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中共執政體輪番掠奪的又一波

「要想富,進支部;再要富,上項目」,這是中國民間百姓形容中共幹部最常用斂財方式的順口溜。

回顧歷史,前些年中共地方黨委幹部通過不斷地在城市亂拆亂建、重複建設來斂財。這個書記帶著一幫人來了,決定把某幾條街扒了重建,只要項目需要,強拆民房也在所不惜。隨後「綠化」也要跟上,在路邊栽上法國梧桐……在工程的招標投標過程中,承包商不斷地向幹部們爭相行賄,各種好處紛至沓來。項目工程還未開工,中共幹部們已經撈足了油水。

幾年後,書記高升或者平調到其他城市後,另一個書記帶著班子走馬上任,會有另一套方案,再把一部分街道扒了重建撈取錢財。這樣經過來回幾屆不斷地亂折騰,由於沒有長遠的城市規劃,不按一定順序科學施工,結果市內呈現不斷施工狀態。常見路面被扒開後工程久拖不決,不能按時鋪好路面,導致城市內塵土飛揚、遮天蔽日;或者零星施工,進度緩慢,似乎沒有一天不在施工。百姓戲稱,他們為「扒路軍」。又說,他們是「先穿鞋後穿襪子——亂套」。既然沒準備好,為什麼不等到準備好了再把路面扒掉,而要先扒開,然後長久裸露在那裡?

如果中共某一個城市的新黨委書記和他的領導班子上任後,發現所有街道都剛剛被重建過不久,可能就會以「人行道上的花磚或水泥板尺寸太小不好看」為由,扒掉重建換成大尺寸的;或「道路兩邊栽種的法國梧桐不如鮮花滿徑更加美觀」,於是伐樹栽花……這樣一來,市民們經過多年烈日下行走,剛剛迎來法國梧桐長好的日子,享受上夏日林蔭路微微涼風,一夜之間這一切又被瞎指揮的亂砍亂伐破壞殆盡……

你可千萬別小看了各式各樣的「再要富,上項目」 ,據說,僅僅是通過與中共權貴有關係的「自家公司」更換城市照明設施,就是一筆巨款,「內線」可從中獲取豐厚的利益。如此往復,數十年下來,城市裡終於被折騰的差不多了,實在沒有可以再扒再換的了。

——不必擔心,城市之外還有鄉有村。這些「公僕」們早就逐步把主意打到了農村,打到了農民身上。

最近,山東所謂的「合村並居」重新回到了公眾的視野。其實這是個老話題了。地方當局為了搶奪農民的土地賣錢,或者以此向國家財政申請項目經費,以「合村並居」的名義通過強拆和欺騙,逼迫百姓住到鴿子籠裡,硬是趕鴨子上架似的逼著世代靠在土地裡種莊稼為生的農民按照市民或者工人的生活方式生活。對於中共地方幹部們來說,只要能拿到市郊的土地,就能從開發商那裡賣到很多錢,哪管新建的小區變成鬼城;只要「合村並居」的項目獲得黨委的批准,就能從國家財政申請項目經費。一旦拿到項目,從上到下,凡是經手的幹部都可以層層扒皮截留、挪用項目經費,從中獲得好處。因此,經手的黨政部門都樂見有這樣的項目出現,當然也希望這樣的項目被批准。至於這樣的項目給農民帶來多少不便,農民有多大怨言,多少人不答應,那從來就不是中共幹部所關心的。地方幹部所關心的是,所找的流氓混混們能否儘快順利地把農民從他們世代生活的家裡趕走,讓幹部們從項目獲利的目的能否儘快達到。而決策者們關心的是,這又可以「拉動GDP的增長」了。

其實在共產專制體制下,中共幹部們除了利用權力貪污受賄之外,無論是在城市裡亂拆亂建,還是在農村搞所謂的「合村並居」,都是中共當權者搶奪民財、與民爭利的具體方式。雖然七十多年來這種搶奪從全國看上去,上下縱橫、形式各異,其各自為政非搶即盜的本質都是屬於制度性的、有系統掠奪的範疇。所謂「社會主義」體現出來的,就是「你方唱罷我登場」似的共產官僚們藉助公有制,不顧後果地對人民的輪番掠奪。我們現在又見到的是中共執政體輪番掠奪的又一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