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 三十周年回顾

作者:刘晓东

感言:初心不改,咬牙堅持

六四屠殺三十年來,我看到川普前的世界因經濟利益而墮落,看到諸多朋友因金錢利益而功利。可我性格使然初心不改:一旦認清殺人惡魔,怎能因它非人權的虛假繁榮而趨炎附勢,諂媚邪惡,美言極權?!

忘不了六四那天的悲憤,忘不了以後的熱情參與,忘不了申請政庇第一步見移民官時他把工作卡交到我手中的話 「永遠不要放棄 !」 我就真的三十年初心不改。哪怕整個世界都因中國巨大經濟利益的誘惑而墮落,哪怕所有朋友都因中國財大氣粗而追逐,哪怕只剩我一人,我還是像小學生那樣永遠堅守自己回答移民官的那個鄭重的「Yes」,永遠嘔心瀝血地以文字表達我的初心。 永遠為自己的堅守而驕傲,永遠為美國收容我全家而謙卑地感恩,哪怕天荒地老,孤獨一人,仍初心不改,咬牙堅持。

正篇:八九六四與海外民運

八九六四民主運動,是中共極權統治七十年以來,中國人民唯一一次數千萬民眾參加的震撼世界的自發民主運動。北京學生率先發出「反官倒、反腐敗」的呼聲,聲援學生的北京知識界繼而發出「要民主,要自由」的呼聲。此運動歷時兩個半月,在六月四日凌晨,慘遭中共極權政府動用坦克機槍的大屠殺,引發了西方民主國家的強烈譴責。在西方國家紛紛杯葛下,中共政府一時間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在這種情勢下,沉靜了幾年的海外民主運動再掀高潮。六四當天,在紐約、芝加哥等大城市的中國留學生發起了抗議中共大屠殺的大遊行示威。芝加哥的大遊行我至今記憶猶新,終生難忘。

八九六四民主運動期間,芝加哥一共舉行過兩次大遊行,第一次是五月份聲援天安門廣場靜坐學生的大遊行,第二次是六月四日當天抗議中共屠殺的大遊行。第二次大遊行非常悲壯,有三千多中國留學生參加,芝加哥周邊大學的中國留學生紛紛驅車趕來。當中國留學生的遊行隊伍行進在芝加哥城裡的街道時,來往的汽車全部停下來鳴笛致哀,路人站在路邊默默地注視著我們的隊伍通過,領頭隊伍抬著 「奠」 字的布幅和花圈,慢慢地穿過芝加哥城裡的主要街道,到達市中心大公園,在那裡,我們召開了譴責中共、退出中共組織的群情激憤的大集會。有人大聲喊出「打倒共產黨!」,有不少人猶豫著不敢喊,也有不少人克服恐懼跟著喊,我自然跟著高喊「打倒共產黨!」  那時的留學生都很窮,可捐錢卻非常踴躍。我看到一個認識的女生,拿著一百美元去捐給也是我認識的遊行組織人。

中共大屠殺惡行也警醒和激怒了芝加哥愛國老華僑們。我父親的朋友,伊利諾州立大學的劉融教授告訴我們,六四剛過,芝加哥中領館便邀請一些芝加哥的社會名流聚餐,欲解釋中共政府鎮壓的理由。當場,劉融教授嚴辭斥責中共政府屠殺學生是不可饒恕的罪行,數個名流應聲響應。

此時此刻,海外留學生普遍認識到,成立留學生自己的獨立自治組織已是當務之急。於是,1989年7月28日至30日,在美國中西部城市的芝加哥召開了獨立於中共的「全美中國學生學者第一屆代表大會」(簡稱「學自聯一大」)。那三天的大會我至今歷歷在目,不能忘懷。我先夫王勝林是大會在芝加哥當地的聯絡人之一和大會糾察總指揮。此前,他就已是中領館的眼中釘,因為他在幾個月前的3月份就組織了海外中國留學生的第一次示威遊行,聲援方勵之教授的呼籲釋放魏京生的公開信。

