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劉鶴傳接燙手山芋 習巨資走毛老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8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17日(星期四),亞洲時間是6月18日(星期五)。

今天焦點:劉鶴傳退前接重任,習巨資走毛老路?拜習關係不再,習近平難受了;滴滴出行被查?牽出江家關係;國安副部長潛逃?百度搜不到「國安部」;楊潔篪罵美原因找到,布林肯太冤;《真實中國》畫展。

17日早些時候,內容分發網絡和雲服務提供商——美國阿卡邁科技公司遇到故障,導致數家美國航空公司和澳洲金融公司,以及遍布世界各地的其它公司網站癱瘓一小時。這是不到10天,全球網絡第二次發生大宕機事件。

香港政府以涉嫌違反國安法為由,17日搜索、逮捕了香港《蘋果日報》5名高層。《蘋果日報》當晚表示,18日正常出報,而且增刊到50萬份。這家公司表示,會繼續堅守崗位,「為迎接黎明,奮戰到底」。

郵輪公司皇家加勒比原本預計7月3日進行海洋奧德賽號郵輪的首航,但有8名船員在完成接種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苗後,病毒篩檢仍呈陽性,因此將首航日延後到7月31日。

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妮基‧黑利16日參加美國眾議院共和黨研究委員會閉門會議時指出,「中國(中共)一心想要稱霸世界,而台灣就是零點」。

截止到美東時間6月17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393,102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77,999,445人,死亡總數是人3,852,276。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習近平可能拿出了1萬億美元,安排中共副總理劉鶴推動包括芯片在內的半導體產業。習近平堅持「自力更生」,反映出與拜登的老朋友關係已經不在了。拜登把對中共的「單挑」變成「群毆」,使中共更難受了。

滴滴出行可能也要被殺豬了,當局正在對這家網約車平台進行反壟斷調查。但這很可能還是北京當局的一個借口,真正打得是滴滴背後的勢力。

出逃到美國的中共高官現在有了眉目,原來3月美中高層會面中,楊潔篪大罵美國的原因,可能也是由此而來。

「失信說」不攻自破?習近平髮小擴權

彭博社今天(17日)報導,習近平已經安排中共副總理劉鶴領導一項關鍵計劃,推動芯片產業發展,以克服美國的制裁影響。

報導引述知情人的消息,北京當局已經準備了1萬億美元,支持包括芯片發展在內的半導體產業,以實現「自給自足」的努力。為此,習近平還特別授權劉鶴,負責制定出相關的政策。

對這個消息,中共國務院以及工業和信息化部都沒有回應彭博社的詢問。

如果這個消息屬實,那意味著被外界傳聞是習近平發小的劉鶴,權利又擴大了。這位中共的「經濟沙皇」將統領貿易、金融和科技三大領域。

由此可以看出,劉鶴仍然是深得習近平的器重。外界早前傳聞劉鶴因為對美貿易談判沒有為中方取得主動,因此習近平有意見。現在看來,這個說法似乎有點不靠譜。

如果劉鶴被委以重任,那麼他不僅沒有「失去了習近平的信任」,沒有「靠邊站」,反而現在權力擴大了。

老馬啃硬草 劉鶴接燙手山芋?

對一般人來說,擴大權力可能求之不得。因為權力大,得到的利益也就越多。不過對劉鶴來說,現在擴權、尤其是統領芯片行業,未必是什麼好事,更像是一塊燙手山芋。

這要從兩個方面來說。一個是劉鶴本人的情況,另一個是芯片產業的情況。

大家都知道,芯片行業發展,不是搞大躍進式的運動就能一蹴而就的。中共想搞一個什麼建築,人多錢厚,可以短時間內立竿見影。蓋個大樓、修一條鐵路,都可以馬上看到成果。

但是芯片這種高科技產業,不是靠人多錢厚解決的問題,它是一個循序漸進、慢慢發展的產業。就目前而言,中國的芯片發展比美英等西方國家存在著至少二三十年的差距。

大陸商業媒體「晚點」今天報導,華為今年不會推出Mate系列新手機,原因是早前囤積的外國芯片用完了。華為現在從5G降級了,又推出了過時的4G手機。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坦言,4G手機是受限制下的選擇。他承認,美國的制裁,已經把華為逼入了絕境。

沒有外國的芯片,連中共的科技龍頭老大都難產。華為當然不想死,所以早就在開發研究芯片了。但是現在卻傳出手機不得不降級的消息,如果芯片那麼容易發展,華為怎麼可能退而求其次呢?

