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杰:武漢新型肺炎病毒蔓延 官方「捂蓋子」民間傳「謠言」

2019年12月中旬,一種奇怪的感冒開始在武漢快速傳染。病人出現發燒和呼吸困難的症狀。12月17日,一位武漢的律師告訴他異地的朋友,他發燒了,可能被他兒子傳染了。武漢流感嚴重,他兒子的學校都停課了,武漢學校大面積停課。在微信、微博上相似的信息在不斷出現。後互聯網上流傳出兩份武漢市官方文件《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和《市衛生健康委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文件稱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人。武漢爆發不明病毒肺炎的消息開始刷屏網絡。莫非2003年SARS病毒又死灰復燃,時隔近十餘年又要在中國肆虐?

武漢市民開始出現恐慌。他們紛紛開始「自保」,不僅到處購買口罩,還到藥房搶購買民間習俗稱能防治病毒性肺炎的板藍根,造成口罩和板藍根缺貨。

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政府不得不向社會通報,共發現27例病例,其中7例嚴重。國家衛生部隨機向武漢派遣專家組。1月1日,武漢官方公告,決定對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實行休市,進行環境衛生整治。武漢出大事了。2020年1月3日官方公布,肺炎感染者已從去年12月31日的27人增加到44人,其中11人屬於重症病例。1月5日,武漢不明原因肺炎患者達到59例,其中重症7例。官方稱,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和中東呼吸綜合症等呼吸道病原。武漢肺炎感染者已被轉移到市內金銀潭醫院隔離治療。1月9日,武漢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疫情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建國表示,「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目前已知的人類冠狀病毒共有6種。其中4種冠狀病毒在人群中較為常見,致病性較低,一般僅引起類似普通感冒的輕微呼吸道症狀。另外兩種冠狀病毒-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SARS冠狀病毒)和中東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MERS冠狀病毒)都可引起嚴重的呼吸系統疾病。

令人不解的是,武漢肺炎爆發後,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卻意外安靜下來,似乎這場令人恐懼的傳染病沒有發生或者已經遠離武漢。但香港和國際社會卻忙活起來。世界衛生組織對武漢肺炎予以了高度關注。香港,澳門、台灣、韓國和馬來西亞等國家和地區的政府採取了緊急措施,包括在邊境地區進行更嚴格的衛生控制,並對來自疫情爆發地武漢的所有航班人員進行體溫檢查。美國駐華大使館1月7日在其網站上發布健康警告,指針對武漢市不明原因的肺炎暴發,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發布「監視級別1級警報」。

截至8日中午,香港有38人自中國大陸武漢返港後不適,有發燒、呼吸道感染或肺炎症狀。新加坡在本月4日通報首起疑似病例。韓國8日通報國內現首例不明原因肺炎疑似病例。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柯栢良表示,武漢近期爆發不明肺炎疫情的發展已經亮起紅燈,目前已有充分理由相信,這應是新型病毒,很有可能已經可以人傳人。他呼籲港府應在邊境口岸採取最嚴謹的檢疫措施,以防範病毒傳入香港。港大微生物學系教授袁國勇表示,過往發現的冠狀病毒全可人傳人,但現時的新病毒感染個案不多,難以斷言可否人傳人。不過,當局必須先將新病毒視為可以人傳人般防範,以免病毒在人類交叉感染時出現基因改變。2019年12月31日,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召集醫療專家和醫管局高層召開會議,陳肇始在會後表示,專家對武漢肺炎群組作了評估,認為情況不尋常,加上香港與武漢交通頻繁,需要提高警覺。1月4日,香港政府宣布「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同時啟動嚴重應變級別。

武漢為什麼會變得靜悄悄呢?原因很快揭曉。1月1日傍晚,武漢市公安局微博帳號「平安武漢」發文稱,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武漢網友李金平說,每次發生社會事件,當局先是設法隱瞞,瞞不住時又設法控制言論。他說:「前面時鉗制言論,後面是控制言論,彰顯自己權力的傲慢。對民眾生命、健康的漠視,他們歷來如此。」下面,我就武漢肺炎事件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危險嗎?

