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美國兩次養壯紅色老虎的歷史教訓

 

共產黨大國的民主恐懼症和全球征服目標終將導致冷戰,這是紅色大國與美國必然對抗的制度原因。然而,為什麼美蘇冷戰發生在二戰之後,而不是二戰之前?為什麼中美冷戰發生在2020年,而不是2000年?原因在於,發起冷戰需要軍事實力,而二戰前蘇聯的軍事實力和毛時代中共的軍事實力都不足以與美國全面對抗。現代史上先後養壯蘇聯和中共這兩頭紅色老虎的就是美國;最後美國不得不花費巨大的國力來應對紅色老虎的冷戰威脅,這是美國至今尚未反思的慘痛歷史教訓。

一、沒有西方大國的援助,紅色大國構不成威脅

上個世紀中蘇兩個紅色政權都是在工業落後的大國建立起來的。共產黨走城市暴動或內戰的道路來奪取政權,只會發生在落後國家,因為在工業落後的國家,農民比重大,共產黨有機會發動貧困的農民參加紅軍,有了兵源,再設法獲得武器,就可能奪取政權。而在工業化程度比較高的國家,工人階級比重大,國民的文化程度和公民素養好一些,不容易被共產黨的武裝革命煽動起來。馬克思的一些追隨者主張依靠工人階級來推翻資本主義制度,這個願望總是落空,因為工人階級並不喜歡暴力革命,暴力革命在工業化國家沒有吸引力。這個歷史規律說明,共產黨政權從一開始就十分脆弱,它本來並不具備挑戰西方大國、特別是美國的實力。

1944年6月30日美國駐莫斯科大使哈里曼在給國務院的電報中提到他同斯大林的一次談話:「斯大林讚揚戰前和戰爭期間美國對蘇聯工業的援助。他說,蘇聯所有大工業中,約有三分之二是在美國的幫助下或技術援助下建成的。」蘇聯另外那三分之一的工業技術則是在德國、法國、英國、瑞典、意大利、丹麥、芬蘭、捷克斯洛伐克和日本的幫助下建成的。

1973年斯坦福大學「胡佛戰爭、革命與和平研究所」的研究員Antony C. Sutton出版了一本書,書名是National Suicide: Military Aid to the Soviet Union(《國家自殺——對蘇聯的軍事援助》。他分析了蘇聯的軍工體系從上世紀布爾什維克奪得政權後是如何建立起來的,其結論是,「蘇聯所有現代化軍用和民用系統均來源於西方」,特別是來自美國。

二、一窮二白的蘇聯如何建立起現代軍事工業?

早在俄國的紅色政權建立之初,1927年7月一位高級計劃人員V.奧辛斯基在蘇共喉舌《真理報》發表文章說:「如果我們在未來戰爭中,用俄國農民的大車去對付美國和歐洲的汽車,那麼,說得輕些,其結果將意味著我們的慘重損失,這種損失是技術上處於軟弱地位的必然結果。這決不是工業化的國防。」當時俄國連汽車都不會造,所用汽車全靠進口。

蘇聯的軍用車輛和坦克製造技術基本上是上世紀30年代美國援助的。美國的福特汽車公司1930年為蘇聯設計了年產14萬輛的高爾基大型汽車製造廠,提供全套設備和圖紙,再在美國工程師的指導下安裝投產。蘇聯先用西方援建的工廠生產軍用車輛,然後再仿造西方的設備,開設新的工廠,幾乎95%的蘇聯軍用車輛就是這樣製造的。上世紀50年代蘇聯援助中國建立汽車廠,所用技術仍然是以前美國提供給蘇聯的,解放牌4噸卡車和躍進牌2噸半卡車的設計外形仍然照搬1930年的美國圖紙。

從1929年到1933年,美國和德國還先後幫蘇聯建造了多個大型履帶式拖拉機製造廠,包括列寧格勒廠、斯大林格勒廠、哈爾科夫廠、車里雅賓斯克廠。蘇聯引進這些技術設備時,說是要造農用拖拉機,實際上這些工廠投產後都在生產坦克。1932年底美國密爾沃基市石油機械公司的工程師英格拉姆·卡爾霍恩向美國政府報告說,哈爾科夫廠已開始每天生產8至10輛坦克,坦克生產優先於拖拉機生產,「……他們可以瞞過旅遊者,但卻欺騙不了外國工程師。」但是,美國政府並不介意。

