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魔鏡!魔鏡!看美國大選

民主黨人生活在另一個世界裡

我剛剛在福克斯新聞上聽了三天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雖然我認為我沒說錯,可是一些民主黨朋友在Facebook上發帖說,福克斯新聞沒有報導此事。但是正如我後來指出的那樣,民主黨人似乎生活在一個與我們並行的世界裡,我猜想,其實那裡收不到福克斯新聞。

我被這種悲觀和指責震驚了,而一些左翼專家卻對此表示讚賞,一些所謂進步的熟人認為這讓人耳目一新。也許我看的是一些深度虛假的視頻,因為我發現它與這些人的議論截然不同。難道進步派人士和保守派人士生活在並行的世界中,就像原版《星際迷航》(Star Trek)中《魔鏡》(Mirror)那集所描述的那樣?在這些世界裡,同樣的人生活在同樣的環境下,但是在一個世界裡,他們是好人,而在另一個世界裡,他們卻不是好人,都長著山羊鬍。

讓我們來看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演講。

約翰‧克里

首先是約翰‧克里,他曾在巴拉克‧奧巴馬政府擔任國務卿,但是未能成為總統候選人。在批評唐納德‧川普總統的外交政策時,克里竟然說奧巴馬「消除了來自伊朗的核威脅」。在另一個世界裡,也許吧,但是在我的世界裡,奧巴馬給了伊朗一千五百多億美元。2016年,德國披露伊朗在該協議上作弊。2017年,伊朗拒絕聯合國核查人員進入。2018年,以色列證實伊朗作弊。

按照克里的說法,在這個並行世界裡,川普總統繼承了一個「更和平的世界」,但是卻「讓它破產了」。 在這個並行世界裡,克里和奧巴馬政府「建立了一個由68個國家組成的聯盟以摧毀伊斯蘭國」。在我的世界裡,他們也建立了聯盟,但是從未摧毀伊斯蘭國。在我的世界裡,在奧巴馬卸任之際,奧巴馬所謂的「合資團隊」正在全世界建立哈里發統治。奧巴馬開始為自己的無能辯解,聲稱他一直在說「不會很快」消滅伊斯蘭國。可是川普總統在我的世界執政僅一年多,就基本上消滅了伊斯蘭國。

在我的世界裡,就在克里稱川普總統外交政策失敗的前一天,川普總統完成了以色列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之間歷史性的和平協議談判。在克里發表講話三天後,美國要求恢復聯合國對伊朗的所有制裁。既然川普總統設定了紅線,你最好不要越過它,至少在我的世界裡是這樣,在民主黨的並行世界裡則另當別論。

米歇爾‧奧巴馬

米歇爾‧奧巴馬這個女性有一句話很有名,她宣稱在她丈夫在民主黨總統初選中表現出色之前她從不為自己的國家感到自豪。她演講的第一句是:「美國的故事裡有很多美好,也有很多痛苦,也有很多鬥爭、不公和要做的工作。」

她繼續說道,「四年前,太多的人選擇相信他們的選票無關緊要。也許他們感到煩透了。也許他們認為結果不會很接近。也許是感到障礙物太陡了。」很明顯,四年以後她仍然沒明白為什麼在她丈夫執政期間,許多美國人感到被冷落了。

她繼續解釋道,「無數的有色人種繼續被無辜殺害;陳述黑人的生命至關重要這一簡單事實仍然會遭到國家最高官員的嘲笑。」然後她列舉了很多現代美國的邪惡和不公正,尤其是警察和美國機構對少數族裔犯下的罪行。她承認,她丈夫沒能做到的事情喬‧拜登總能做到。這番話又回到了並行世界中,因為在我的世界裡,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少數族裔的失業率已經降到了歷史最低水平。

米歇爾‧奧巴馬設想了一個世界,在那裡人們不再「只因為自己的膚色並且只顧自己的事」而被關進監獄,人們不再「恐懼地看著孩子被人從親人身邊拽走拖走,扔進籠子裡」。在她的世界裡,悲劇從川普總統開始,但是在我的世界裡,她自己的丈夫正是悲劇的起源。她渴望著有一天,「和平抗議者不會因為拍照而遭到胡椒噴霧劑和橡皮子彈的襲擊。」可是在我的世界裡,燒毀教堂的人不可能被當作和平抗議者。

伯尼‧桑德斯

在伯尼‧桑德斯看來,我們正生活在一個糟糕的時代。我可以同意,但是他並不關心美國主要城市的騷亂。桑德斯認為危機在於系統性的種族主義、氣候變化、貪婪、寡頭政治和偏執。他還提到了健康危機,自從上次競選總統以來,他一直在討論這個問題,事實上,他在國會的整個時間都在討論這個問題。他還討論了「經濟崩潰」。但是在我的世界裡,我們強勁的經濟頂住了一百多年來最嚴重的瘟疫產生的影響。

