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半條被子」能證明中共是老百姓的黨?

據大陸黨媒報導,9月16日下午,習近平來到湖南郴州市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瑤族村,他在參觀「半條被子的溫暖」專題陳列館時稱,「半條被子」的故事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本色,當年紅軍在缺吃少穿、生死攸關的時候,還想著老百姓的冷暖。明眼人一看都知道,習近平這是在拿「半條被子」的故事借題發揮,試圖以此證明中共是跟老百姓心連心的,是為老百姓謀福利的,是老百姓自己的黨。

但是,這樣的洗腦方式並不高明,在我看來「半條被子」的故事根本就證明不了這個結論。

何以見得?你且聽我道來。

在官方文本中,「半條被子」的故事情節大致是這樣的:

1934年11月6日,紅軍長征途經沙洲村,時年30多歲的村婦徐解秀,把在家門口外露宿的三位女紅軍請進家裡。當天晚上,她們四人一塊睡在廂房裡,蓋的是她床上的一塊爛棉絮和一條紅軍的被子。第二天下午,女紅軍要走了。為了感謝徐解秀,她們要把自己的被子送給她,徐解秀執意不肯。一名女紅軍拿來剪刀,剪下半條,塞給她。跟她說,等革命勝利了,再來看她,送她一條新被子。

不用說,類似這樣的紅色經典,在中共的黨文化中多如牛毛,其中絕大多數不是憑空杜撰,就是添油加醋任意拔高加工而成的。「半條被子」的故事是不是編造的?完全有可能。如果是這樣,用它來證明中共是老百姓的黨那豈不是自打嘴巴?

退一步說,如果這個故事不是編造的,而是真實的,就能證明中共是老百姓自己的黨了嗎?我認為同樣不能!

客觀地說,在中共早期造反起家的那段歲月,有許多天真善良,想救民於水火的年輕人,因為受共產主義宣傳的欺騙,誤認為中共是為老百姓謀幸福的,因此加入了中共的隊伍,加入了紅軍。這樣的人,自己有一條被子,確實有可能剪半條給老百姓。

但事情的關鍵在於,一個政黨是否與老百姓心連心,是否為老百姓謀福利,是否是老百姓自己的黨,並不取決於它的個別或部分成員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為,而是取決於它或它的大多數成員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為。中共同樣如此。如果中共或者中共大多數成員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為是為自己謀私利的,是與老百姓的利益對立的,即使在中共的隊伍中有個別或一些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半條給老百姓這樣的好人,也不能證明中共就是與老百姓心連心的,就是為老百姓謀福利的,就是老百姓自己的黨。反而言之,即使在中共的隊伍中有個別或一些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半條給老百姓這樣的好人,但如果中共或者中共絕大多數成員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為自己謀私利的,都是損害老百姓利益的,也不能證明中共是與老百姓心連心的,是為老百姓謀福利的,是老百姓自己的黨。而事實上,中共或者中共絕大多數成員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為正是如此。

這就如同晚明官場,即使有海瑞這樣的清官,即使再多幾個海瑞這樣的清官,就能證明整個晚明官場是清廉的嗎?不能!因為當時朝廷上上下下,或者說官場裡的絕大多數官員都腐敗了。

從邏輯上講,用「半條被子」的故事來證實中共是老百姓的黨,就如同一片樹林裡有幾棵或一些松樹,就說這片樹林是松樹林一樣,明顯犯了以偏概全,把個別等同一般,把局部與整體混為一談的錯誤!

中共近一百年的歷史一再證明,它和它的大多數成員是絕不會自己有一條被子剪半條給老百姓的,不僅如此,如果老百姓有一條被子他們倒是經常要剪半條給自己的,甚至可能把整條被子都搶走。用今天的網絡流行語說,就是「割韭菜」。中國的老百姓不就是被中共一茬茬反覆割的「韭菜」嗎?這樣的黨怎麼可能是「老百姓的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