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中共對三千印度戰俘進行紅色洗腦

中印邊界近代以來紛爭不斷。中華民國一直拒絕承認將傳統上西藏擁有的約9萬平方公里領土划進印度的「麥克馬洪線」。中共建政後,不僅避談「麥克馬洪線」,而且縱容印度對西藏地區的侵略擴張,終於導致了邊境危機。

1962年10月20日至11月21日,中印之間發生了一場邊境戰爭,在中國被稱為「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僅僅用了一個月,中方就在軍事上取得了勝利,收復了幾乎所有9萬平方公里失地。但讓世界震驚的是,11月22日,中共當局卻單方面無條件停火、無條件交還繳獲物資和戰俘;同時放棄所有已收復的失地,還自「麥克馬洪線」後撤20公里。此舉讓「全世界目瞪口呆」之際,也讓人們無法理解。

據《1962年對印自衛反擊戰爭:中國從中得到了什麼》一書披露,曾任林芝軍分區司令員的王克忠大校如此說道:「那可是個好地方啊,比這邊還好。當年打過去的時候我們都見了。指望談判是根本談不回來了……老頭子(指毛澤東)在這失策了……即使後人想收回來和有能力打了,可是機會也已經讓我們現在的政策給拖沒了。」

而軍旅作家金輝在其長篇日記《西藏墨脫的誘惑》中,這樣評述道:「勝利者和失敗者是十分明確的。但是,經過了近三十年之後,結合現在再來看那場戰爭及其結果,卻完全是另一種情況了——勝利者除了沒有失敗的名義,卻具備了失敗者的一切;失敗者除了沒有勝利的名義,卻得到了勝利者的一切。勝利者因為勝利的飄飄然,以至連對勝利成果的徹底喪失和巨大的屈辱都無動於衷。失敗者因為唯獨還沒有得到勝利者的虛名,所以一直在摩拳擦掌,發誓要報一箭之仇。也許這就是歷史的嘲弄,如果當年印度取得了勝利,那麼現在他們在這一地區肯定不會如此占盡便宜,如果當時中國在此地失敗,那麼現在反而大概不會這麼被動和可憐。」

或許,人們無法理解的根源就是,中共本質上是一個以賣國、戕害中華文化和中國人為己任的政黨,它的所為都是為了達此目的。

在此次戰爭中,根據中方檔案,中共一共俘獲了3212名印度戰俘,其中有準將1名,校級軍官26名,尉級軍官29名。另根據2008年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檔案,中共在對他們優待的同時,還進行了紅色洗腦

印度戰俘被特殊優待
早在戰爭爆發前,印度官兵就被告知:中國軍隊和當年的日本人一樣野蠻,對俘虜砍頭、活埋。因此,他們十分害怕被俘虜。不過,中共中央軍委、總政治部下達的命令是,對俘虜要「不殺、不打、不罵、不侮辱、不捆綁、不搜身」等「六不」政策。中共作戰部隊基本予以執行。這樣贏得了印度官兵的心。

當時中國正值中共人為製造的三年「大饑荒」的尾聲,糧食仍十分短缺,但中共卻下令優先保證印軍的伙食,還特意調運蛋黃粉保證他們的營養。中共士兵還在林子裡平整出一塊運動場地,安置籃球架,用偽裝網的繩子織成排球網,讓戰俘開展體育活動,等等。

按照中共外交部解密的檔案《我就釋放印度戰俘問題的聲明和致印方照會》的說法,「被俘印軍人員的生活得到了妥善安排和照顧。他們的宗教信仰和民族習慣得到尊重,並且享有宗教生活自由。他們和家人的通訊得到了種種方便。被俘印軍傷病人員得到及時搶救和治療。」但這不過是遵從《維也納國際公約》的要求而已。

在物質和生活上滿足、從而讓印度戰俘放心的同時,中共在回國前,還對他們進行了紅色洗腦

如何洗腦
中共外交解密檔案顯示,基於印度大多數戰俘文化水平低,中共主要通過放映紅色電影來施加影響,各收容所共為印度戰俘放映電影340場次,每個中隊平均每週兩三次,主要是國產片。放映時有懂印地語的中共翻譯做解說員。

