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外行成溯源獵手?柳葉刀2.0隔空交火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9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7月8日,星期四。

今天焦點:民間疫情溯源獵手The Seeker接受採訪並撰文,披露心路歷程,《柳葉刀》文章2.0隔空交火。

為什麼大多數人關於疫情起源的知識來自民間調查而不是頂尖專家?介紹The Seeker,一個不是專家的普通人是如何成為世界著名的疫情溯源獵手的故事。

於此相對應,《柳葉刀》去年2月文章的作者發布了今年2.0版,重申去年立場並在沒有新證據下堅持自然起源說。解讀這些作者都有些什麼利益衝突。關於川普(特朗普)起訴網絡巨頭、紐約州槍枝緊急狀態和賀錦麗輸了最高法院官司的幾條新聞。

 

病毒溯源和追責正在形成勢頭

病毒溯源和追責正在形成勢頭,連在各個領域都為中共辯護的《紐時》都發文說,即使你不贊成實驗室泄漏,也要承認早期中共掩蓋疫情導致。

在一項網絡調查中,62%認為公眾關於疫情起源的知識來自民間私人調查,4%來自中共和世衛調查,15%情報部門和吹哨人,19%來自頂尖專家的分析。可見民間私人調查在民眾中的地位,也確實反映了真實情況。

民間挖掘真相

科學的封殺會引發人們的好奇心,我們介紹過DRASTIC這個鬆散的民間組織,主要發起人是澳洲的數據專家,就是看到《柳葉刀》公開信覺得不科學而開始介入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調查的。而這位最有名的在網絡挖掘證據的The Seeker則有別的故事。

最近,他打破沉默,但仍然沒有公開身分,接受印度媒體TheWeek採訪,披露自己如何成為全球民間挖掘真相的一員。他也在同一期TheWeek上發表文章,講述他對溯源的工作和觀點。

Seeker從哪方面都很不像溯源獵手,他不是這個專業的,他給自己定義是:自學成才的,受激勵的、好奇的。簡歷中包括,一個建築學的學位,上了一個有執照的電影攝影課程,拍了幾部小電影,試著和朋友做香精油的生意不過發現很難賺錢,生平第一份正式工作是英語和社會學高中教師,還是個奧林匹克競賽獲獎者,在疫情爆發當口正準備開一家有聲書店。

可見正如他自己說的,他沒有這個領域的專長(domain expertise)。他在DRASTIC圈子裡保持匿名,非常擅長在網絡上挖掘資料,他甚至不懂中文,也不認識任何中國人,完全利用谷歌翻譯,但他知道什麼是關鍵詞,如何找到他要的東西,我覺得這是直覺和天分的結合。

他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目的地找什麼,去年四月,他還是相信自然起源的,讀了幾篇文章,包括Canadian biotech entrepreneur Yuri Deigin,這是最早對主流自然起源說質疑的人,他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假設,5月份開始就投入工作了。

最早的目標是武漢CDC病毒實驗室(WIV),因為和海鮮市場最近,發現一些東西,如該實驗室處理2噸生物廢料、12月4日的通知、展示很像是疾病傳播的數據地圖(heatmap)、9月份的RT-PCR測病毒的投標標書等,這引起他的高度興趣。

於此同時,人們也在談論墨江礦洞的事,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了WIV,僅僅一週,他就發現了兩個金礦:CNKI中國知網,很快發現了和武毒所有關的碩士和博士論文。結果我們都知道了。

Seeker的觀點:自然起源和實驗室泄漏,極不可能的是:生物武器和冷凍食品鏈。

採訪中問到閆麗夢,他個人更相信實驗室泄漏,總比一些人說的喝蝙蝠湯和海鮮市場不衛生更少偏見。

他認為他和閆麗夢在兩端,閆是Lab-made,而他認為Lab-leaked。他認為可能科學家在試圖做疫苗或藥物時改造了病毒而發生泄漏,實驗本身是真的科學實驗。

其實我覺得目前不需要在這方面下結論,而是集中力量溯源,我一直認為,功能增強研究和生物武器,方法是完全一樣的,只是動機和目的不同。

為什麼他可以做這個事?

1)他不是行業內部的人,沒有利益衝突,僅為良知;
2)沒有框框,從第三者角度有時更容易看出問題,用常識;
3)保持著對一切事物開放態度和好奇心,喜歡在一件事的最前沿(on top of it);
4)有科學思維和方法。

科學家柳葉刀公開信2.0

無獨有偶,7月5日,科學家柳葉刀公開信2.0齣來了。還是去年2月19日1.0版的那些作者,達薩克把自己放在了第五位,正如我上次提到,原來的27個署名少了3個,這些人改變觀點了。

作者堅持1.0的觀點,和中國科學家/醫學工作者一起,此外,重點支持自然起源說。不過並沒有新證據,而指控實驗室泄漏說沒有證據並沒有同行評審的文章。這不是理由,因為不同觀點是被封殺了,在進入同行評審之前。

最後一段可以看作是利益衝突說明,其中最大篇幅是為達薩克和生態健康聯盟辯解的。此外我們確實看到1.0版本沒有的每個簽名者的背景,其中有長期為WIV作顧問的,至少7名簽名者過去並繼續和中國合作,6個簽名者是《柳葉刀》的COVID-19起源委員會成員,還有不少是世衛相關組織成員。

這次沒有提出任何新的證據,強調了實驗室是安全的,然而,是中國人都知道,任何規矩在中國都不會遵守。而根據Lipkin披露的一篇武毒所的博士論文,一些冠狀病毒實驗居然是在P2實驗室做的。

Lipkin是著名的流行病學家,早期是徹底否定實驗室泄漏說的,也是《自然醫學》雜誌的一篇標誌性論文的作者之一,那篇論文(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被認為和柳葉刀公開信1.0版一起成為封殺非自然起源的關鍵文章。

不過現在Lipkin似乎改變了觀點。被TheSeeker發現的一篇博士論文則顯示,他們將某些病毒的部分插入另一些病毒,產生新的嵌合體,去感染猴子和人的培養細胞,發現有的可以在人類細胞中複製。

幾條新聞

川普領銜針對FB、推特和谷歌的集體訴訟。

紐約州長庫莫宣布槍枝緊急狀態,我覺得是賊喊捉賊的伎倆:首先是司法系統改革,主要是保釋改革,將大量罪犯放到街上,然後是減少警察經費,限制警察執法,導致紐約州犯罪率包括謀殺案暴增,然後宣布槍枝緊急狀態,目標是剝奪人民第二修正案權利。

賀錦麗輸了最高法院的官司。賀錦麗在加州任總檢察長的時候,要求非營利組織把主要捐款人的名單和個人信息全部提交給她的辦公室,不執行者將被罰款甚至取消加州非營利組織的地位。兩家組織表示這是私人信息,拒絕交出,官司打了6年,最高法院最終裁決該命令是違憲的。雖然案子輸了,官司的名字是現任加州總檢察長Rob Bonta,今年4月才接任這個位置,不過一些保守人士和言論自由人士希望賀錦麗的名字不要被忘記。最高法院6:3。有意思的是,有三百多個組織支持這項訴訟,除了保守派,也有不少自由派。

《橫河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