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法治的虛無是亂港之源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二

習近平先生,因「反送中」揚起的風波,在香港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曾經亮麗的「東方之珠」,在愈演愈烈的官民對立中,一片黯淡,一地雞毛,已被血與火洗禮久矣,估計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都難於復原。居心叵測的「維穩」勢力,在人為製造道路以目,在禁絕人們談論「反送中」,這只會讓香港的動盪,持續得更是曠日持久。

真正明智的做法,不是掩耳盜鈴,不是禁絕視聽,而是廣開言路,集思廣益,更多藉助群體性智慧解決問題。你也一定知道,當我們面對問題時,只有首先縝密地去分析問題,找到問題的根源所在,才能對症下藥,妥善解決問題。香港目前存在的問題無疑是個公共事件,要是公眾對類似公共事件的探討權、言說權等等,都可以被違憲者不由分說剝奪,那麼對於決策層而言,就一定會是更難找到打開問題之鎖的鑰匙。

香港出現的「反送中」,可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為什麼「反送中」會應者如雲?因為香港人特別是香港的年輕人,在互聯網時代並非生活在真空中,他們對中國內地法治的虛無、人權的缺稀,早已了如指掌,毫無疑問對內地的「法治」環境會存在深度恐懼。周永康之流對法治、人權的百般踐踏,不僅讓人望而生畏,而且也遺毒甚深,早已爛透了的政法口,大大小小的周永康餘孽到現在也還是不知凡幾。要是內地百分百都會有公平公正的審判,香港人何至於無分老少、趨之若鶩「反送中」?在確實一碗水端平面前,別說是送中,就是送東、送西、送南、送北都可以。

和千千萬萬的中國人一樣,我也同樣是法治虛無的受害者,對於香港人的深感恐懼,我感同身受。13年前,因為我的激揚文字,我的愛子廖夢君在遇害前即遭校方無端虐待和毆打,死於有組織的謀殺後,又被「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當局公然禁絕媒體如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隨後又對我進行全面封殺,花樣百出圖謀餓殺我的一家老小……這一樁樁,一件件,敢問中國的法律在哪?中國的人權在哪?就連生存問題時至今天,我在廊廟無為、一片荒蕪中,都又得找你習近平絮叨。此情此景,用重金潤滑了的流氓委,要了何用?用重金滋養了的公害局,要了何用?這樣的一種「法治」環境,又怎會不讓香港人深感恐懼?

習近平先生,倘若無視問題的根源所在,不以雷霆萬鈞之勢確實改變中國內陸法治的虛無、人權的缺稀,就永遠無法實現對香港、對台灣的感召,就永遠只會是按下葫蘆浮起瓢。憲政、民主是保障國家這艘大船儘可能免於觸礁的根本之道,就是在國家轉型之前,面對香港目前存在的問題,也並非就沒有解決之道。試想一下,設若君子之怒,伏屍數萬,各地的政法流氓、人權惡棍、黑惡警渣、枉判法官都得到了該有的嚴懲,大江南北再無銜冤負屈者的存在,香港的「反送中」還會是如火如荼嗎?只怕會是應者寥寥。這個國家還會是一地雞毛嗎?想必迅即井井有條。

習近平先生,你是一個聰明人,許多事情無需旁人詳述。我覺得你更多的時候,不是缺的智慧,而是缺的果敢。當明白了法治的虛無是亂港之源時,儘快給法治以顏面,給國家以正氣,給港人以信心,就將會是在某種層面上一勞永逸解決香港問題、台灣問題的根本大法。即便有一些反習勢力在香港等地再怎麼鬧騰,也只會是無傷大雅。國家管理與企業管理有類通之處。我做企業策劃挺在行,在我面臨又一次擇業時,你這個大老闆對我這樣的人才視而不見,實在是你的一大損失。一家企業一旦信譽破產,則意味著離關門大吉不遠。一個國家一旦法治虛無,則意味著這個國家又將面臨浴火重生。

寫於2019年11月27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882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帳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