所以對劉鶴來說,這不是一個美差,因為太不容易看到成績了。

公開資料顯示,劉鶴1952年1月出生,已經69歲了。正常情況下,這個年齡不太可能「更進一步」,仕途到頂了。如果中共能挺到明年,那麼劉鶴會在二十大上到站下車。或者直接退休,或者進入中共全國政協任個閒職。

最後這點時間,一般中共官員都會採取「明哲保身」的本位主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按部就班對付到頭,不求工作成績,只求不出問題,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但是現在習近平讓劉鶴在臨到站之際,「駕新轅拉新套」,讓這匹老馬啃硬草。難道習近平會讓劉鶴破格留任嗎?甚至進入政治局常委嗎?

也許有這種可能。習近平在執政幾年中,打破了很多規矩,所以這也說不準。但如果不是,對劉鶴來說,這項差事可能讓劉鶴受累不討好、甚至挨罵。

按照那位知情人向彭博社透露的消息,習近平已經預留了大約1萬億美元的資金,來支持這項技術發展。

這筆巨大的資金支持,如果劉鶴幹不出成績,人們可能會質疑,錢用到哪去了?用了那麼多的錢,為什麼沒有成果?所以對劉鶴來說,這不僅不是美差,反倒是一個苦差。

堅持毛老路「自力更生」?更多韭菜將被割

當然這種安排,習近平可能有自己的盤算。讓劉鶴挑這副擔子,或許是出於他對劉鶴的信任。畢竟外界都在傳,習近平與劉鶴是發小嘛。

另外這種安排也在證明一點,習近平非常重視芯片等半導體行業。而他極力推動半導體行業發展,很可能是做好了與美國全面脫鉤的準備,要繼續跟美國對抗。

大家知道,1萬億美元如果兌換成人民幣,按照目前的匯率計算,不到6.45萬億。而中共官方數字顯示,2020年一整年,中國的總GDP是101萬億人民幣。

就是說,在半導體行業,習近平拿出了全年國民生產總值的6.38%進行支持。至於用在芯片研發行業究竟有多少,目前還不清楚。但在這筆巨大款項下,估計不會是一個小數字。

從這筆總投入來看,習近平是非常重視這項產業的。但是這也意味著,中國人可能會被割更多的韭菜。因為中共從來沒有創造一分錢的價值,龐大的中共組織一直都是附著在中國身上。而創造利潤、創造價值的是中國百姓,中共政府的每一分錢都是來自中國人民。

一位匿名的中共政府官員透露,劉鶴在5月份曾召開一次中國頂級科學家參加的技術工作會議,專門討論下一代半導體技術發展。劉鶴當時說,「對中國來說,技術和創新不僅僅是一個增長的問題,也是一個生存的問題。」

彭博社文中指出,習近平指望劉鶴幫助中國抵禦來自美國日益增長的制裁威脅。因為川普(特朗普)政府期間,華為、中芯國際等中共科技巨頭都受到了制裁,切斷了它們獲得美國技術和設備的途徑。

而現在,拜登政府又提出一項計劃,拿出520億美元的資金,支持國內的芯片製造。並且呼籲盟國加入出口管制,以遏制中共的發展。中共「即使手裡有錢,也買不到芯片」。

正是為了改變這種被卡脖子的狀況,習近平拿出了巨量的資金,支持芯片等相關行業的發展,很可能他已經做好了美中脫鉤的思想準備。因此已經打定主意,繼續走毛時代「自力更生」的道路,同時也說明他對拜登已經不抱幻想了。

