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選民欺詐 誰在策劃選舉風暴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Kenneth R. Timmerman撰文/原泉編譯

這種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眼前,全美國各地都有,然而,全美國媒體仍然聲稱,沒有這樣的事兒。這種事叫選民欺詐(voter fraud)。

1960年芝加哥黑手黨控制伊利諾伊州選舉,幫助肯尼迪當選總統;1994年巴爾的摩的死人投票給帕裡斯‧格倫德林(Parris Glendening),助他當選馬里蘭州州長。自那以來,我們正在目睹最無恥的企圖竊取選舉結果的行為。

當民主黨的空談家們繼續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宣稱唐納德‧川普打算「竊取」選舉時,民主黨的黨工們據稱正在為喬‧拜登和其他民主黨候選人建立選舉機制,以保證選舉結果的欺詐性。我稱之為選舉搶劫。

他們的詭計厚顏無恥,令人震驚。大家自行判斷吧。

上週,知名網站「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的製作人詹姆斯‧奧基夫(James O』Keefe)披露了一段祕密拍攝的視頻,視頻中索馬里裔選票盜竊分子,描述了他們如何從不知情的明尼蘇達州老年人和新移民那裡「收割」選票,據稱是為了幫助選舉眾議員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和一名索馬里裔地方議會議員。

他們中的一個人指著車裡的300張空白的缺席選票,告訴「真相工程」的臥底記者:「看看這些選票,我的車已經裝滿了。」

在佛羅里達州,億萬富翁邁克‧彭博(Mike Bloomberg)9月22日宣布,他已經籌集了1,600萬美元,用於支付3.2萬名獲釋重刑犯的罰款,以便他們能夠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投票。

佛州最近修改了法律,恢復了刑滿釋放的重刑犯的投票權,但只有在他們支付了任何未付的罰款或費用後,才能恢復他們的投票權。民主黨人認為,儘管川普進行了歷史性的刑事司法改革,但黑人和拉丁裔重刑犯將以壓倒性的優勢投票給民主黨。佛州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oetz)告訴福克斯商業新聞網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他要求州檢察長對彭博的行動進行刑事調查。

還有,郵寄的選票不見了。

9月21日,賓夕法尼亞州盧塞恩縣(Luzerne County)地區檢察官召集聯邦調查局(FBI)調查在垃圾桶裡發現的「少量軍方選票」。最初的報導稱,發現這9張選票全是投給川普的。美國檢察官隨後的聲明澄清說,被丟棄的選票中有7張是投給川普的,另外2張由盧塞恩的選舉工作人員重新密封在信封裡,因此投給誰「未知」。

第二天,在威斯康星州格林維爾(Greenville)郊外的一條水溝中發現了三箱郵件,其中包括數量不明的郵寄選票。在2020年4月的初選中,幾千名威斯康星州的選民被剝奪了選舉權,因為他們的郵遞選票從未寄到或未被計算。

在北卡羅來納州,一個與前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有關係的非營利組織為一個團體提供了部分資金,該團體成功起訴北卡州,要求允許選舉官員在選舉日後9天內收到的郵寄選票仍有效。賓夕法尼亞州是選舉後3天、明尼蘇達州是8天、威斯康星州是6天、密歇根州是14天,類似的訴訟延長了接收郵寄選票的最後期限。

這些事件有什麼共同點?它們都是川普在2016年贏得選舉的搖擺州,是拜登陣營希望今年通過收割缺席選票或郵寄選票要贏得的州。

最理想的情況是,延長截止日期意味著關鍵的搖擺州將在選舉結束後的兩週內繼續計票,然後才能確認獲勝者。最壞的情況是,在明尼蘇達等規定接受沒有郵戳的選票的州,這意味著黨工們可以在選舉日之後的幾天內收集選票,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候選人需要多少額外的選票才能勝出。

總統幾個月來一直在警告郵寄選票的危險性。為此,反而有人指控他試圖恐嚇選民,或者計劃以某種方式影響美國郵政服務,以延後甚至阻止郵寄選票的寄出。

而實際發生的事情恰恰相反。

我們似乎看到的是一個由民主黨議員、律師、活動家團體和他們的億萬富翁捐贈者組成的網絡在協調努力,以成千上萬甚至可能是數百萬張非法選票來竊取選舉

公共利益法律基金會(Public Interest Legal Foundation)最近對全美42個州的選民名冊進行了調查,發現41個州有近35萬名顯然已經死亡的人登記為選舉人,其中紐約、德克薩斯、密歇根、佛羅里達和加州就占了總數的51%。

現在,許多州允許第三方拉票人收集選票,有些州如明尼蘇達州放棄了選民簽名必須有人見證的要求,因此,可以肯定的是,這些死者中有許多人將「投票」給民主黨人。

拜登贏得所需的270張選舉人票的道路越來越狹窄。如果他輸掉佛羅里達州(這種可能性越來越大),他必須贏得賓西法尼亞州,然後橫掃中西部上方的密歇根、威斯康辛和明尼蘇達州,達到278張選舉人票。他只要輸掉密歇根州的16張選舉人票,他就完蛋了。唯一可能得到270張選舉人票的方法是使亞利桑那州翻藍。

但如果拜登失去了賓西法尼亞和佛羅里達州,他就沒有任何機會獲勝。猜猜,民主黨為什麼要在拜登需要贏得的州花費巨大努力來改變投票規則?

拜登的競選搭檔參議員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深諳收割選票之道。在2010年競選加州總檢察長期間,她在大選當晚9點還以超過10%的劣勢落敗。三週後,在清點了二百三十多萬張延遲或臨時選票後,她以不到1%的優勢獲勝。

哈里斯得到了服務業雇員國際工會(SEIU)的幫助,據稱該工會為民主黨的競選活動提供人力。正如她的對手的競選經理最近所描述的那樣,如果不是因為涉嫌選民欺詐,今天沒有人會提到哈里斯。

共和黨黨工斯科特‧霍恩塞爾(Scott Hounsell)寫道:「計票的各縣政府雇員都是SEIU成員,他們經常自豪地穿著SEIU服裝,跟哈里斯團隊的官員們混在一起。」「當我們對一些選票提出質疑時,其他幾十名員工在自行計票和消票。」

哈里斯顯然接受了約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選舉理論:重要的不是投票的人,而是計票的人。

趁著還有時間,共和黨人必須在國家、州和地方等每一級法院進行反擊,確保所有郵寄選票在選舉當晚8點前加蓋郵戳,以防止選舉後投票。否則,郵寄系統正在被民主黨活動家們為大規模選舉舞弊做準備。

原文Planning the Perfect Election Stor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肯尼斯‧蒂默曼 (Kenneth R. Timmerman)是非小說類暢銷書作家,著作包括《欺騙:希拉里和奧巴馬用以逃脫班加西責任的YouTube視頻是如何製作的》(Deception: The Making of the YouTube Video Hillary and Obama Blamed for Benghazi)。最近發行的2020年選舉虛構小說《選舉搶劫》(The Election Heist)是他出版的第四部小說。他曾是川普總統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諮詢委員會成員,並因在伊朗問題上的工作與約翰‧博爾頓 (John Bolton)同獲得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