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監獄酷刑曝光 上校軍官公丕啟被迫害致死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1日訊】山東省監獄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獄警慫恿刑事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搧耳光、上夾棍、鞋底抽、撓腳心、連續數天不讓睡覺、數十小時的長期罰站、24小時手銬腳鐐加身關禁閉室、長時期看誹謗大法錄像,等等酷刑。其中山東省青島市法輪功學員、退休上校軍官公丕啟被迫害致死,遺體頭部有傷,耳朵有血流出。

據明慧網報導,山東省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長期的殘酷折磨、迫害,在這裏被非法關押的多名法輪功學員公丕啟、王新博、錢棟才、呂震、吳家俊、王玉寶、王洪章、王文中等多人被迫害致傷、致殘。有背後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揚言:「折磨不死就行,讓你生不如死」。

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信仰,獄警慫恿形形色色的刑事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在肉體與精神上進行摧殘,如:拳打腳踢、搧耳光、上夾棍、鞋底抽、撓腳心、連續數天不讓睡覺、數十小時的長期罰站,24小時手銬腳鐐加身關禁閉室、長時期看誹謗大法錄像等等惡毒迫害手段。警察還指使犯人對法輪功學員上廁所受限制。對出現生命危險的、打傷打殘的法輪功學員,送監獄醫院搶救後,回來後接著迫害洗腦。

一、山東省青島市法輪功學員、退休上校軍官公丕啟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

山東省青島市法輪功學員、退休上校軍官公丕啟,被非法判刑七年半,於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東省濟南監獄被迫害致死,遺體頭部有傷,耳朵有血流出,頭部腫脹並且濕漉漉。

二、蒙陰縣原重慶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學生呂震被酷刑摧殘致死

(明慧網)

蒙陰縣法輪功學員呂震,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重慶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學生,品學兼優,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誣判十一年,關入山東省監獄。

二零零九年六月初,時任監區長張磊光、教導員李偉、獄警陳岩等指使罪犯對呂震嚴管迫害。罪犯謝曉剛、李大鵬、蔡和傑等把呂震關進嚴管室,對其拳打腳踢,大打出手,使盡各種酷刑和招數,一連迫害十幾天,最後將奄奄一息的呂震的雙手雙腳捆綁一起,頭朝下,腳朝上吊掛起來。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晚,三十三歲的呂震被酷刑摧殘致死,其情景慘不忍睹。

三、青島法輪功學員錢棟才二零零六年二月四日被迫害致死

從二零零四年三月初,錢棟才就受到山東監獄獄警及刑事罪犯的極端迫害和殘酷折磨。暴徒把錢棟才關押在嚴管室中,七、八個殺人犯、黑社會凶犯及其他流氓罪犯,晝夜輪流施暴,把他摁在地上擰胳膊壓腿,拳打腳踢,脫光衣服,用鞋刷子把兒刮肋骨、後背前胸,用牙刷子把兒旋擰十手指縫,致使錢棟才手指皮開肉綻,露出骨頭。罪犯們用鞋底猛打錢棟才臀部及其全身,用腳擰踩其頭部、胸部、腳背、手背,罰站、罰蹲、罰面壁蹲馬弓步,晝夜不允許睡覺,並強行灌辣椒水。惡徒們怕暴露惡行,在嚴管室內晝夜開著電視,故意放大音量,掩蓋其邪惡行為。

二零零五年秋天,在濟南監獄齊曉光、張磊光的支持下,惡警李偉、陳岩指使一群犯人,對錢棟才進一步實施了罰蹲、不許睡覺、毒打與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二月四日,四十八歲的錢棟才被惡警、罪犯奪去了寶貴的生命,在濟南中心醫院急診內科死亡。

四、王新博被摧殘,內臟嚴重損傷,最後離世

法輪功學員王新博,二零零四年三月初在省監獄,受盡了肉體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殘、生活上的虐待、人格上的侮辱。至二零零六年,王新博被長期隔離嚴管,精神、肉體受摧殘,多次休克,在生命垂危之際,被送往警察醫院。惡警害怕承擔責任,即通知家屬辦理王新博監外就醫,臨行前醫院對其注射了藥劑。

然而王新博被家人接回家後,他腹部極度膨脹,渾身疼痛難忍,當送到當地醫院一檢查,內臟嚴重損傷,雙腿嚴重水腫,經穿刺腹腔抽出的全是黑紅的血。王新博於二零零六年二月十日離世。