具體的有宣傳中共對待戰俘政策的《南方之舞》、《八一運動會》、《戰上海》、《戰火中的青春》等;講述中印邊界問題的《友誼長青》、《中印邊界問題的真相》、《歡騰的西藏》、《柯山紅日》等;宣傳「舊社會」貧富分化的《白毛女》、《紅旗譜》、《暴風驟雨》和印度電影《兩畝地》等;介紹中共發展歷史的《洪湖赤衛隊》、《紅色娘子軍》、《紅色的種子》、《青春之歌》、《歡慶十年》等。

一些貧窮且受到壓榨的印度士兵在觀看上述電影時,不僅很感動,而且還受到鼓動,認為「其他各國農民也一定能走中國農民走過的這條道路」。不少戰俘還學會了唱歌頌毛的《東方紅》、《社會主義好》等歌曲。

此外,中共還安排戰俘中的准將達爾維和9名中校、17名少校參觀了武漢、南京、上海、無錫、杭州、北京等地,自然看到的都是中共的「成就」和中國人的「幸福生活」。頗為滑稽的是,中共特意安排他們在上海一個企業家裡做客,准將達爾維對這個企業家說:「我原以為你們已經被革命了,沒想到你們還過得這樣好……。」

不知達爾維內心是否知道這不過是中共慣常的手法,不過是特意安排的一齣戲。要知道,在五十年代中共掀起的工商改造運動中,企業家們或白天黑夜被叫去「交代問題」,或被帶到私設公堂審問,強迫「交代罪行」。在腥風血雨中,企業家、小業主、商販被迫上交了他們的資產,其中也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輕生的,有吞毒藥自殺的,也有跳樓自盡的。

毫無疑問,達爾維在印度聽說的才是真實的歷史,而他親眼所見的這出戲中的主角,或是中共覺得有利用價值,或是用資產上交保住了一條命。但不出意外的話,幾年後的文革,這個主角是逃不過中共的摧殘的。

中共與印度暴力革命
中共建政並鞏固政權後,開始向世界輸出革命,這其中就包括印度。上個世紀60年代中期,印共發生過親蘇派和親華派的分裂,親華派走武裝鬥爭和暴力革命的路線,以馬祖達為首,稱「印共(馬列)」。馬祖達完全按照毛的暴力革命那一套,並模仿毛髮動的湖南農民運動,在印度一些地區組織農民建立農民協會,取消債務,燒毀地契、重分土地,該運動被稱為「那夏裡特運動」。

其主要策略是殘殺地主、借貸者、基層官吏和鄉村教師在內的鄉村精英。在這種殺戮中,馬祖達鼓勵其成員不用槍枝,而是用其它較原始的武器甚至雙手去殺死受害者,甚至砍下受害者的雙手和頭顱,分解肢體。不知道這其中是否有當年受中共洗腦的印度戰俘。

這樣一個血腥的暴力集團在「文革」時期卻被中國看作是世界革命的一個新發展。《人民日報》1967年7月發表社論,歡呼「那夏裡特運動」是「印度的驚雷」。這篇社論很快就被「那夏裡特運動」翻譯成本國文字,成為重要的學習文件。

「那夏裡特運動」迅即波及到城市。1970年春天,印度著名的大城市加爾各答的一些大學中,激進學生模仿中國的紅衛兵,掀起了學生造反運動。加爾各答的學生造反從砸毀塑像開始。學生們就像那夏裡特運動在農村砍下受害者的四肢和頭顱一樣,把很多塑像的頭砍下來,一時馬路上亂滾著很多這樣殘缺的塑像肢體和頭顱。印度政府不得不在甘地的塑像前設置了24小時的警衛。此後,學生們開始襲擊學校負責人,損毀文件,破壞校園秩序,焚燒書店和書籍等。

據印度內政部的統計,印度全國發生的91%的暴力事件和89%的因暴力事件而導致的死亡都是由印共(毛)引起的。至2009年7月印共(毛)已製造了6,000多起暴力事件,造成至少3,000人死亡。

結語
中共猶如病毒一樣,撒到哪裡,哪裡就是暴力、血腥、混亂,而其最難為人所識別的乃是其包藏禍心的隱蔽或公開的洗腦,對中國人如此,對外國人也是如此。只是魔鬼終歸是魔鬼,其禍心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世人所看清。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