「學自聯一大」的正式及非正式代表共達三百五十多人,其中包括一百零五所學校的正式代表,他們代表這些學校共達兩萬多的中國留學生,占全美大陸留學生總數四萬人的半數以上。此外,還有從台灣、香港、日本和歐洲等世界各地前來與會的代表;也有美國唯一的民運組織「中國民聯」以及將要成立的「民主中國陣線」的代表參會。參加大會的聽眾近兩千人。

大會當場就成立了「全美學自聯」的學生組織,實踐了一人一票的選舉,但是,「全美學自聯」給自己定位為,僅是協調留學生權益的民意組織。這個定位使一些留學生民運人士和民運團體頗感失望,認為這個定位太低,僅達最低層次,應該再定位高一些。雖然定位不盡人意,但「學自聯一大」起到推動留學生擺脫恐懼、脫離共產黨控制的巨大作用。這個最初的推動作用,以及以後「學自聯」組織對民運的付出,都對海外民運功不可沒。

隨著全美學自聯的成立,絕大多數美國大學的中國留學生組織「學生學者聯誼會」宣布與中國大使館斷絕關係。

「學自聯一大」自然遭到中共的打壓和威脅。1989年8月1日,中共「新華社」即猛烈抨擊這次大會,指其是在「美、台、港反動勢力的庇護和支持下」舉辦的,與反動組織「中國民聯」等同。

此後,「全美學自聯」成為在美的最為活躍的留學生組織,她開創了中國人在美國政府進行大規模草根遊說活動的先河,在相當大程度上影響了當時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政策決定。「全美學自聯」在美國國會的遊說直接促成了1992年「中國學生保護法」的通過,即所謂「六四綠卡」的實施,為當時在美國的5萬4千多大陸人爭取到美國綠卡,據悉惠及到家屬達二十多萬人。

圖:1989年在芝加哥舉行的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英語:Independent Federation of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簡稱為全美學自聯(英語:IFCSS)。(作者提供)

由於「全美學自聯」最初給自己的定位太低,在她幫助留學生辦綠卡等作用完成後,便走入低谷。「學自聯一大」也被人們漸漸淡忘,以後各屆的全美學自聯大會也沒有得到普遍關注。到九十年代中後期,全美學自聯逐漸失去其原有的規模和代表性而淡出大眾的視野。而1993年的「民聯」與「民陣」合併大會的失敗,已使海外民運陷入低谷。自此以後的三十年間,中國海外民運再也沒有過當年「學自聯一大」曾經的輝煌。

1993年1月18日「民聯」與「民陣」的合併大會不但沒有把兩個組織擰成一股,還分裂成三個組織。當時的背景情況是,眾望所歸的老民運人士、著名異議作家王若望於1992年流亡來到紐約,給海外民運帶來希望,希望他能夠領導海外民運,使民運再現輝煌。此時正值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聯」與海外第二個民運組織「民主中國聯合陣線」有意聯合,王若望的到來促進了合併大會的舉行。

可是,合併大會才剛開始,一直表示只競選副主席的徐邦泰突然宣布自己要競選主席,打亂了會議規程和會場秩序,導致剛剛流亡海外不久、原本出任主席呼聲最高的王若望等五名主席副主席候選人以及大批民陣、民聯的代表憤然退場,整個會場亂作一團,合併大會以失敗告終。很顯然,在大會前,就有人進行了分裂大會的運作。這次分裂使海外民運一蹶不振,分裂後的三個民運組織慘澹經營,那位當上「中國民聯」主席的徐邦泰也因在一年內被揭露「貪污組織經費」而淡出民運。

此後,海外民運組織即紛紛在中共特務的滲透、挑撥和破壞下處於混亂爭鬥和分裂之中,被群眾誤認為是民運爭權奪利的「內鬥」,中共的滲透破壞使民運組織均失去對中共的有效對抗力和引導中國民運的正義感召力。

隨著民運走人低潮,中共對海外的大外宣、大滲透、大收買進入高潮。93年前後中共國安就毫不掩飾地宣稱:「海外民運要由我們的人搞!」於是乎,認清中共邪惡的聲音大大削弱,「沒有敵人」的聲音鋪天蓋地。