徐建國院士認定武漢肺炎源於新型冠狀病毒,但他沒有說它的嚴重性和是否會人傳人。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冠狀病毒包括一大類病毒,它們當中的一些種類只會引發普通感冒等較輕的症狀;另一些種類則會導致更嚴重的疾病,比如中東呼吸綜合症和非典型肺炎等。一些病毒極易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另一些則不然。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各地都有周期性的出現。非典型肺炎在2002年出現,而中東呼吸綜合症在十年後出現,隨著監測技術持續進步,研究人員可能會發現更多的冠狀病毒。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信息顯示,冠狀病毒可以通過咳嗽、打噴嚏或與感染者接觸發生傳播,典型症狀包括流鼻涕、頭疼、發燒等。而發冷、呼吸困難、身體疼痛等症狀,則與更危險的冠狀病毒類型有關。我認為,武漢肺炎目前傳播並不廣泛,且未造成醫護人員感染。可見它並不具有非典和中東呼吸綜合徵那樣的危險性。但武漢學校停課和59例病例顯示它具有人傳人的特徵,只是傳播能力並不強。但絕並不能掉以輕心,因為病毒具有變異性。防疫機構需要查明它的傳播途徑,採取應對措施,同時監控疫情,公布新增病例,消除公眾疑慮。

第二,公民有傳播「謠言」的權利嗎?

武漢肺炎從網絡曝光,到12月30日兩份內部文件被網絡流出,武漢政府才於第二天不得不公布疫情,嚴重違反了中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20條第12項的規定,沒有主動公開突發公共事件的政府信息。傳染病疫情事關重大公共利益,需要公眾及時知曉和預防,否則會引起社會恐慌。但武漢當局既未公布該肺炎的疫情,也沒有對市民開展防疫宣傳。相反,當局還封殺相關消息,並抓捕所謂「造謠者」。網民張瑞根以2003年中國多地爆發SARS為例評論道:2003年SARS爆發的時候,官方也是封鎖消息,闢謠,到最後蓋子捂不住了。現在肺炎病毒襲擊武漢,他們還是那個套路,改一個名稱說是不明原因肺炎,總之天災人禍之事,他們首先想到的不是調查真相。最先做的是抓人和控制輿論。更離奇的是,除了武漢市民,許多大陸民眾對肺炎疫情似乎都是一知半解,甚至一無所知。

有網民不滿地表示: 「民眾傳謠還不是(因)官方一天了都沒有說法,這也怪大家嗎?我說話的權利沒有,連知道真相,恐慌自救的權利還沒有嗎?」香港、台灣、韓國和新加坡為什麼要把疫情及時告訴民眾?因為公開疫情是穩定民眾情緒和減少感染最重要的措施。中國政府不公開疫情,自然民眾恐慌,謠言四起。但什麼是謠言?誰有權力界定謠言?在信息不公開的情況下,謠言不是一種自救行為。我認為在信息不公開的中國,中國人有權力傳播「謠言」。更何況,中國的「謠言」常常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第三,中國預防重大疫情的治理機制失靈

四中全會上,習近平吹噓中國實現了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但武漢肺炎事件表明中國自然災害的預防機制失靈。中國曾於2002年末在廣東爆發SARS病毒,並擴散至全球,直至2003年7月,疫情被逐漸消滅。當時正值中國領導換屆,為了防止負面新聞妨礙權力交接的進行,中國政府隱瞞了非典事件,試圖淡化疫情。直到中國軍醫蔣彥永揭露疫情,中國政府不得不採取應對措施。

但武漢肺炎時間表明,中國政府並沒有從非典事件中吸取足夠的教訓,也沒有作出足夠的改變。國家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是需要憲政制度作保障的,沒有新聞自由,沒有司法獨立,沒有地方自治,中國傳染病報告系統不可能獨立。任何一級的地方官員都可能出於對自己政績的考慮、對自己錯誤的掩蓋、也包括對地方經濟、貿易的影響而干預某類疾病的報告,這樣的報告系統只能提供一個虛假的「太平盛世」,因此就出現了這樣一個怪現象:中國的傳染病發病水準甚至低於大多數發達國家同類傳染病的流行水準。武漢肺炎時間告訴我們,習近平和中共統治集團真正關注的是中共的紅色江山和權貴集團的利益,他們為了自己的仕途、政績,不惜拿人民的生命作為賭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