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基諾沙騷亂或影響11月大選

Salena Zito撰寫/高杉編譯

今年夏天,在美國多個城市的所有未被及時遏制的騷亂中,基諾沙市的騷亂可能對11月份的總統大選影響最大。

在警察槍擊雅各布•布萊克(Jacob Blake)之後的幾天裡,人們所看到的畫面裡顯示了一個滿目瘡痍的小鎮。暴徒們阻礙了交通,他們還從附近的一個加油站偷了汽油縱火,燒毀了許多小的商家、企業、停車場、一棟公寓樓和一家一元商店。

其他的沒有被縱火燒毀的商家和企業也遭到洗劫一空,建築物門窗被砸。

這裡已經成了一個戰區,一個沒有人想在那裡生活的戰區。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和孫子生活在戰區。也沒有人願意在戰區裡擁有自己的生意和經營企業。

因此,任何競選總統的候選人都不應該對此保持沉默。因為在這樣的時刻,人們希望有安全保障,需要知道參選的官員會支持他們。

潛在的大選結果可能已被影響,不僅僅是因為在一個搖擺州發生了暴亂、破壞和違法行為,還因為基諾沙是一個典型的美國中型城市。

人們會對此記住幾十年,當無政府主義者肆虐時,波特蘭和西雅圖的(民主黨)市政官員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無論一個人住在這個國家的哪個地方,當人們看到基諾沙時,他們看到的是他們自己的家鄉,他們的郊區,他們的學校,他們的美國中產階級,他們說,「天啊,這個國家就這麽完了。」

他們正在觀察誰能夠出來應對這種情況。

暴亂發生後,威斯康星州眾議員布萊恩•斯泰爾(Bryan Steil)立即趕到了現場。這位共和黨人代表著包括基諾沙在內的威斯康星州第一國會選區。他說,在商業區被大規模破壞之後,他從現場人士那裡聽到的問題是:誰會站出來對此做出應對?

斯泰爾在接受《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採訪時表示:「總體而言,人們希望看到基諾沙市能夠恢復公共安全。」「我認為他們根本不在乎是否是個共和黨人去做這件事,還是個民主黨人去做,甚至是個月球人去做的。他們只是希望看到做完此事。他們希望看到領導能力。」

斯泰爾說,經過兩個晚上的騷亂之後,他非常擔心當地資源不足,因此他詢問當地官員和社區成員,他們是否願意接受聯邦政府的額外支持。他們回答說是的,於是他給白宮打了電話。

斯泰爾解釋說:「我給總統打了電話,他慷慨地給了我時間以討論基諾沙正在發生的事情。在我的要求下,他還給州長打了電話,並提議為他們提供額外的資源。」

斯泰爾說,民主黨州長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拒絕了這個提議」。

第二天晚上,有兩人在持續的混亂中被槍殺。

斯泰爾說,第二天埃弗斯再次拖延了白宮的提議,但最後接受了。

在基諾沙暴亂期間所發生的死亡事件以及民主黨州長明顯缺乏應對,引發了民主黨政客們的一連串推文,如華盛頓特區市長鮑澤(Muriel Bowser)和俄勒岡州州長布朗(Kate Brown),所有人都呼籲結束在他們自己主政的城市裡的暴亂、暴力和騷亂。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也是如此。你不必花太長時間去想為什麼會民主黨人的態度會突然發生這樣的轉變。波特蘭的騷亂已經持續了幾個月。華盛頓的抗議活動也是如此。

週二晚上,CNN記者唐•萊蒙(Don Lemon)對同為主持人的克里斯•庫莫(Chris Cuomo)說:「暴亂必須停止。…… 因為這是民意調查結果所顯示的。這是關注問題清單裡所顯示的。」

馬凱特法學院(Marquette Law School)6月份的民意調查顯示,在威斯康星州,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活動的選民比例為61%,36%的選民反對。但是到了8月初,支持的比例為48%,不支持的為48%。這意味著,整整25個百分點的差距發生了變化。需要特別注意的是,這項民意調查是在最近發生的基諾沙騷亂之前進行的。

此前,基諾沙縣曾經既把票投給過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也把票投給過唐納德•川普(特朗普)。它先是支持共和黨人斯考特•沃克(Scott Walker)競選州長,後來又反對他。兩次支持共和黨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一次支持塔米 •鮑德溫(Tammy Baldwin)。

簡而言之,基諾沙是2020年的搖擺州裡的最搖擺的郡。

這是拜登本應該在週二(8月25日)早上立即前往的地方,並大聲呼籲人們保持冷靜和秩序。

約翰遜在接受《華盛頓觀察家報》採訪時說:「然而,它成為了唐納德•川普總統向所有人展示他的這種領導力的地方ーー現在就恢復公共安全!不是明天,不是下週,也不是明年,而是現在!」

基諾沙縣的東部與密歇根湖相鄰,由於鐵路和沿線的工廠,它保留了早期的「鐵鏽地帶」(指此前工業繁盛發達但如今已衰落的地區)的根。它的西部是鄉村。在過去的幾年裡,這個縣的中心是增長最快的地方。

它與94號州際公路相交,連接著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麥迪遜(Madison)、密爾沃基(Milwaukee)和芝加哥(Chicago)。其增長的動力來自於地理位置、伊利諾伊州的稅收和著名的職業道德。

該縣人口不足17萬,而基諾沙市區人口就接近10萬,使其成為密歇根州和密歇根湖沿岸的第四大城市。

人們來到這裡是為了安心生活。當這種平靜被打破時,很難想像他們會願意接受一個不支持他們的候選人。

斯泰爾對此表示:「我今天和非常多的感到了害怕的人交談過,」「他們關心自己城市的公共安全,關心家人的安全,關心自己的家庭,關心自己的小生意。你可以聽出來,這是很真實的。」

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8月26日晚間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表講話,談到了街頭暴力事件,並指出拜登在一週前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完全沒有提到這個問題。

彭斯說:「因此,我要澄清一點: 暴力必須停止,無論是在明尼阿波利斯、波特蘭還是基諾沙。」「太多的英雄為了捍衛我們的自由而犧牲,我們卻眼睜睜看著美國人互相攻擊。」

2016年,出於文化和經濟方面的考慮,川普(特朗普)推翻了五大湖區的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和威斯康星州的「藍牆」。沒有哪個州能比威斯康星州更能體現這種轉變。如果基諾沙的安全問題持續存在,11月3日對民主黨來說可能不會成為一個美好的夜晚。

原文Why Kenosha Riots Could Matter in NovemberWhy Kenosha Riots Could Matter in November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賽琳娜•齊托(Salena Zito),她作為一名國家政治新聞記者,有著漫長而成功的職業生涯。自1992年以來,她採訪了每一位美國總統和副總統,以及華盛頓特區的高層領導人,其中包括國務卿、眾議院議長和美國中央司令部將軍。儘管如此,她還是更熱衷於採訪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普通人。為了接觸到普通的男男女女,她曾走過49個州的偏僻路線。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