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中國人必須打破沉默

2020年即將過去,我已是桑榆的人了。想想人生一世,確實如草木一秋。所謂人過70古來稀,至今回想一下,我這七十年真如過眼雲煙般地轉瞬即逝。說來慚愧,自己的一生並沒有干出什麼來。我是個淡泊名利的人,注重的僅是為人一生,是否體現出人的價值。

說起「價值」這個詞,我總是忘不掉大約十多年前,我遇到的一位有博士頭銜的同胞。他告訴我,他正在追求做人的價值。這句既奇怪又可笑的話,顯然反應出的是這位博士同胞根本就不懂得「生而為人」就是人的天生的價值,無需去追求,只要去體現和實現一個人的價值。

說實話,我不太看得起中國大陸上的所謂精英知識人士。但是我也清楚地明白,這一切歸根結底就是共匪七十一年對人性的敗壞和對教育的破壞所致。但是在知識和學術上的抄襲、剽竊、作弊的現象,據說也很普遍。所以現今中國社會不能進步,更提不到文明,固然是罪在共匪,但讀書人也不能說無過。

有人提出,有什麼樣的政府,就有什麼樣的人民,這個說法像是侮辱了所有的中國人。中國的政府是由土匪和匪二代組成的。以朝鮮金家王朝三代人為例,它們的匪性並沒有因為傳代的原因減少,反而一代比一代更凶殘。由土匪統治了七十一年,中國人的道德品質難道不受影響?中國豬的稱呼已經遍及了全世界,這難道不該警醒中國人嗎?

我曾經說過,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但這又與事實不符。儘管共匪以欺騙謊言挑動起中國人民,推倒了民主共和國的國民政府,建立起這個極權暴政的共產政權;儘管中國人民上了共匪的當,受了共匪的騙,但是沒有人民去幫助共匪篡政,僅憑著當初的那一小撮共匪是成不了事的。

1949年以後的二十七年中,共匪製造了各種名堂的政治運動近二十次。每次的運動中都有5%的中國人被打倒和挨整;每次運動都有一批中國人站出來,自願充當共匪的打手,去惡狠狠地批鬥自己的同胞。這又怎麼解釋呢?中國人民是有著幾千年的知禮、道德底蘊的人民,難道共匪的一言一行,就那麼吸引人,就那么正確?以至於中國人民自己推翻並否認了我們的民族文化,和我們的文化精神。現在該是中國人好好思考和反思的時候了。民族的聲譽受損,連帶著每個中國人的聲譽也同樣受損。

我一生工作了42年,饑飽勞碌地貢獻了我的能力給予了社會。加拿大政府給了我優厚的退休待遇,使我可以悠哉游哉地享受晚年的生活。我一生反黨反共幾十年,也曾飽嘗了共匪的監禁和酷刑,至今身上仍然留有酷刑的傷痕。這反而是在時時提醒我,不可以減少反共的毅力。我不是為自己向共匪報仇和清算,我是在為所有受到共匪殘害的中國人報仇!現在報仇和向共匪算總帳的時候來到了。

稍有一些頭腦的中國人都看到了共匪面臨的國內外形勢。我們人民都認為,這是個大好的形勢。但對共匪來說,這是個它們垮台、受審判和被徹底埋葬的大限已到來的末日。這正是我們傳統的道家學說的「不生不滅,有生有滅」 的論述。就如同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大自然的規律就已經註定了,這個嬰兒開始了走向死亡之路。這不是詛咒,是事實。

個別宗教大肆宣揚什麼人生的目的就是為了回歸。至於「回歸」一詞的解釋是什麼,回歸到什麼地方去,都是沒有答案的。從現在哲學界的說法是:人從虛無中來,死後又回到虛無中去。我們總不能認為人生於天地間一場,就是以死作為目的的。如果這樣的話,生而為人的價值又何在呢?人與動物的區別又在哪裡呢?

且無論這個宗教的目的有多麼地高尚,但是這種教義我是不敢苟同的。規規矩矩做人,認認真真做事,盡到一個人的本份,體現做人的價值,方為正途。在我的幾十年的工作之餘,始終不遺餘力地收集和研究共匪的罪惡和本質,然後公布於眾。

記得三十多年前我剛來到加拿大時,在唐人街上向同胞們談起共匪的罪惡時,我的同文同種的同胞似乎都怕我,遠遠地躲開了我。甚至有人說我是神經病,還有人大聲質問我說,北京64沒有開槍,你說的大屠殺是造謠,是受了西方宣傳的影響。我也大聲地問,加拿大有宣傳部嗎?美國有宣傳部嗎?在可以說實話的國家裡,納稅人是不是宣傳部?