從1936年一直到1940年,美國為蘇聯提供了製造航空汽油的石油化工裂化裝置,還為蘇聯建設了第二巴庫聯合企業的所有煉油廠;同時為蘇聯建造了當時最現代化的加工坦克鋼板的軋鋼廠,也提供了軍工用無縫鋼管廠的全套設備;在航空工業領域,在莫斯科附近為蘇聯建造了一座大型飛機製造廠。提供上述技術和設備援助的是美國的宇宙石油產品公司、巴傑爾公司、拉默斯公司、石油工程公司、阿爾科產品公司、麥基公司、凱洛格公司和沃爾蒂公司等。

再舉一例,槍彈和炮彈要發射得遠,就必須有能提煉碳酸鉀的化工廠,而蘇聯直到1960年還沒有這樣的技術。碳酸鉀既可用來製造高質量軍用火藥,也可用來製造濃縮混合化肥,1963年,美蘇冷戰已開始多年了,美國國會議員利普斯科姆反對向蘇聯出口碳酸鉀提煉技術和設備,但美國商務部出口檢查辦公室認為,碳酸鉀化肥是「和平商品」。最後匹茲堡的喬埃製造公司獲准向蘇聯出口了價值1千萬美元的提煉碳酸鉀的設備。

   三、對紅色老虎技術支援不設防

蘇共引進西方技術的戰略實施可以分為4個階段:一、購買重工業各領域的基本工藝技術和設備,為發展軍工產業奠定基礎;二、據此仿製,擴建成蘇聯的軍工生產體系;三、將這些工藝技術用於生產新型武器;四、用這些武器來反對美國及其盟國或第三國。中美建交後,中共引進美國技術設備時走的同樣是這四個階段。中共首先更新從蘇聯引進的早已落伍的西方早年的技術;其次是用西方的新技術改造軍工體系,填補空缺;再次是依靠改造了的軍工體系仿製新式武器;最後是用這些武器來「亮肌肉」,同時出口給美國的敵對國家。

奠定蘇聯工業基礎的主要是30年代輸入的美國的工業技術和科技知識。30年代羅斯福總統與蘇聯簽訂了一項協定,儘管他發現蘇共一再違背承諾,將民用技術轉用於軍工發展,美國的援助仍舊繼續下去,並未終止。1930年代初曾有數萬美國專家到蘇聯,為蘇聯建立了巨大的工業生產潛力。這種技術援助僅僅在1939年蘇聯和納粹德國合作侵占並瓜分波蘭時暫時減少;然後,因希特勒進攻蘇聯、蘇聯成了美國在二戰中的盟友,於是美國恢復了對蘇聯的援助,不僅直接提供大量戰爭物資,而且提供了大批工業設備和技術。當時美國與蘇聯的協定明確規定,美國援助中三分之一可用於戰後重建;也就是說,直接用來打仗的軍用物資占三分之二,戰後增強工業體系的技術設備占三分之一。

二戰結束後,本來不需要繼續援助蘇聯戰爭物資了,但美國在1945年10月又同蘇聯簽訂了一項名為「輸油管」的協定,這項協定很少為人所知。根據這項協定,美國為蘇聯輸送了幾千台專用機床和其他設備,這些設備都可用於軍工部門,是美國1945至1946年的尖端產品,比蘇聯人當時在這方面所擁有的設備要先進得多。這種支援直到美蘇冷戰成型的1947年底才停止。

此後,蘇聯不斷變幻手法,繼續獲取美國的技術,而美國政府並未加以限制。R.基爾馬克斯在《蘇維埃空軍》(1962年)一書中寫道:「俄國人通過不斷注視航空工業的發展和巧妙地利用貿易手段與西方的疏忽,獲取選中的先進設計、設備和生產流程。重點是合法地購買飛機、發動機、壓縮機、螺旋槳、導航儀器和機載武器,獲取技術和性能數據,了解設計、生產和試驗情況與方法,以及採購機床,夾具、模具、半成品和重要原料。他們購買專利,以便自己生產某些現代化軍用飛機和發動機。同時,一些蘇聯科學家和工程師則在西方最好的技術學校受訓。蘇聯的手法還包括派遣貿易代表團出國,把考察員和實習生塞進外國工廠,聘請外國工程師、技術人員和顧問到蘇聯工廠中服務。」

