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鳳城官員騷擾法輪功學員 家屬抵制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0日訊】10月末,遼寧省丹東市鳳城市鳳凰城區城鄉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親屬面對城區官員的騷擾及逼迫放棄修煉,正氣拒絕。

明慧網報導,城區副區長楊光、城東社區周姓書記、鳳凰城區副區長林松和鳳凰城區一個男性主任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進行電話或當面騷擾。

王書清的兒子說:「我媽信仰真善忍不犯法」

法輪功學員王書清是遼寧省丹東市鳳城市鳳山區頭台村人。10月26日上午,頭台村村長鄭貴成和一個警察給王書清的姪兒打電話,叫他給王書清的兒子打電話,讓他出來一下。

等王書清的兒子出來以後,他們拿出「三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叫他替母親簽字。王書清的兒子拒絕,並告訴他們:「我媽信仰『真、善、忍』不犯法,沒有罪,不簽!」他們就走了。

姜虹的女兒:「我媽修煉法輪功後一身病都好了」

10月27日上午,鳳城市鳳凰城區副區長楊光、城東社區周姓書記,還有一個片警,以普查戶口為名,敲開了法輪功學員姜虹的家門,當時只有姜虹的女兒在家。楊光拿出一張紙,上面寫著表態「與法輪功斷絕關係」之類的話,讓姜虹的女兒替其母親簽名,遭到姜虹的女兒拒絕。

姜虹的女兒說:「我媽在修煉法輪功後一身病都好了,能不煉嗎?再說我也不能替別人簽名。」楊光讓她自己簽一個名,她說:「那更不行。」

楊光說:「你們該煉還煉,簽個名應付一下,以後就從黑名單上除名了。」她說:「三尺頭上有神靈,神看著呢。」楊光說:「我和周書記都是共產黨員,我倆就這工作,今天你必須簽這個名。」

「你沒有權力命令我,簽不簽是我的權利。」

「其實你們煉法輪功是為了自己身體好,對社會並沒有危害,但有些人參與政治、反黨。」

「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是共產黨迫害在先,法輪功反迫害在後。即使參與了政治也沒錯,公民有政治權利 ……」

這時姜虹回家了,楊光又讓姜虹簽字。姜虹說:「這個字不能簽,簽就是害了你們。」並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講善惡有報的天理。

楊光和周姓書記只好起身告辭,並說這事沒完。姜虹的女兒告訴他們,中共搞的這些政治運動,最好不要參與,「文革」(中共的卸磨殺驢)就是個教訓。

10月28日,楊光和周姓書記又到姜虹的外孫女單位騷擾,讓其替姜虹簽字,並威脅說不簽會影響她的前程等等。姜虹的外孫女嚴厲拒絕簽字。

葉志剛的妻子:「他也沒殺人放火幹壞事,簽什麼字啊?」

2020年10月10日上午,遼寧省鳳城市魁星社區陳女士(可能是主任),打電話給法輪功學員葉志剛的妻子,讓她到社區填人口普查表,或者她們上門登記。

當日下午,葉妻到社區填好人口普查表後,陳拿出她們複印好的誣蔑法輪功的「四書」讓葉妻替丈夫葉志剛簽字。葉妻說:「他也沒殺人放火幹壞事,簽什麼字啊?葉志剛說別人沒權替他簽字。」

陳讓葉妻簽字說不修煉法輪功了,葉妻說:「不能簽,簽了真的對你不好。」陳又讓葉妻給女兒寫一個從未煉過法輪功的保證,也被葉妻拒絕。

葉志剛的妻子提起當年政法委企圖綁架葉志剛到撫順洗腦班,被葉志剛抵制,那不久後,出現腦出血的事。沒等她說完,陳就說:「咱也別說誰對誰錯了,我就幹這活的,你不簽,可能片警會到你家或到單位找你,影響孩子出行等。」然後,陳就起身讓葉妻離開。

10月28日上午,鳳城市鳳凰城區副區長林松(女)打電話,讓葉志剛的妻子到區裡去一趟,不去就到單位找她。下午,葉志剛的妻子去了,林松把她領到主任辦公室。

姓楊的男主任說:「你認為好,你在家煉,我不管,只要不違法就行。今天必須寫煉還是不煉。」葉志剛的妻子說:「我在單位是先進工作者,在家是賢妻良母,你們這樣對我不公,我沒有違法。好像『文革』又開始了似的。」

男主任讓她走,威脅說,「下一步政法委找你,再下一步公安局找你。」

明慧網認為,迫害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的各級中共人員,就是在幹違背天理的事。將來,這些人都要承擔法律責任和良心的譴責,希望他們不要成為中共的陪葬者。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