中共手段獨到且毒辣,對海外民運的破壞快捷且成功。網上瘋傳趙家十六字方針和三項主要任務,十六字方針是:加入民運,領導民運,搞臭民運,消滅民運。三項主要任務是:1.資金截流;2.搞亂民主圈;3.釣魚。「資金截流」即是,民運騙子和中共特務以高喊反共口號迷惑大眾,以民運活動和會議為名,大搞募捐和申請資金等各種手段和形式獲取社會的資金,截流民眾及民間各機構的資金源,使資金流向民運騙子中共特務一方,不流向真正民運一方。比如,美國民主基金會一直用美國納稅人的資金所支持的中國民運即是「沒有敵人」的中國民運。「搞亂民主圈」即是,民運騙子和中共特務以積極參與民運的姿態獲取民運組織的高位,以挑撥、造謠、貪污、亂性等各種卑鄙方式搞臭搞亂民運。「釣魚」即是,民運騙子和中共特務高調頻繁地出現在海外媒體,以其反共高調吸引海內外民主新生力量,然後再以各種卑劣手段打擊他們,把他們的信息出賣給趙家,毀掉民主新生力量,進而毀掉民眾追求民主的熱情和渠道。

在「沒有敵人」的喧囂下,曾幾何時,海外民運成了作秀運動、募捐運動、假政庇運動!金錢物慾、自私貪婪最終消磨掉當年的激情和理念。「六四」成為某些人撈錢和撈取政治名聲的招牌和幌子,他們依仗著各種「反共」和「紀念六四」的堂皇口號,招搖撞騙,慕權募名募捐,名利多收。

民運的墮落和沒落,劉曉波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他的無敵論調對民眾的誤導無疑幫助了中共的欺騙宣傳和維穩統治。而諾和平獎委員會五個評委竟都瞎了眼,竟看不出提前發給他們的劉曉波受獎感言《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中媚共助共的極為嚴重的問題:在這篇感言中,劉曉波公然違背事實地讚美中共司法進步了,公然違背事實地讚美中共監獄「人性化」「柔性化」了,公然點名讚揚三位中共司法人員,卻隻字不提中國監獄中被關押著的諸多因言因思想而獲罪的政治犯中的任何一人。由此可見,西方學界和政界對中共極權下變態扭曲的人性的嚴重無知,更無知無視中共不擇手段、層出不窮的公開欺騙和暗中操縱。

三十年來,西方走在錯誤的道路上,最終放棄了與中共打人權牌,他們越走越遠,鑄成今日之大錯:把中共國養大養壯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成為武裝到牙齒的軍事大國。

而自由民主旗手美國的錯誤最為嚴重。美國的學界、商界和政界把他們幼稚的親共助共行為堂而皇之地解釋為:幫助中國建設,使中國富起來,可以促使中國進入民主制度,有利於美國的國家利益。克林頓總統是始作俑者,他於2000年無條件地給予中共國永久性最惠國待遇(PNTR),又於2001年同意中共國加入世貿組織(WTO)。奧巴馬總統是強化俑者,他竟說「貧窮使中國更危險」,其惡果是,強大後的中共國不但沒有如美國上下一致所願地成為民主國家,反而大肆擴軍,大肆破壞世界經濟秩序,成了民主美國的最大威脅。

2016年川普勝出,扭轉了這個令人沮喪的危險局勢。川普沒有辜負人民的期望,也沒有食言自己當初的諾言。他的經濟政策扭轉了美國的低迷經濟,他的對中政策打響了果敢的貿易反擊戰。如今,美國朝野都已覺醒,兩黨一致對付中共,同仇敵愾共同打擊中共鷹犬華為。中共破壞世界秩序與和平的諸多罪行已徹底暴露,中共的敵人面目已清清楚楚。

在這絕好形勢下,海外民運和追求民主的人士要拋棄「沒有敵人」的誤導思維,站在美國一邊,站在川普一邊,為打垮人民公敵中共,為建立民主自由中國,做這最後的一搏!

劉曉東

2019年6月4日凌晨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