共匪害怕的是防微杜漸這個成語。我就是在十多年的時間裡,盡我一個人的堅持和努力發聲,逐漸有人讀我的文章和評論了,乃至以後在公眾的集會上的演講也被人們認可了。罵我的人當然還有,但仔細分析一下這些人,有的人確實被共匪的宣傳徹底洗透了大腦,說話和行為上已經沾染了匪氣。有的人則是害怕聽真話,更多的人是不想知道事實,不想聽實話。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值得我高興的是,我微薄的力量終於見到了成效,我的價值觀體現出來了,更增強了我的批共反共的毅力。

在我安逸舒適的退休生活中,每天仍然要忍受半個小時去看共匪喉舌的央視四台的新聞,為的是找到可批共的材料。其實所謂的半個小時的新聞時間,除去前後和中間的廣告以後,所謂的新聞時間不足20分鐘。在這20分鐘之內,有5-6分鐘報的內容與新聞完全無關。例如:在某某地方發現了瀕臨絕種的動物,又或者在什麼地方發現了一批鳥或開了什麼花。真正的新聞時間不夠15分鐘,其中至少有10分鐘是攻擊、謾罵西方文明國家,有幾分鐘是用來自吹自擂又取得了什麼偉大成就,當然了,這些偉大成就的報道幾乎是完全不可信的。

例如報道說,中國製造的潛水艇下沉了6千米的試驗成功了。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把一塊鋼板下沉到2000米左右,海水的壓力就足以使鋼板上出現裂縫。尤其中國製造的鋼板,立在那裡當牆也會自動彎曲。用中國的鋼板造出的潛艇下沉6000米,不是創造了世界記錄,而是子虛烏有的假新聞。凡是喉舌報出的所有的亮麗的數字,不但經不住推敲,更是絕對不可信。

這場感染了全世界的中共病毒,幾乎成為了喉舌報道的主要內容。喉舌們極力詳細地報道出每個國家每天增加的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繼而又說這些國家的醫療體系,已被越來越多的感染入院的患者變得崩潰了。醫護人員也大量被感染,或者因害怕疫情紛紛辭職或躲在家裡不上班,造成了人手極端短缺。

病床不足,醫院設備陳舊落後,醫療防控用品嚴重不足;國家財政崩潰撥不出錢,人民大量失業,求助無門;社會混亂,犯罪率高等等。在報道這些西方國家的假新聞時,完全可以看到或感覺到,這些播音員是抱著一副幸災樂禍的態度,似乎是要人們知道先進文明的國家在中共病毒的襲擊下,即將國破家亡,各國人民上街示威要求各國元首下台,就差報道各國人民紛紛要求習蠢貨去當他們的元首了。

當疫苗研發後,共匪的喉舌大肆報道民眾如何質疑疫苗的安全性,可靠性,紛紛拒絕注射疫苗。繼而又報道哪個國家使用了疫苗,結果死了多少人。至於各國元首當眾公開注射疫苗,以增強民眾抗疫的信心,則是一概不予報道。它同時也不報道習蠢貨是否當眾公開注射過中國研發的疫苗。既然不報道,那就是習蠢貨也不注射中國造的疫苗了。

近幾天英國出現了中共病毒變異的新發現,同時又證明了這種變異了的病毒的傳染力增大了70%。共匪的喉舌於是興奮地報道南非、日本、法國等一些國家也發現了變異病毒的患者,並且還報出了患者人數。於是接著宣傳說西方國家研發的幾種疫苗,不但對控制疫情毫無作用,反而還會加速中共病毒的變異,使更多的民眾感染。

這種謊言報道,使我回想起2008年的金融風暴。喉舌們拚命宣傳美國的金融、經濟崩潰了,中國民間出現了一些人,高興地說,美國人民都要飯了。日本發生了大海嘯,共匪喉舌們也拚命地宣傳,日本的核電站受損,核泄漏危機全世界。它們還報道那些中國人興奮地歡呼,祝賀日本發生了大海嘯。美國發生了黑人暴徒上街打人、放火燒建築物和汽車,衝進商店搶劫商品。喉舌於是添油加醋地說,美國的種族歧視嚴重,美國人民起來反對美國政府。惟獨不報道的是不少的中國留學生參加了黑人暴動、放火搶商店等等的犯罪活動。更不要臉的是,這些中國留學生還在網上展出自己搶來的商品,並且公開拍賣。