否認「老朋友」 拜習關係不再

昨天(16日)的美俄峰會之後,拜登被記者問到,是否會呼籲他的「老朋友」習近平允許世衛組織專家再次到中國調查疫情源頭。拜登表示習近平不是「老朋友」,只是彼此了解。

拜登說,「讓我直說吧:我們彼此很了解對方,(但)我們不是老朋友。只是單純的公務上的往來關係。」

拜登還進一步表示,對北京配合世衛組織調查疫情源頭持懷疑態度。中共正在把自己裝扮成一個「積極負責任」的形象,很積極地在談論他們如何幫助世界,「但一些事是不需要向世界人民解釋的,因為人民自己會看結果」。他還反問「中國(中共)真的在試圖追查真相嗎?」

拜登的這番表述,是他第一次這麼直接談論與習近平的關係,否認了與習近平是「老朋友」。

其實根據公開資料,拜登和習近平都是副手時,他們的確是有良好關係的。從2011年8月到2017年1月,習近平與拜登至少有過4次會面。

2011年8月,時任副總統的拜登訪華。當時任副職的習近平全程陪同,兩人還到北京國奧中心看了一場美中籃球友誼賽,隨後又一同去了四川都江堰。

2012年2月,習近平率團訪美,拜登也是全程陪同。特別是在洛杉磯的會議上,拜登和習近平還一起吃巧克力,氣氛相當融洽。

2013年12月,拜登訪問中日韓。在第一站日本,拜登沒有與日方發表「聯合聲明」,因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希望美方贊同中共「必須撤回在東海設立的防空識別區」。拜登認為「沒有必要去刺激中國(中共)」。

而拜登在訪問北京期間,習近平直接稱呼拜登是「我的老朋友」。

從拜登與習近平以往的一系列互動來看,他們兩人的確有著不錯的關係。但是現在拜登直接否認習近平是「老朋友」,說明他們兩人之間曾經的朋友關係已經不再了。正如他前天(15日)在美歐峰會的開場白中說,「世界變了,徹底變了」。

單挑變群毆 北京更難受了

世界的改變,體現在多個方面。就以這次拜登的歐洲之行來說,已經改變了川普政府的一些外交策略。體現在針對中共的問題上,從川普時期的「單挑」,變成了現在的「群毆」。而這種改變,讓北京領導人更難受了。

川普政府時期,對中共的制裁、打擊很多,讓中共連招架之功都沒有。從經濟領域的貿易戰擴展到科技領域的斷供,又發展到與中國人權掛鉤,制裁侵犯香港和新疆人權的中共官員,川普政府的炮火相當猛烈。

不過川普政府反共抗共的炮火猛烈,可是美國的盟友、夥伴並沒有跟上。只是在川普政府後期,前國務卿蓬佩奧呼籲建立新的民主國家聯盟,並組建了美日印澳四方對話機制。

這就給中共有了可鑽的空子。面對川普政府的制裁,中共採取了利益拉攏的方式,分化瓦解美歐關係,使美國的制裁威力打了一些折扣。

美國地緣政治風險分析機構「戰略預測」高級副總裁羅傑‧貝克指出,中共應對美國壓力的一個做法,就是利用美國與盟友之間的分歧。

而拜登政府改變了與中共單打獨鬥的方式,試圖建立一種更加統一的國際陣營應對中共的威脅,聯合諸多盟友一併發力。從以往的「單挑」,變成了對中共的「群毆」,集體打流氓。

拜登的歐洲之行,成功說服了七國集團、北約和歐盟,都對中共表達了相同的擔憂,都表示要採取更加積極的應對中共的策略。

美國的這種變化,讓中共已經表現出了不快,甚至是憤怒。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連續批評美國「搞針對第三方的『小圈子』和集團政治」,還聲稱「美國病了,病得不輕」等等。

前美國國防部中國事務主任博斯科對美國之音表示,拜登政府基本遵循了川普政府對中共強硬的策略,並做了一些改善。「特別是與盟友、志同道合的國家,以及像台灣這樣的安全夥伴合作方面」。

羅傑‧貝克認為,通過加強與盟友的關係和協調行動,從長遠來看「應該更有效」。這種「群毆流氓」的方式,可能讓中共「更加不舒服」。

又是反壟斷? 滴滴出行將被「殺豬」?

