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花一分錢 酒精肝、肝腹水患者康復

文: 中國河北法輪功學員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7日訊】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有事回老家,碰到同村的劉大哥。他激動地告訴我:「我好了,我好了。」看著他激動的神情,我不由得想起了今年春季的事。

四月份,因疫情封城解封了,我便回了老家一趟。路上遇到了這位劉大哥。那時的他面容憔悴、灰暗無光,一副痛苦淒楚的樣子。我詢問緣由,他說:「我的肝病很嚴重,前後住了二十多天醫院,花了五萬元,也沒治好。出院後每十幾天就得上醫院去抽水,否則疼痛難忍。」沒等他往下說,我就打斷了他的話,說:「我教你一個救命的良方,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就能好。」

從他的眼神看上去他並不相信,於是我結合自身經歷和本縣幾個癌症患者修大法痊癒的實例,給他講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告訴他:「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斷提升自己的道德,做好人,更高境界的好人。這樣一部高德大法,從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吸引中國上億民眾修煉。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大法師父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法輪功和大法弟子發動了這場毫無理性的殘酷迫害,所有打壓的理由都是編造的謠言,是栽贓陷害。」我又給他講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意義。這時他似有所悟,同意退出了曾經加入的少先隊。分別時我再次叮囑他一定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啊!他響亮地回答:「我念!」

一個多月後,我再次碰到劉大哥。他精神多了,告訴我:「原來我每天晚上小便十幾次,自從你告訴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我每天至少念四十五分鐘。現在,每晚只需解小手三、四次,原來三百多元一瓶的藥,幾天就吃完,現在不用再吃了,也沒再去醫院抽水。」我鼓勵他繼續念。

今天回家又碰上了劉大哥,真是緣份。他詳細的給我介紹了他的情況:他愛喝酒,喝出了酒精肝,隨後就肝腹水。今年二月份去縣醫院住院,不算床位費和其他的費用,每天高蛋白兩支就是八百多塊錢,十幾天過去,實在支付不起,回家了。幾天不抽水,肚子鼓得跟個小鍋一樣,還疼的要命,最疼時肚臍都鼓的很高;腿腫得很粗,手指一按,陷下去很深的一個坑,半個多小時後這坑才慢慢變平。沒辦法,就到醫院抽水。不到一個月,前後住了二十多天醫院,花了五萬元,花掉了他多年的積蓄,也沒能治好這個病。聽了我講的大法真相後,他每天晚上就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真相護身符沒離過身。自那他再也沒去醫院抽過水、藥也沒吃。他說:「我就這樣好了!我甚麼活都能幹了。大法真的太好了!謝謝李大師!」

寫出劉大哥的真實經歷,希望更多的世人明白大法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與佑護。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