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法輪功不放棄?

文: 未名 

「我欠法輪功學員一個道歉!」

2020年3月28日是一個週末,喧囂的香港廣場傳來陣陣悠揚的樂音,上百位法輪功學員隨著音樂祥和的煉功,緩、慢、圓的功法吸引許多市民來學煉功法。

一位香港年輕的女士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欠法輪功學員和《大紀元時報》一個道歉!」她坦承自己過去受中共官媒的影響,對法輪功有偏見,然而在「反送中」以來,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向世界傳遞真相,讓她終於明白了真相。

不少香港市民在社交媒體上留言,為自己之前對法輪功的誤解致歉:

「經過今次事件,我才明白以前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是何其殘忍。」

「真正見識中共殘暴才相信法輪功是真正被迫害。」

「以往不信,現在不得不信。」「支持法輪功。」「真金不怕火煉。」「法輪功,對不起!」

法輪功為什麼站出來?

從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至今已經21年,直至目前每一天每一刻,法輪功學員仍然在世界各地,頑強地傳遞著真相,揭露中共謊言。因為他們經歷了謊言帶來的魔難,也知道真相的彌足珍貴。

自1992年5月13日,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在中國長春由李洪志先生傳出,以「真、善、忍」為指導,有五套舒緩柔美的動作,是一項古老的佛家修煉大法,一經傳出受到了中國民眾的廣泛愛戴。然而,自1996年開始,心胸狹窄的江澤民,出於嫉妒,利用輿論無端攻擊法輪功。

早在1999年6月,即在7月20日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之前,中共已在謀劃輿論造勢。在江澤民的指使下,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親自策劃指揮,赴長春拍攝了長達六個小時的專題片《李洪志其人其事》,用中共媒體剪切錄音、偽造證詞等手法,抹黑法輪功創始人。

此片成為江澤民說服中共其他領導人同意鎮壓法輪功的所謂「事實依據」,並在1999年7月22日,即正式鎮壓的第三天通過中央電視台向全國反覆播出。此片在勞教所等處被用來強迫洗腦並作為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依據,警察看完此片後,內心裡充滿了對於法輪功的仇恨。

與此同時,中共指令各級部門,要積極參與「揭批法輪功」,並成為考核官員政績的關鍵性指標。中共各基層組織,早已像一台在共產黨威權下高效運轉的暴力工具,他們用各種手法來編造法輪功學員精神錯亂的場景。這就是所謂的「1400例」,指煉法輪功導致1400人死亡。

如其中有一例是甘肅省武威縣西陽小學女教師黃欣金,她被說成是煉功得了精神病,跳樓自殺,實際情況是黃欣金因堅持煉法輪功,被公安劫持到精神病院,進行了二十多天慘無人道的迫害,後在被軟禁期間跳樓致死。

再比如「一千四百例」材料的第一例是說一個叫王嚳的人煉功致死,後來他的妻子在網上披露說,她丈夫王嚳1984年得乙型肝炎,1998年肝硬化去世,屬正常死亡,並且他從未煉過法輪功。

然而,過於誇張的材料有時適得其反,許多「一千四百例」家屬投書海外明慧網指出,其家屬並非因學煉法輪功而死亡。

中共用謊言掩蓋謊言

一些省市的領導目睹身邊的家人、朋友,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健康,對於迫害並不認同。拙劣的謊言難以維繫,民眾漸漸對法輪功由誤解轉為同情,對鎮壓就越來越反感,眼看鎮壓政策難以為繼。

江澤民、羅干、周永康、劉京等人開始策劃一場「重量級」的宣傳攻勢。於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粉墨登場了。

2001年1月23日,發生了天安門自焚案, 兩個小時之後,英文稿件迅速向全球轉發。

美國獨立製片人丹尼·謝克特(Danny Schechter)質疑,新華社在事發後數小時內即把報導提供給外媒轉載,相當不尋常,因為中共官方媒體對於敏感事件幾乎不會有即時報導,通常必須經過層層審查。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的正式聲明中指出:「中共當局並企圖以今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然而,我們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卻表明,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警察事前拎著滅火器、喉管切開後三天能說話、身體燒焦而頭髮未燒等等,明顯的漏洞令「自焚」的虛假一目了然。

在2001年,《華爾街日報》、BBC等西方媒體紛紛對於「天安門自焚案」予以披露,然而西方政要卻對於中共的人權迫害,並無任何實際的制裁。這等於讓中共試探出了西方的底線——他們並非牢不可破。一方面,中共利用加入WTO,對西方展開金錢攻勢,一方面卻對於迫害法輪功步步升級。

鮮為人知的宣傳「黑洞」

不為外界所知的是,江澤民集團為了迫害法輪功,幾乎是全方位動用社會資源,綁架了整個體制,其耗費的國家財政及人力、物力有如「黑洞」,是中共從來都不提及的禁區。

在江澤民眼皮底下的北京,首當其衝從公共財政中大肆抽血:根據北京1998年至2002年官方財政數據,2002年北京基本建設的財政預算急劇下降,農業和教育支出也於2002年開始回落,而政法支出增長率的排名,卻從1998年的倒數第二躍升至2002年的第一,增長幅度(37%)大於其它所有各項投資預算。而1999年這個分水嶺,恰恰是江氏集團大規模打壓法輪功的開始。

