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訪民:沒有大紀元等媒體關注 我早就沒命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0日訊】上海訪民孫洪琴與母親吳根娣的房屋十年前遭強拆,至今不但未得到分文補償,還遭到上海當局的死亡威脅。孫洪琴對大紀元表示,如果沒有大紀元等國外媒體關注,自己可能早就沒命了。

近日,孫洪琴又收到北京市檢察院拒絕受理其要求國家信訪局信息公開的申請,她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認為中共已經是無可救藥了,體制不變,無可救藥,在這個體制下司法環境不可能會改變,司法環境不改變,老百姓的生活不可能會改變,我們不可能有民主人權。」

強拆十年 未獲補償

2010年因世博會徵地,上海當局將孫洪琴和母親的房屋強拆。當時動遷公司將評估調查文書拿給已患老年癡呆癥的吳根娣簽字,評估送達程式和評估過程沒讓孫洪琴知道。此外,動遷公司提供給孫洪琴的協議書上的價格數字都是模糊的,她要求以2009年政府評估價格支付動遷補償金,被拒絕。隨後,孫洪琴向法院提起訴訟又遭駁回。從此,她與80多歲高齡的母親輾轉於上海、北京,走上艱難的上訪之路。

至今房屋被強拆十年了,沒有得到合理補償。

無家可歸 住進太平間

2016年1月2日下午3點多,孫洪琴去中南海請願,5點多鐘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後趕到醫院時,患有癌癥的母親已死亡。「我天天給習近平寫信,要求讓我媽回上海的家,死在家裏面,給我媽一個靈堂,這是我媽的尊嚴。但沒有一個人理我。」

孫洪琴無家可歸,在北京也舉目無親,沒錢住旅館,就隨著母親一起住進了太平間。「我媽在裏面,我在門口,買了一個小小的床、一條被子,住了三個月,也沒停止過向信訪局呼籲,解決我住太平間的問題。」

沒有水沒有電,北京的冬季很冷,一直到4月6日,醫院叫警察將她的物品強行扔出去,「當時國外媒體一直在報導,給他們壓力。」

孫洪琴住在停放母親遺體的太平間門外。(受訪者提供)

「萬分感激大紀元等國外媒體」

「如果撇開國際媒體和成千上億訪民的堅持,是不可能有結果的。我們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全世界都在關注中國的訪民,我肯定要堅持,哪怕到死我也要堅持。」

說到大紀元對訪民的及時關注報導,孫洪琴激動的說:「我感激,我萬分感激,要不是國外媒體,早就連我這個人都不存在了。他們幾次都要殺人滅口,我被交通事故、被精神病,什麼都經歷過。」

「我生得平平凡凡,如果我得不到結果,我的權利權益得不到公道,我會讓我死得轟轟烈烈。我用我的死見證中共的司法黑暗腐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