮,紅色和藍色之間的國家分裂變得更加明顯。

喬‧拜登總統、卡馬拉‧哈里斯(賀錦麗)副總統和民主黨非常明確地表示,他們正在為整個國家推行一個「覺醒」議程。作為反對這一議程的盾牌,我稱之為「紅州防火牆」的政策在美國近一半的州持續發展。

佛羅里達州的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和德克薩斯州的格雷格‧艾伯特(Greg Abbott)等紅州州長正在帶頭。他們州的立法機構通過的一系列新的法律表明,他們不會服從華盛頓覺醒文化——選舉改革、與女孩體育項目有關的性別問題、邊境安全等等。

這些紅州非常明確地表示,面對日益獨裁的華盛頓,他們完全打算走自己的路,維護本州的權利。

與此同時,藍色各州的州長和州議會繼續地向深淵邁進。紐約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和芝加哥市長洛莉‧萊特福(Lori Lightfoot)等人已經表示,他們百分之百地支持拜登的議程,並張開雙臂歡迎它。

藍色犯罪浪潮

6月24日,奧克蘭市議會投票決定從警察部門撤資1700多萬美元,儘管該市正受到暴力犯罪增加的困擾。

奧克蘭遠非個例。

幾乎所有民主黨控制的州的大城市都在過去一年從警察部門撤資,現在卻陷入了日益嚴重的犯罪浪潮之中。紐約市、波特蘭市、明尼阿波利斯市、費城和洛杉磯只是美國二十多個主要城市中的一部分。這些城市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後,為了應對「黑人命也是命」組織的激進主義,減少了對警察部門的開支。

同時,今年目前的暴力犯罪率與去年相比,簡直令人吃驚。

據福克斯新聞,今年在民主黨控制的州的主要城區犯罪率急劇上升:

亞特蘭大:凶殺案上升58%,槍擊案上升40%;
紐約市:凶殺案上升13%,槍擊案上升64%;
波特蘭:凶殺案上升533%,槍擊案上升126%:
芝加哥:凶殺案上升5%,槍擊案上升18%;
洛杉磯:凶殺案上升22%,槍擊案上升51%:
費城:凶殺案上升37%,槍擊案上升27%。

芝加哥的數字看起來並沒有那麼糟糕,這是因為這個城市成為槍戰區已經好幾年了。

然而,在最近一次有關芝加哥猖獗犯罪的新聞發布會上,當一名記者質疑現任市長洛莉‧萊特福對此負有任何責任時,她的行為令人費解。

萊特福駁斥了所有針對她處理該市刑事司法和治安問題的批評。她說,她非常清楚99%對她工作表現批評背後的動機是什麼: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

他們不會停止

如果以前還不是很明顯的話,現在應該很清楚了,這些民主黨政客不會停止推行瘋狂的、正在他們的城市中造成混亂的「覺醒」政策。這些州長、市長和市議會成員甚至可能在心理上都無法停止。

他們是養尊處優的官僚,住在封閉的社區,有自己的武裝私人保安。每當他們進城時,都有武裝保鏢。無論這個城市的犯罪有多嚴重,永遠和他們無關。

他們完全明白,如果他們繼續從警察部門撤資、取消保釋金(註:罪犯被抓後,可以輕鬆地無成本被釋放)和清空監獄,更多的人將會死亡,成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但是他們仍然一意孤行。

這些市長和市議員似乎基本上不理解他們愚蠢的「社會正義」政策所造成的人民生活中的真正代價。驚慌的市民試圖告訴他們,但這是浪費時間,因為實際上,沒有什麼是這些當權者不知道的。

對這些政客來說,唯一重要的是他們能夠通過從警察部門撤資來自我祝賀。當他們需要更自戀的道德高地時,新一輪的警察撤資和監獄清空將開始。

自由派政客這種令人震驚的「占領道德高地」的精神病已經發展到他們現在可以輕鬆地、毫無顧慮地為自己的虛榮而犧牲無數人的地步。當然,如果他們從警察部門撤資,並對暴力罪犯網開一面,更多的人會死去。但你必須明白:最重要的是這些城市官員在向「黑人命也是命」證明自己不是種族主義者,他們是多麼地「覺醒」。

既然他們不會停止,你所能做的就是要麼搬走,要麼試著把他們選下台。

謊言如此厚顏無恥 只有邪教徒才會相信

隨著這些藍州和城市的犯罪率就像飛往平流層的噴氣式飛機一樣繼續攀升,民主黨人瘋狂地試圖逃避他們失敗的刑事司法政策的責任,拚命聲稱這都是共和黨人的錯。

一年多來,民主黨人一直大聲疾呼要撤資、廢除監獄,並兩次在藍控城市取得了成功。但左翼的基本盤突然被告知,他們的民主黨「老大哥」(Big Brother,註:奧威爾的《一九八四》中塑造的一個人物形象,是黨內的最高領導人)需要他們立即忘記這一切。所以,他們就都閉口不談了。現在民主黨要求他們相信……別的東西。

在最近的白宮簡報會上,拜登的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試圖向福克斯新聞記者彼得‧杜西(Peter Doocy)解釋這種前後矛盾的說法。

民主黨人真的期望他們的基本選民相信這一切都是共和黨人做的嗎?

是的,他們確實希望自己的選民相信這一點,而他們的選民也確實會相信的。

因為我們住在奧威爾的《一九八四》(描繪的烏托邦裡)。在那部反烏托邦小說裡,「真理」就是黨今天所說的。黨昨天說的話無關緊要。唯一重要的是「老大哥」告訴他們現在要相信什麼。他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訓練那些致力於左派事業的人自我洗腦。

忠誠的民主黨人可以在整整一年時間裡不停地叫囂「給警察撤資」,歡呼民主黨城市從他們的警察部門挪走數百萬的資金,然後立即轉而質問「共和黨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為什麼要從所有這些城市的警察部門撤資?!他們為什麼要引起這種大規模的犯罪浪潮?」

他們根本不會覺得這樣做有違良心,因為在內心,他們已經說服了自己。他們是真正地愛他們的「老大哥」。

藍州必須更換其領導人

可悲的事實是,雖然許多保守的州正在蓬勃發展,並將完全從這一大瘟疫中恢復過來,但左傾的州正朝著相反的方向前進,因為他們的「覺醒」政客奉行糟糕的社會政策將使他們繼續走向迄今難以想像的功能障礙和混亂。

因此,誰贏得地方和州選舉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讓我們希望2020年大選的持續餘波能帶來美國迫切需要的重要的選舉改革。

改變這些大城市的政治領袖,是扭轉失控的犯罪率和衰敗趨勢的唯一真正途徑。這將是極其困難的,因為根深蒂固的民主黨政治機器已經在這些城市中掌權幾十年,在某些地方超過半個世紀。但這是修補紅藍之間日益擴大的裂痕的唯一途徑。

在足夠多的選民要求改變之前,在他們的選票被誠實地計算之前,紅色和藍色之間的鴻溝只會擴大。

作者簡介:

布萊恩‧凱茨(Brian Cates)是來自南德克薩斯的作家,也是《沒有人徵求我的意見,但我還是要說》(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一書的作者。讀者可以通過Telegram聯繫到他:t.me/drawandstrikechannel。

原文「A Divide Grows Between the Red and the Blu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