就這樣,由於美國政府對蘇聯不設防,美國公司就毫無顧忌地向蘇聯提供各種高精尖技術。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1980年代之後的中美之間。「紅色老虎」就是這樣被美國餵壯的。

四、留學生規律:獲取美國技術的又一管道

美國國務院在美蘇冷戰時期曾保留雙方的留學生交流計劃,1980年代開始中美之間也是如此。這樣的計劃表面看起來並無害處,實際上卻是「紅色老虎」獲取美國科技知識的重要管道,能為紅色政權帶來明顯的軍事上的好處。

1965至1967年間有162名美國人去蘇聯學習,178名蘇聯人到美國學習,但兩國學生的專業完全不同。美國國務院1964年7月至12月的交流計劃報告提到:「像過去幾年那樣,大多數蘇聯學生學習物理和工藝技術。美國學生基本上都選學人文學、社會學和語言學專業。」顯然,蘇聯派留學生到美國去,是為了收穫美國工藝技術的果實,以便用於軍工產業。

實際上,美國和紅色政權之間不可能存在真正的交流。中蘇兩國都希望美國的高科技領域的大學科系和實驗室向自己的研究生和訪問學者開放,以便他們有針對性地獲取美國的科技知識,回去用於壯大冷戰實力;但中蘇兩國都不准許美國的工程師到中蘇兩國的軍工研究機構去訪問學習。在中蘇兩國紅色政權的眼裡,美國工程師都是間諜;而中蘇兩國的技術間諜在美國的實驗室裡來往自如,美國卻把這種方式視為正常的學術交流。

中共利用美國的學術開放,採取合法和非法的種種手段,讓華裔學者大量盜取美國的科技知識和專利、實驗樣品等等,甚至從土生土長的美國人裡挖掘人才,要他們「帶槍投靠」。這種技術間諜活動早在90年代就開始了,「千人計劃」就是在奧巴馬任內得以逐步擴大的。可是,美國的幾任總統對此都熟視無睹,只有在川普上任後,美國才意識到,中共的技術間諜在美國是何等活躍,因此開始關注「千人計劃」。可是,許多美國大學仍然以學術開放為由,反對川普政府的防範紅色技術間諜的措施。

五、養虎為患,美國兩次犯錯

美國兩次養虎為患,兩次把共產黨極權政權培養壯大,最後兩次被迫進入冷戰狀態。犯一次錯,可以算是美國的愚蠢和大意;同樣的重大錯誤原封不動地再犯第二回,就值得深思了。

今天來談養壯蘇聯這頭紅色老虎,重點不是二戰時期美國對蘇聯的技術和武器輸出,而是二戰前和二戰之後對蘇聯的技術支援。美國對蘇聯的養虎為患從布爾什維克建立政權後不久就開始的;二戰之後美蘇冷戰爆發了,美國仍然一度為蘇聯繼續提供技術合作。可以說,蘇聯的冷戰實力就是美國餵出來的。美國犯了對蘇聯養虎為患的錯誤之後,尼克松稍稍收緊了一些對蘇聯的技術管制,到里根任內,對蘇聯的養虎為患基本上終止了。但尼克松關上餵「西伯利亞虎」的大門時,卻擁抱上另一頭「東北虎」。從70年代末期開始美國對中共全面打開了大門,進入了第二次養虎為患階段,直到今年川普關上了餵紅色老虎的大門。

美國上個世紀20年代開始餵蘇共這頭紅色老虎,到冷戰開始,其中長達20年;從冷戰開始到關上餵蘇共紅色老虎的大門,其間又是20多年。美國吸取教訓了嗎?它停止了餵蘇共這頭紅色老虎,卻開始餵中共這紅色老虎。美國餵蘇共紅色老虎的時間是將近50年,從1920年代開始到1960年代末期,制定政策的既有共和黨總統,也有民主黨總統,兩黨都參與了餵蘇共紅色老虎的決策;餵中共紅色老虎的時間是將近40年,從1980年代到今年,制定政策的既有共和黨總統里根和布什父子,也有民主黨總統克林頓和奧巴馬,仍然是兩黨都參與了餵蘇共老虎的決策。而分別結束餵紅色老虎的,都不是職業政治家或軍隊將領出身的總統,而是演員出身的里根和商人出身的川普。一旦美國停止了養虎為患政策,紅色老虎對美國的威脅就越來越小;它完全依靠自力更生來擴軍備戰,必然力所不逮,最後自然就成為冷戰的輸家。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