五、山東省臨沂沂水縣沙溝鎮於溝村法輪功學員王文中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

王文中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被濰坊市奎文區國保大隊綁架,遭非法判刑七年半,被關押於山東省監獄。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上午十一點,監獄給王文中的姐姐打來電話,要求家人速去。王文中的姐姐、姐夫找車急匆匆的趕到濟南監獄醫院,在太平間見到王文中的遺體,看到原本身高近一米七、體重一百七十~一百八十斤的兄弟瘦得皮包骨頭,蜷縮成一團,瘦的肚皮貼著脊梁骨。

六、十一監區強迫法輪功學員幹奴工,指使、縱容刑事犯毆打法輪功學員

十一監區監區長王傳松強迫法輪功學員加長時間、加長勞動量幹奴工活。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恢復因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而中斷的奴工活後,監區長王傳松就要求逐漸加長幹活時間。早晨提前一個小時,五點起床;中午不休息;晚上加班到七、八點鐘,甚至九點。並且幹活量層層加碼,從開始每天幹四百個、六百個的量,加至八百個、一千個,後來加到一千六。犯人說:「王傳松新上任,肯定要弄點政績出來。看吧,不用幾天就(加量)翻番了。」真是這樣,不但翻番,還翻了兩番。

公丕啟等十多名拒絕幹奴工活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到一個屋子裏看污衊法輪功的片子。公丕啟因血壓高,想靠牆倚一下,包夾頭目李峰(盜竊石油犯,無期徒刑)看到後,就叫嚷說:「怎麼的?不舒服?別裝,死不了!」

包夾頭目李峰是山東德州臨邑縣臨南鎮鐘樓村人,一九七八年出生。是所謂的「包夾組長」、「紀律組長」、「五樓樓長」、「勞動組組長」,對包夾的法輪功學員很惡毒。經常聽到他到別的組時說:「公丕啟,他就是裝,死不了,死了正好。」對公丕啟是極其邪惡的謾罵、刁難。

法輪功學員鄭旭飛因拒絕幹奴工活而被嚴管,被長時間罰站,有時站到晚上十二點以後。包夾徐超、劉懷亮用腳使勁碾壓鄭旭飛的腳趾頭,致使鄭旭飛的腳趾頭腫的發黑。

青島平度市法輪功學員高亨柏,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回家。在山東濟南監獄,高亨柏遭到毆打和罰站。

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山東濟南監獄獄警讓寫掃黑除惡舉報信,高亨柏在舉報信中寫道:「中共是黑惡勢力產生的土壤,只有解體中共才能徹底的從中國鏟除黑惡勢力。」「看看監獄裏的重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張口就罵、抬手就打、隨意體罰……,刑事犯是真正的罪犯,有甚麼資格,有甚麼權利這樣對待法輪功學員?是誰給他們的權利任意妄為?」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包夾頭目李峰(因盜竊石油被判無期)發現高亨柏寫的掃黑除惡舉報信,打了高亨柏一次。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高亨柏因不放棄信仰,堅持煉功又被李峰打一次,被罰站三天。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高亨柏暫時忘沖廁所,被罰蹲廁所兩次。

二零一八年十月,因高亨柏不寫污衊師父污衊大法、放棄修煉的邪書,被犯人徐超(販毒、吸毒,刑期十五年)罰站五天。

二零二零年七月五日上午八點半左右,監獄利用電視舉行所謂的「雲升旗」,讓所有人起立。高亨柏從廁所回來,回到床前座位剛坐下,包夾徐學軍(貪污犯,刑期10年)從身後猛地一把把高亨柏拽起來,大聲喊道:「快站起來。」推推搡搡往門口推。這時包夾頭目楊小磊(搶劫犯)從門外衝進來,把高亨柏推進廁所,不由分說,照高亨柏胸口搗了七、八拳。這時獄警任廣波(警號3702159)帶人上5樓發藥,高亨柏指著楊小磊對他說:「楊小磊憑甚麼打人?」他一聽,一聲不吭,扭頭就走了。包夾頭目楊小磊一看獄警根本就不管,氣燄更加囂張地說:「你看見了,打了你,獄警都不管。」那意思是打你們法輪功學員,警察都是默許的。

有人說:「在山東濟南監獄,壞人打好人沒有受到處罰,而被打的好人卻要向打人的壞人認錯,還要受體罰、罰站等。」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山東省監獄惡人叫囂:「讓你生不如死」

(文字整理:李曉梅/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