中國有2000家報紙、8000家雜誌、1500家電台、電視台、千餘家網站,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後,這些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比如《人民日報》在鎮壓頭一個月中就出了347篇詆毀法輪功的文章,每天就有10多篇。

中央電視台僅2002年4月25日至2003年底,「焦點訪談」,「新聞節目」等欄目,就製作了332個誣陷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僅「中國反××協會」就編輯了30多部反法輪功影視片,每部花費都在百萬元,全國各省市地區舉辦各種反法輪功的大型展覽,還印製散發了各種展板、書籍、光盤、小冊子、招貼品等,這些加起來又是數量驚人。

教育部長陳至立強制要求高校開發網絡封堵技術,資助各類反法輪功研究,校園內外舉辦各類詆毀活動等。如2001年2月6日一天內,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當天的材料費用150多萬。

從2001年起,四川省每年撥給省社科院100萬元用於詆毀法輪功的所謂研究。江還命令各地成立「反××協會」,「中國反××協會」搞了展覽活動近千場次,報告會、座談會千餘場,編輯影視作品30餘部。2004年後,還通過中國駐外使館在海內外大搞反法輪功圖片展,花費巨大。

為了阻止國際社會對中共人權的譴責和制裁,1999年以來,中共每年派出龐大的代表團參加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以2001年為例,500多人的代表團,每人按1500美金(機票加食宿),僅此一項五年開支至少3000萬人民幣。更重要的是,為了讓各國保持沉默,每次給亞非拉各國官員的行賄黑金都是天文數字。

面對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一個個法輪功學員披星戴月,冒著生命危險,自己編制真相小冊子、打印、發放,從1999年至今,中共發動了長達21年的殘酷打壓,僅僅因為他們發放傳單、打印資料而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前提下,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拘禁,並施以酷刑,數十萬人被拘押、綁架、監控、非法判刑,至今在明慧網記錄的被迫害致死、真名實姓的法輪功學員已達4000餘人。

中共對海外的滲透和國際社會的驚醒

這是一位西方學者,在中共邀請之下,赴中國考察、參觀的感受。著名西方漢學家比利時人西蒙萊斯(真名是利克曼),在他所著的《中國陰影》中有這樣一段的論述:「在中國,你看到的永遠是中國官僚們布置好讓你看到的,從你進入中國的那一刻起,你就像進入了一個高效率的『騙局』,你的旅行日程被安排得緊湊嚴密,幾個星期下來,你感到非常緊張豐富,然後就該回去了。而且一定是帶著豐富美好的印象回去。

於是,一批批的西方記者被請進來,熱情款待、緊張旅行,飽餐了各種中國菜與中(共)國謊言之後,又被送出來,他們在中國看到同樣的東西,回去又說同樣的話,既無真實又無新意,這樣,那些記者又何嘗要不遠萬里來到中國,何不坐在辦公室向壁虛構一番,反正都是謊言!」(Chinese Shadows. By Simon Leys,New York:Viking Press,P1-2.)

美中經濟權威人士、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說,「華盛頓DC的許多(政府官員)也傾向於不把法輪功當作異議團體看待。」

「少數幾名國會議員可能會在集會上發言,但是大多數議員故意離得遠遠的以求自保。而且不參加法輪功集會不會給他們的政治生涯帶來任何負面因素,因為媒體對此報導甚少。報導法輪功的遊行對這些媒體來說只當是小小的一樁公益事業。」

據《新聞週刊》2020年10月27日刊發的一篇調查文章顯示,美國至少有600個團體是與中共有聯繫的統戰分支,定期接受中共官方的指導。其中至少包括83個同鄉會、10個中國援助中心、32個商會、13個華語媒體品牌、38個宣揚「和平統一台灣」的組織、5個友好協會,以及129個教育文化團體等等。

在美國境內7個中國專業人士協會中,大約一半跟「統一戰線」有關。此外還有265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經常與中共領事館掛鈎、參與一些活動。

自2019年6月至12月,中共對香港的血腥鎮壓,驚醒了國際社會,而在中共病毒疫情中,推脫責任、掩蓋疫情令世界認清了共產黨的魔鬼面目,一味苟且將意味著更大的災難。在美國、歐洲各地,陸續取締美國各地的孔子學院,宣布在美國中共媒體為代理人機構,並啟動了一系列制裁中共的實際舉措。

結語:

正義的覺醒,在遭遇邪惡的對決。正如《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所說:「物極必反,邪不勝正,是人間永恆的規律。共產邪靈逞凶一時,那是因為人們暫時被其狡猾所欺騙、被其表面的強大所恐嚇、被各種誘惑所蒙蔽。人性雖然有弱點,但也有善良的本性、千百年來承傳的美德與道德勇氣。這就是希望所在。」

世界在覺醒,正氣在回升。烏雲再厚,也遮不住真理的光芒,風浪再大,也難阻正信的遠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