美中關係自由落體墜落之下,中國大陸最大的網約車平台「滴滴出行」卻反其道而行之,在6月10日向美國提出上市申請。據稱這個可能在全球最大的公開募股IPO,金額可能多達70億美元。

這個消息剛一傳出,就有人估計「頂風扛柴」的滴滴出行可能要挨刀了。果然今天(17日)路透社爆出獨家消息,有三名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已經開始對滴滴出行展開反壟斷調查了。

知情人士表示,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正在調查滴滴,看滴滴的「叫車業務的定價機制是否足夠透明,是否使用了任何不公平地排擠小型競爭對手的競爭行為」。

其中兩位知情人表示,當局的調查剛開始,還沒有給滴滴下達具體指示。

不過滴滴在回覆路透社詢問的電子郵件中表示,「不評論匿名消息人士沒有根據的臆測」。中共市場監管總局也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不過滴滴在上週公開的IPO招股說明書中披露,4月份,他們和其它三十多家大陸網絡企業已經與中共相關部門面談,其中包括市場監管總局。當局要求這些企業「自查」,檢查並改正可能違反反壟斷、反不公平競爭、稅收和其它相關法律法規的行為,然後提交合規承諾。

滴滴表示已完成自查,有關部門也進行了檢查。不過滴滴補充說,「監管機構可能對檢查結果不滿意,公司可能會受到處罰」。

這就是說,滴滴心裡其實並沒有把握,說不準當局拿捏的尺度有多大。我們之前就一再說,中共的法律就像是橡皮筋,具體能拉多長,完全看當局的決心。也可說,中共的法律就是當權者打擊異己的工具。

北京如果真的要查,相信中國大陸的企業很少有沒問題的。前面已經有了馬雲的例子,他創辦的阿里巴巴就被當局以「反壟斷」的名義,割走了182億人民幣。

其實說「反壟斷」調查,更像是收拾馬雲的一個借口。因為馬雲與江澤民家族有著說不清的關聯,他跟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有著經濟利益關係。所以在外界看來,馬雲被「鍘」,實際是北京當局隔山打牛的色彩更重一些。

那麼「滴滴出行」現在被調查,會不會跟馬雲情況類似呢?

公開資料顯示,滴滴出行創始人兼董事長是程維,出身於普通家庭。大學畢業後,程維曾在阿里巴巴打工,2011年,成了支付寶事業部副經理。

之後程維開始創業,並邀請柳青加入團隊做總裁。柳青是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的女兒。

提到柳傳志,我們必須要說到另一個人——馬雪征。馬雪征在中科院擔任過10年的翻譯,講一口流利的英語。她曾給鄧小平和胡耀邦做翻譯,再加上她出身紅色家庭,這些「難得」的資歷,得到了柳傳志的賞識。

聯想公開資料顯示,馬雪征1990年加盟,曾擔任執行董事、高級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等要職。2007年馬雪征離開了聯想,但2013年再次被聯想委任為獨立非執行董事,直到她2019年去世。

馬雪征對聯想的「貢獻」很大,被稱為聯想創業的「大功臣」。聯想2004年曾收購了世界知名品牌IBM,其中的主導者就是馬雪征,這是當年罕有的中國資產在海外收購。

馬雪征作為柳傳志的副手前後17年,但柳傳志卻說「我是給馬雪征打工的」。這句話聽起來像是一個玩笑,但實際笑話中帶有實話的成分。馬雪征還有比前面提到的那些公開身分「更重要」的身分。

2010年9月,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在香港成立了博裕資本。2011年年初,博裕資本挖到了3名知名私募基金合夥人,其中之一就是馬雪征。很多人把馬雪征稱為博裕資本的聯合創始人,原因就在於此。

前面提到了,馬雪征在2013年,再次被聯想委任為獨立非執行董事。而這個時候,馬雪征已經是江志成的合夥人了,所以柳傳志說他是給馬雪征打工的,也就不難理解了。

實際上,柳傳志說是給馬雪征打工,他只不過是這麼說而已。背後的因素他可能不敢講出來,那就是馬雪征與江家的關係。而在馬雪征成為博裕資本聯合創始人之後,再次對她進行委任,實際上就是想通過她,跟江家沾上一點關係。