至於中共病毒變異的情況是否在中國也出現了,喉舌是不予報道的。唯一報道的是每天發現了幾例境外輸入的疫情。這並不要緊,因為都在海關被查出並且隔離了。中國出現了一片清零的大好形勢,卻又時不時地報道出一些城市或地區,新建成了可以容納900張床位和2200張床的方艙醫院。可笑的是,它們還不時報道特大喜訊,例如說中國人民做核酸檢測的費用,從240塊錢減少到180塊錢。可是它們絕不報道世界上80%以上的受中共病毒感染的國家,對國民的檢測、隔離和治療是完全免費的。對疫苗的注射也是免費的。

從央視喉舌們的報道中,明顯地反應出共匪的那種卑鄙小人心態。也就是說,共匪的偉大,中國的強盛,和中國人民的幸福,只有在全世界遭了殃以後,全世界人民都倒了霉,要了飯以後,才能顯現出來。可是這種事情卻從來沒有出現過。

近一年的中共病毒的全球肆虐,世界上有超過一半的感染國家的政府,對每個國民都發給了數量不等的各種補貼。有的是一次性發放,有的是分幾次發放;有的是每個月發放,有的是每週發放;有的宣布這種補貼將一直發放到明年3月底。這些是喉舌們不報道的。還有不報道的是中國人民是否得到了共匪政權的補貼。

在幸災樂禍之餘,還要不時地報道習蠢貨和各國元首通電話的內容。洋洋通篇的口號式的通話,一字不落地播出,可是卻絕對不讓中國人知道各國元首在電話中說了什麼。一百多個國家結成了向共匪追責索賠的同盟,這是絕對不能讓中國人知道的。

聖誕節前夕,美國總統川普向美國人民做了十幾分鐘的講話,其中特別提到要求美國人民對此次大選中的舞弊發聲。因為保護國家的尊嚴和憲法的尊嚴是每個公民的義務和責任。這是為沉默發聲,為真相護航。中國人民有這個權力嗎?中共病毒的真相是什麼?隱瞞和不說實話使疫情傳遍了中國,傳遍了世界,共匪難道不遭恨嗎?

同樣是聖誕節前夕,美國的兩院遞交給了川普一份9000億美元的財政補助方案,可是川普拒絕簽字執行。他的理由是這份方案中,9000億美元的一大部分是對許多國家的大撒幣行為,令致每個美國人只能得到600美元。而川普堅持的是美國第一,要每個美國人可以得到2000美元的補助。這才是美國人民的領袖。比起那個自封為人民領袖的習蠢貨,1. 6萬億美元撒了出去,也只不過打了個水漂。無數的中國人民仍在受苦受窮,寒冬季節還要被有序停電,中國人民在挨著凍,這就是中國人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嗎?

12月1日,共匪在全國煤炭交易所的新聞通報會上,共匪煤炭協會發言人張宏說,根據他們協會的統計,目前大型國有煤企負債的總額約4萬億,負債率高達70%。這就是說,共匪把事情干壞了,於是危機轉嫁倒中國人民的頭上。又是新時代,又是特色主義,又是共同體的,反正習蠢貨家不停電,它也不會受凍,並不影響他繼續說它是「時時刻刻關心著受苦的中國百姓」。

12月21日,美國的參議兩院通過了《台灣保證法》,現在正在等川普總統簽字生效。12月22日,美國、法國和日本在南沙群島開始聯合軍事演習。整天喊叫著要打仗的習蠢貨,這是得其所哉了。問題是它敢不敢打?打仗為的是什麼?所謂「毛羽不成,不能高飛」,「保國莫如安民,安民莫如擇友」,「民富則國強」等等的民族理念,習蠢貨是聽不懂也明白不了的。

至於「日中必移,日滿必虧」的古訓,習蠢貨們更是聽不進去。它曾說,「窮了就要挨打。」現在確實是窮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再加上共匪從來不會「矜人之厄「,只會」利人之危「。人家不來打你,又該打誰呢?人家把共匪和中國和中國人民分得清清楚楚,那麼挨打的就是共匪這個跨國犯罪團伙了。

我還是那句話,苦難深重的中國人民要發聲,千萬不要沉默。古人有句話說:」千人諾諾,不如一人諤諤。」我也不相信敢說實話的中國人僅占到千分之一的比例。但是當有人站出來發聲的時候,中國人要聽,要想,特別是要思考。中國人的不團結和內鬥,給了共匪維持政權的可乘之機。不要再給共匪任何生存的機會了。因為它們早就該被消滅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