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反川普聯盟的失敗或難避免

11月7日,拜登自行宣布當選;川普則說,大選遠沒有結束,「在那些最有爭議的州,正在被強制性重新計票,或者我的競選團隊正在提起有效的法律訴訟挑戰,這些都將是最終誰是獲勝者的決定因素」。

的確,民主黨左翼舞弊規模之大,可說是美國史上之最。大選夜,川普在幾個搖擺州都是處於領先,力壓拜登幾個百分點;但是後來發生了一些詭異的事,先是停止計票,然後一大堆拜登的選票流入,結果本來勝券在握,卻出現了敗勢。

這裡僅舉一個例子。威斯康星州當地時間早上4:30分,共有94%的選票已統計,川普領先近11萬張。但從4:30 到4:44,僅僅14分鐘,拜登突然增加了13萬張選票,反超川普。離奇的是,4:44分,顯示有95% 的選票統計完畢。也就是說,13萬張選票只占該州註冊選民的1%,那該州註冊選民保守的說也得有一千三百多萬吧,而官方實際註冊選民不到320萬。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但是,大選的舞弊遠遠不止於此,美國選舉體制在某些州已經發生「系統性崩塌」。這也舉個例子:密歇根州冒出近65萬可疑選民。今年密歇根州的登記選民人數卻是8,127,040人;而根據美國商務部普查局關於密歇根州的人口數據計算,該州的合法投票人口應為7,479,025人。也就是說,該州已登記的選民人數比合法選民多648,015人,已登記的選民人數是合法選民的108.66%,這不是正常小的誤差問題。

從舞弊規模可以看出,反川普勢力空前大集結,進行了一條龍作業。反川普勢力,包括民主黨控制的若干州(美國州權很大,可以制衡聯邦權力)、若干聯邦政府部門、絕大部分主流媒體和三大社交平台(臉書、推特、youtube)、安提法(Antifa)等許多左派組織、社會主義組織,以及中共勢力,等等。

在許多方面,反川普的行徑已經突破了法律底線和道德底線。例如,僅就媒體而言,投票之前,牽涉拜登的「電腦門」事件,驚天動地,它們居然不予報導,社交平台嚴厲刪帖,甚至川普的推文也封;投票之後,舞弊曝光,川普在大選日之後的第一次公開講話(11月5日晚),竟然被美國三家大媒體ABC、CBS、MSNBC很快切斷了。

由此可見,反川普勢力,是在打一場沒有硝煙的選舉戰爭。

這就引出一個問題:川普為什麼被民主黨和一些勢力這麼仇恨,非要不擇手段搞下他,不能連任?

事實上,政治素人川普2016年奇蹟般地當選總統,開創了美國歷史的一個新時代。川普的前總統副助理戈爾卡博士是這樣解說的:自1776年以來,美國人從未選過既不是將軍又不是政治家的人做總統。從華盛頓到奧巴馬,每個人都是參議員、國會議員、州長,或者像艾森豪威爾這樣的將軍。美國人向世界傳遞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信息,我們說:「好吧,我們受夠了那個笨蛋。我們想要一個與華盛頓泥澤無關的局外人。」

而2016年川普競選的主打口號之一,就是「Drain the swamp(排乾沼澤)」,並使這個常用短語流行起來。(這個詞語最早起源於瘧疾在歐美國家大規模傳播的年代。沼澤環境中容易滋生蚊蟲,而蚊子是瘧疾病毒傳播的主要媒介。為了控制瘧疾的傳播,曾有人建議說,捕殺蚊蟲是不夠的,應該將沼澤抽乾,這樣就能從根本上消滅瘧疾的傳染源。)