而滴滴出行的程維邀請柳青加盟,很可能也是出於這種心理。中共有句話,「背靠大樹好乘涼」。如果多少跟江家沾上點關係,那在當時的中國做生意,當然可以順風順水。

中共統治下,所謂的經商環境,說到底都是中共的政治生態表現。一切都可以跟政治掛上鉤。

至於程維與江家究竟還有什麼其它更深的關係,我沒有查到。也不能確定這次滴滴出行被「反壟斷調查」,是不是真的與這些有關係,這需要我們慢慢觀察。

國安副部長潛逃?百度資料全刪光

再跟大家說一個我們覺得很有意思,但是中共可能怕得要死的事。我們前幾天節目中曾提到,美國情報人員對美國媒體披露,有一名「史上最高級別中國潛逃者」,已經跟美國國防情報局合作了3個月。

這個消息一傳出,華人圈子就一直猜測不斷,現在終於有了眉目。因為這個事,美中之間還大大地爭吵了一番。

旅美人權活動人士韓連潮昨天(16日)發推稱,有朋友傳出消息,中共國安高官董經緯叛逃。隨後,這個消息就開始像爆炸一樣地瘋傳。

很多網友在轉發這個消息的同時,還附上董經緯的照片。但是也有網友發現,中國大陸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已經把董經緯的相關資料全部刪除了。網絡上搜索「董經緯」,無論是照片還是文字,都只顯示與他同名同姓的邢台市委書記。

有網友表示,河北省有兩個官員都叫董經緯。大董經緯,1951年生,邢台市委書記,已退休。小董經緯,1963年生,原河北省安全廳長,後調任國安部副部長。

還有網友專門查閱了中共國安部的網站,發現國安部網站領導人一欄,只有部長、黨委書記陳文清一人,副部長一欄是空白的。堂堂的國安部,陳文清一個人率光桿司令?

更有驚人的是,剛才我們在百度裡面搜索「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安部」,用這個詞條搜索,竟然什麼都搜不到。這也太扯了吧?

我們曾經總結過中共的一個特點,它是「缺啥喊啥」。中共越有問題的,它就越是想辦法掩蓋。但在外界看來,這實際就是在變相承認。

現在百度刪除了國安部副部長董經緯的資料,是不是也在變相證實現在的傳聞呢?我是覺得中共越這麼遮遮掩掩,就越會引起人們的懷疑。

楊潔篪痛罵美國 原因是這個?

紐約知名律師葉寧今天也轉發了一個消息,消息中有更多勁爆內容。推文中表示,「據可靠消息,安全部副部長董經緯於今年2月份叛逃美國,他的女婿就是阿里高管蔣凡。」

這個蔣凡,我們在以前的節目中曾提到過。香港《明報》曾報導,蔣凡曾有出軌,他的妻子向「小三」一級女網紅、在美國上市的如涵電商張大奕,發出警告「不要招惹我老公,再來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氣了」,聲稱「老娘也不是好惹的」。

隨後阿里巴巴公布了蔣凡事件的調查結果,稱蔣凡因個人問題「影響公司生意」,被除名合夥人並降職。

張大奕不是一般人,而警告她的人,口氣似乎更大。而且還因為這個,蔣凡被阿里處理。這都顯示出蔣凡的妻子「來者不善」。

《明報》指出,蔣凡的妻子在微博以「花花董花花」作為網名。據網友查證,蔣凡的妻子,也就是董經緯的女兒,真名可能叫董楊,不過她和蔣凡後來離婚了。在今年2月份,董經緯和董楊從香港逃往美國。

在葉寧律師的同一個推文中還提到,「董經緯因涉嫌孫立軍案叛逃,被猜測是中共建國以來叛逃美國的最高官員。據說就是他帶來了武毒所確鑿證據,讓美國各界及拜登政府採信並改變觀點。傳阿拉斯加爭吵焦點是要求把董經緯遣返遭布林肯拒絕。」

這些消息綜合來看,時間點上是可以聯繫上的。董經緯2月逃到美國,然後3月份中共強烈要求與美方進行對話。

當時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大罵美國,但是很多人認為中共的戰狼習性導致,紛紛嘲笑楊潔篪的表現,很可能導致美中加速脫鉤。