在他的世界中,川普總統是「我們的民主制的敵人」。他聲稱,在本屆政府的領導下威權主義已經根深蒂固。在我的世界中,正是奧巴馬政府利用美國國稅局來打擊保守團體,把無辜的人當作替罪羊以掩蓋他們自己在外交事務上的失誤以及導致的美國人的生命損失,支持外國獨裁者損害本國人民的福祉和生活,釋放伊斯蘭恐怖分子以換取美國逃兵,並且竊聽政治對手。在我的世界中,四年前,民主黨操縱選舉過程阻止了桑德斯獲得提名。

然後,桑德斯列舉了一系列拜登將推行的社會主義政策,以「推動我們前進」。我們會相信拜登的助手和公關人員對我們的保證,因此相信拜登是一位溫和派嗎?或者我們會相信拜登將實施桑德斯向其追隨者承諾的那些社會主義政策嗎?也許在並行世界裡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希拉里‧克林頓

希拉里‧克林頓演講的第一句是「在上次選舉之後,我說『我們欠唐納德‧川普一個開放的思想和領導的機會』」。我不記得她說過這樣的話。我記得她說選舉結果被人偷走了。我還記得她說她實際上贏了,我記得她幾天前說過這句話。可是也許在那個並行世界裡,希拉里‧克林頓已經不失尊嚴地接受了自己的失敗。

她在後來的演講中補充說,在過去的四年裡,總是有人這樣對她說「我沒有意識到他有多危險」「我希望我能回到過去重選一次」「我本應該去投票」。之後,她又補充道,我們需要確保「川普不會再次通過偷偷摸摸的方式獲得勝利」。你看,即使在她自己的世界裡,她仍相信她是上次選舉的真正贏家。

和其他民主黨人一樣,她以一種悲觀的調子結束了演講:「現在美國有很多令人心碎的事情,事實是,很多事情在瘟疫大流行之前就已經破碎了。」似乎他們執意要讓我們知道事情到底有多麼糟糕,而且從來沒有好過。

巴拉克‧奧巴馬

巴拉克‧奧巴馬首先提到了憲法,在他自己的總統任期內,至少在我的世界裡,他多次繞開了憲法。巴拉克‧奧巴馬宣稱川普總統「對這項工作毫無興趣」。雖然你可能不同意川普總統的觀點,但是他顯然是在努力工作。

在這個另外的世界裡,巴拉克‧奧巴馬從第一天起就支持川普總統,這與在我的世界中發生的完全相反。奧巴馬的確在2016年川普當選後立即發表了團結言論,但是此後他幾乎沒有克制地反覆批評他的前任和繼任者。他對喬治‧W‧布什的批評開始於他的就職典禮,貫穿他的整個總統任期,作為藉口來說明為什麼他無法結束對外戰爭,為什麼在他任期內外交關係惡化、經濟無法啟動。

在2016年的競選中,奧巴馬宣布川普「不適合擔任總統」。川普當選後,奧巴馬打破先例,多次批評川普總統,至少在我的世界裡是這樣的。

卡瑪拉‧哈里斯

卡瑪拉‧哈里斯在她的演講中明確表示,選她和喬‧拜登,讓一名嫁給猶太男性的亞裔黑人女性進入或者接近橢圓形辦公室,這是美國走向種族公正和平等的第一步。在她的世界裡,在這個國家,沒有一個有色人種曾被選為高級官員。在我的世界裡,這種事情已經發生過了,而且使種族分歧更加嚴重,而不是改善。

哈里斯告訴我們中共病毒具有種族主義性質。在她的世界裡,這場瘟疫是由「生殖和產婦保健方面的不公正」以及「警察過度使用武力」造成的,難怪川普總統對病毒毫不在意,想讓人們回去工作,因為他是一個種族主義者。

喬‧拜登

喬‧拜登做了一個簡短的演講,受到了各方面媒體的讚揚。(雖然媒體沒有報導,但是他確實搞砸了,他說:「這裡是美利堅合眾國,在我們一起做事的時候,我們從來都是一事無成。」)

這是因為人人都知道,喬‧拜登生活在自己的私人世界裡,在那裡他確實有能力領導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他的世界當然不是我的世界。

原文Mirror, Mirro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鮑勃‧澤德曼(Bob Zeidman)擁有康奈爾大學的文學學士和理學學士學位。他是一位發明家,也是成功的高科技矽谷公司的創始人,包括澤德曼諮詢公司、軟件分析和法醫工程公司。他也從事小說創作,最近出版政治諷刺作品《善意》。

本文的觀點只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ob Zeidman撰文/秋生編譯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