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大選劫案 威州極高投票率的背後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homas Del Beccaro撰文∕原泉編譯

東部時間凌晨2點,也就是選舉夜的第二天早上,川普總統在威斯康星州穩穩領先。不到四個小時後,這一優勢就蒸發了。喬‧拜登讓你相信,威斯康星州的投票率達到89%左右的合法記錄。這不可信。

我在加州的家中,從東部時間午夜後開始,查看威斯康辛州各個縣的選舉結果,這些可以從各種網站上找到。我的家族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一直參與基層政治,作為前加州共和黨主席,這不是我第一次通過觀察現有的投票量和投票率,以猜測可能會有多少額外的選票。我對密歇根州的數據也是這樣分析的。

隨後,我上了Newsmax電視﹐向主持人羅伯‧施密特(Rob Schmitt),表達了這樣的觀點。根據當時的出票率,以及川普總統一直保持著穩定的領先優勢,並且還在不斷擴大,我說威斯康星州的剩餘選票不足以超過川普總統11萬多的領先優勢。

是的,密爾沃基還有額外的選票待清點。不過,全州也有一些選票需要清點,至少從表面上看,能夠抵消拜登從密爾沃基獲得的選票。

東部時間淩晨3點﹐我在《泰晤士報》的一個廣播節目上說了同樣的話之後,就睡了一小會兒。然而,威斯康辛州的某些人並沒有休息。我們現在知道,就在幾個小時後,川普的領先優勢消失了,就像他在密歇根州領先30多萬的優勢一樣蒸發了。

那麼,這是怎麼回事呢?目前的說法是,有一個數據錯誤必須更正,拜登得到了13.8萬張選票,而川普則為零。雖然目前真相仍然難以捉摸,絕對需要聯邦調查局(FBI)仔細調查和重新計票,但有一點是明確的。

威斯康辛州的投票率達到89%。毫無疑問,這是不合理的。我們美國人不會有這樣的投票率。

曾幾何時,我們的投票率比現在高。在我的《分裂時代》(The Divided Era)一書中,我寫到了鍍金時代,1876年全國的投票率為82%,要記住,那時只有男人投票。

那時投票率如此高的部分原因是「選舉通常能在19世紀產生實際效果,比如內戰時期和我們的鍍金分裂時代,選民和政黨都知道這一點。投票產生了明顯的、直接的、間接的結果。只要問問林肯當選後的南方吧。」

另外,在那個年代,選民欺詐也很猖獗。在《分裂的時代》一書中,我注意到,「還有塞選票的現象,包括使用如「紙巾」一樣薄的選票,使一張折疊的紙裡面再裝十幾張選票。」(馬克‧瓦爾格倫‧薩默斯﹙Mark Wahlgren Summers﹚:《鍍金時代政治的黨派游戲:獲取、保留和使用權力》﹙Party Games: Getting, Keeping, and Using Power in Gilded Age Politics﹚)選票填塞的做法如此猖獗,以至於在1888年的總統選舉中,西弗吉尼亞州的選票比合格選民多了1.2萬張。

然而,從那時起,我們的投票率就大大降低了。事實上,「我們的總統選舉投票率在上個世紀50年代中期基本上停滯不動﹐儘管有時會下降到40年代的高位,偶爾也會降到60年代的低位。例如,在2016年 (沒有在任總統參選),投票率為59.2%。2012年是54.9% (改選年),2008年是57.1% (沒有在任總統參選)。

那麼,如何解釋威斯康辛州89%的投票率?尤其是2016年威斯康辛州的投票率是66%?答案還不完全清楚,但我們知道的是:

一、數據錯誤。這突如其來的13.8萬張選票的變化是問題的核心。這一點不能被簡單地掩蓋。

二、郵寄選票。在投票過程中,郵寄可能會增加選民的參與度。但是,這些選民都是合法的嗎?

我們必須記住這個報導:「拜登的德州政治主任被指控收集非法選票」。支持該報道的一份證詞稱,「選票收集人從養老院的老人、無家可歸者和毫無戒心的居民的信箱中收走缺席選票。然後,選票收集人填寫他們喜歡的候選人,並偽造『選民』的簽名。」

此外,據稱埃利斯委員(Commissioner Ellis,德州)的一名雇員泰勒‧詹姆斯(Tyler James)誇口說,他可以保證通過收獲非法選票行動,藉助於郵寄大量選票,收集到70萬張非法選票。

所有這些都將我們帶回威斯康辛州,很可能還有密歇根州。由於使用了郵寄選票,這些州的選票被郵寄到成千上萬人手中。就像在德克薩斯州一樣,這為「收割」選票提供了機會。

重要的是,在威斯康辛州,「如果你將已填寫完畢、密封和見證人簽名的選票投遞到市鎮辦公室、投遞箱、投票中心或中央點票站,你就不需要帶有照片的身分證。 」因此,儘管威斯康辛州有《選民身分證法》,但你可以在威斯康辛州收集和提交收割的選票。

這種情況今年在威斯康星州發生了多少?我們不知道。我們知道的是那裡的選票收割人有動機和機會﹐而且有些選區的選票比登記的選民多。需要認真調查才能找出真相。全國各地都有證據表明,規則被篡改,死人投票,超過截止日期的選票仍被接受。

我毫不懷疑威斯康辛州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加上收割選票,達到所謂的89%的投票率,並把這個州給了拜登而不是總統。

2020年選票上的所有事情中,選票的真實性是最重要的。這可能是自1960年芝加哥黑手黨在總統選舉中幫助肯尼迪家族以來最嚴重的一次選舉搶劫,如果我們對此視而不見,我們的合眾國將陷入危險,這不是危言聳聽。

原文The Election Heist: The Motive and Opportunity Behind Wisconsin’s Huge Turn Ou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作者簡介:

托馬斯‧德爾‧貝卡洛(Thomas Del Beccaro)是一位備受贊譽的作家、演說家,同時是《福克斯新聞》(Fox News)、《福克斯商業》(Fox Business)和英文《大紀元時報》的專欄作家,也是加州共和黨前主席。他的著作有《分裂時代》(The Divided Era)與《新保守主義典範》(The New Conservative Paradigm)。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