但是現在從葉寧律師透露的消息來看,很可能是中共開口想要回董經緯,沒有得到美方的同意。或者更可能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安顧問蘇利文當時根本不知情。

從美國情報人員前幾天的說法來看,美國國務院、甚至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都絲毫不知情,並不知道有中共高級人員逃到了美國。所以現在看來,布林肯和蘇利文當時被罵,還真的是有些冤枉。

但是楊潔篪可能不知道這種情況。他可能認為美國人知道董經緯已經逃到了美國,只是不肯把人交給中共,用「不知道」當借口。

中共很可能用當年王立軍叛逃到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的模式進行思維了,認為美國一定還是會把人交出來的。在沒有得到美國的回應後,所以惱羞成怒的楊潔篪就代表中共破口大罵。

這樣分析起來,似乎更合乎情理一些。不過美國這邊還沒有掀開蓋子,這些還都是一些分析推測。但不管這個人是不是董經緯,這個事都是非常具有轟動性的。

《真實中國》畫展

接下來繼續為大家展示《真實中國》徵畫活動的作品。今天帶給大家的第一幅作品是一位大陸朋友創作的,名字叫「歲月靜好中的樓晃晃」。

畫作中的房間裡面,一男一女正在享受歲月靜好,牆上有一幅像是窗戶一樣的假畫。畫上有藍天白雲,綠樹茵茵。但是家的外面,卻是天昏地暗,道道閃電。下面更是波浪滔天,火山將要噴發。

網友在文字中表示,在大陸的很多人,長期生活在牆內被洗腦,產期不了解真實的訊息,生活壓力也越來越大。惡性循環使許多人不關心政治,不關心民生,不願意看負面的天災人禍的消息,更不敢談論中共。

《歲月靜好》。(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網友表示,人們只是沉迷於小視頻的段子中,沉迷於吃喝玩樂,活一天舒服一天。但殊不知,這個在中共和自己逃避心理共同構建的小窩,已經搖搖欲墜。外面風雲乍起,火山即將噴發。

第二幅畫作是一位台灣朋友創作的,畫作沒有命名。畫面上有一頭大象,大象的身後是萬丈光芒。

網友在文字中寫道,「縱令夕陽已西沉,黑暗即將來臨,我依然踽踽獨行。滿懷著信念與意志,深信終將衝破艱難與困境,曙光就在前方,我邁步勇往直前。我是台灣,我是中華文化光明閃耀的燈塔。」

網友:我是台灣,我是中華文化光明閃耀的燈塔。(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我想這位朋友雖然沒有給畫作命名,但是這幅畫已經表達了一些內涵。大象,通常被看作是吉祥的動物。因為大象的象和吉祥的祥諧音,所以很多人把大象看作是吉祥的象徵。

作者的文字中,在傳遞一種信息,不會懼怕中共的打壓。哪怕是黑暗即將來臨,依然踽踽獨行。而身後的萬丈光芒,誰又能說這不是神的光芒呢?有神的護佑,還會懼怕即將滅亡的邪惡嗎?

感謝兩位朋友能夠帶給我們這麼精采的畫作,也帶給我們全新的思考。我們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能夠用自己的畫筆,把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真實的中國呈現出來。從不同層面、不同角度,撕開中共的畫皮。

不要求您有多高的畫技,我們看重的是畫作所呈現的事實和表達的意義。只要畫作能揭露中共,就在我們的徵集之列。

您的畫作請寄送到xwkd2017@gmail.com,我們會在節目中展示,然後上傳到優樂客網站。以前展示的每一幅作品,已經都上傳到了網站,沒有看到的朋友,可以到優樂客去觀賞,並為您喜歡的作品點讚。我們期待著您的參與。

******************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許多人的眼中非常神祕。FBI探員個個身手不凡、足智多謀。他們所到之處不是激戰廝殺,就是宴會舞廳。要不然就是頭戴禮帽,豎起大衣闊領,整個腦袋瓜隱沒在衣領內,放在口袋裡的雙手必定抓住兩枝連發無聲的手槍。

那麼現實中的FBI究竟什麼樣呢?在今天的文化看點,我們今天繼續說說FBI與華人的故事。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https://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