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降息非萬能 滯脹漩渦誰逃出?

作者: 趙曉彤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1日訊】武漢肺炎( COVID-19)疫情衝擊全球經濟,自3月3日,美國聯邦儲備銀行緊急降息之後,主要國家央行也紛紛發布降息決定,被視為全球新一輪量化寬鬆開始。但市場質疑,降息策略是否可以有效緩解疫情對經濟的衝擊。有分析人士認為,在疫情下降息或會導致經濟滯脹

市場認為美國緊急降息拉起這一輪量化寬鬆潮,但中國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魯政委指,這一輪量化寬鬆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表示,中國央行已經降準、放水,也有降息可能,但恐會出現經濟滯脹

在經濟學中,滯脹也叫做停滯性通貨膨脹,特指經濟停滯(stagnation),失業及通貨膨脹(物價持續上漲)同時持續增長的經濟現象。

降息不能讓工廠恢復運轉

中國大陸是全球供應鏈中重要的產品輸出國,也是武漢肺炎病毒的爆發地,其經濟首當其衝。

武漢疫情爆發後,中國央行連續為銀行體系和市場提供大量流動性,其方式並未直接調降基準利率,而是採用了下調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方式壓低實際貸款利率。

雖然變相降息的措施,為一些大企業提供了短期的資金支撐,但並未讓中國這個「世界工廠」重新運轉起來。若企業不能有效吸收流動性,則資金會進入市場,推高物價,也會導致大量資金流入股市,推高股市泡沫破裂風險和金融體系風險。在疫情爆發後的2月3日至3月6日,中國股市已經漲了10%。

目前看來,中國大陸的企業尚不能完全有效吸收流動性。以中國經濟生產最活躍的兩個地區,長三角和珠三角為例。

北京要求自2月29日起,要以街道用電量來考核企業復工率。但《財新網》的調查報導指出,許多企業不具備復工的條件,但為應付檢查,全天開電、開燈,有的讓機器空轉耗電來達到「復工標準」。出現中共發改委的報告寫的是浙江復工率超過90%。但杭州的真實復工率平均大約僅在20%~40%左右。

《共同社》引述日本調查機構的調查結果顯示,位於中國廣東省和福建省等地區的457家日企的復工率僅為6.7%;在已復工的企業中,仍有4成多企業復工率不足60%,員工及原料不足是導致復工難的主要原因。

跨國企業和大企業復工率低,中小企業生存難以維繫,經濟收縮在所難免。

最新中國官方數據顯示,中國大陸有99.8%的登記企業為中小型企業,他們對中國GDP的貢獻超過60%。

《財新網》報導,截至2月26日,中小企業復工率僅為32.8%,並且他們無處申請抗疫的低息貸款。據渣打銀行2月的調查顯示,有62%的中小企業表示目前的資金僅夠維持三個月。

彭博首席經濟學家歐樂鷹(Tom Orlik)表示,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影響嚴重,疫情已經成為全球問題。並對中國大陸的經濟增長率由原本的5.9%,調整為3.5%,最新估計首季增長僅有1.2%。

跨國運輸停滯 環球供求失衡

「世界工廠」生產端停滯,生產恢復面臨困難,讓全球陷入斷供風險。海運在全球供應鏈中也是至關重要,而疫情已導致跨太平洋航運被打亂。

由於中國的疫情導致出口驟降和航運中斷,許多集裝箱停滯在中國港口,無法使用。集裝箱緊張,令大量船舶只能停靠在港口,跨太平洋海運的成本急升。

出口商行業組織農業運輸聯盟執行董事Peter Friedmann對《華爾街日報》說:「目前空集裝箱供應不足,很難獲得艙位,而且出港運力不足,無法處理所有尋求預訂艙位的貨物,尤其是運往中國的貨物。」

美國的水果和蔬菜出口商International Produce Group也表示,大家都在搶集裝箱,競爭非常激烈,這可能導致近期他發往中國的橙子減少一半。

追蹤鋼材、礦砂、煤、穀物等散裝原物料運輸成本的波羅的海乾散貨運價指數(BDI),已從去年9月的波段高點崩跌80%。該指數被認為是經濟領先指標,與全球經濟景氣榮枯息息相關。

若疫情在全球加劇惡化,出於防控疫情的考慮,各國之間航運中斷的情況或會隨之更加嚴重。

如此,即使中國大陸的工廠復工率高企,也無法緩解全球供應鏈中斷而導致全球範圍內物資供需失衡的問題。

供需失衡 出口急跌物價高漲

全球範圍的斷供,斷運,會導致全球供需不平衡,進一步對全球經濟造成影響。這種影響首先會在一個國家的進出口和物價中反映出來。

以中國為例,在北京報告復工率已超90%的情況下,中國海關總署3月7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以美元計價,今年前兩個月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5,919.9億美元,下降11%,其中,出口2,924.5億美元,下降17.2%;進口2,995.4億美元,下降4%。數據顯示,以美元計,1月至2月貿易逆差70.9億美元,去年同期為順差414.5億美元。這是2018年4月以來首次錄得貿易逆差。

2月初,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2020年1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按年上升5.4%,創逾8年以來新高,高於市場預期增幅。其中食品價格按年升20.6%,豬肉價格上漲116%。

雖然中國大陸2月的CPI尚未公布,但信銀國際首席經濟師廖群預測2月CPI仍會維持在5-5.5%的高水平。

東亞銀行高級外匯市場策略師葉澤恆對《蘋果日報》表示,若疾情持續至第二季,市場就要關注滯脹風險、供應鏈斷裂問題及經濟恢復進度。

救助本地中小企 逆全球化啟動

《路透社》引述財新智庫研究主管鐘正生表示,疫情導致消費停滯,對服務業造成了極大的衝擊。他還表示,近期北京出台的貨幣政策主要針對製造業、小微企業和受疫情影響較大的行業;而疫情導致中小企業現金流損失則是難以彌補的。

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他贊成推出有針對性的財政措施,政府比較擔心因疫情失去收入的個人,小型企業,小型農場,和某些真正遭受重創的領域。

據外電引述消息人士表示,歐洲央行可能會為受疫情衝擊的中小企業提供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

長遠來看,除了有針對性的財政措施之外,逆全球化的供應鏈重建也是化解風險的一個方法。

《自由亞洲》引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Harold James的話,疫情造成的中國工廠停產,打亂了全球供應鏈,目前生產商已採取行動,以減少疫情暴露出來的遠距離薄弱環節。

美國經濟學家俞偉雄表示,疫情讓人們意識到在一定程度的全球分工是好的,但如果走極端的話,就很容易把自己暴露在這些風險當中。即全球化浪潮也會物極必反。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