川普執政三年多,真誠、努力地兌現競選承諾,實質性地進行著艱難的政治變革,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要「排乾沼澤」,一個任期是不夠的。今年10月27日,川普在白宮向美國人發表講話,說他正在全力排乾沼澤,儘管沼澤的骯髒和深度超出人們的想像。排乾沼澤還沒有完成,但接近尾聲了。因此,川普說,2020年大選是歷史上最重要的一次選舉,並且是人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選舉。鼓勵民眾走出家門,去投票亭投票,儘早投票,親自投票(他預見到了今年大選的舞弊)。

川普「排乾沼澤」,自然遭到反川普勢力的反撲。這是政治決鬥,極其激烈。最突出的事例是川普彈劾案,以鬧劇收場(2019年9月24日啟動,2020年2月5日聯邦參議院判定川普無罪)。

至於平時施政中的掣肘,那就無所不在了;這不僅來自於民主黨,也包括共和黨中的建制派。川普多次提到「深層政府(deep state)」的對抗。所謂「深層政府」,一般來說,是指非經民選,由政府官僚、公務員、軍事工業複合體、金融業、財團、情報機構所組成的,為保護其既得利益,幕後真正並實際控制國家的集團。川普要「排乾沼澤」,就是動他們的奶酪。

「深層政府」打擊川普,這裡舉個例子。2018年9月,《紐約時報》破天荒地發表了一位自稱「匿名者」的白宮高級官員的評論文章(一般說來,採用「匿名者」的觀點,是會影響到媒體公信力度的),猛烈抨擊川普不適合當總統,造成了國家分裂。「匿名者」透露川普政府內部有很多官員和他一樣,正在努力抵制川普的政策。「匿名者」一年後繼續以隱藏身分的形式,出版了一本名為《警告》(A Warning)。書中包含了政府內部批評總統的細節,聲稱川普團隊有成員考慮過故意搞破壞,以促使川普辭職。還有很多政府官員已經準備好了辭職信,隨時走人。一直沒有查出「匿名者」是誰。哪料,「十月驚奇」中,CNN的時政評論員、前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的幕僚長Miles Taylor發表聲明,自己就是那個「匿名者」。

包括「深層政府」在內的反川普勢力,死心阻止川普連任,聯手運作,所以這次大選舞弊的規模才能達到今天的程度,其所顯示的能量確實巨大。(甚至,11月1日,「Distributed news」新聞網發文,援引前高級情報官員、中將Lt. Gen. Tom McInerney,稱民主黨與CIA勾結,利用隱蔽程序操控選票。)

由此,我們可以想像這三年多來川普施政之艱難。雖然如此,川普也走過來了,取得的政績足以使他進入美國最偉大總統的行列。這使我們在欽佩之餘,也不得不重新評估川普的政治領導力,不得不感歎川普真是「神選之人」。

而且,在大選中,共和黨沒傳出任何醜聞。兩黨一對比,正邪是非不就一目了然了嗎?

今年大選,是決定美國未來走向的一次歷史性選舉,川普稱是在「美國夢」與社會主義之間的抉擇。這也可稱為一場美國意識形態的內戰,如論者陶傑所說,「是美國歷史上,從南北戰爭以後,沒有見過的激烈衝突。」

那麼,2020年大選的結局如何?

本文對川普表示謹慎樂觀。因為美國畢竟是個法治國家,川普有強大的民意支持,而民主黨的舞弊又是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不能容忍的。

更重要的是,美國是西方最篤信宗教的國家,信仰的力量不能低估。川普從這方面得到的支持,具有特殊的意義。

11月4日,前梵蒂岡教廷駐美大使、烏爾帕納區名義大主教Carlo Maria Viganò,發表第三封公開信,說川普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總統,世界上所有的好人們都要為他祈禱,以擊敗上帝的敵人。信中還提醒川普:「您祈求萬王之王救贖你的國家,您將得到回報。您的見證將觸動他的心,來自上天的恩賜將倍增,前所未有。」

而對於率領美國回歸傳統價值觀的川普,自然銘記印在美國鈔票上的那句話:「IN GOD WE TRUST(我們信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