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士余主動投案背後 被曝與另一老虎有關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21日訊】中共前證監會主席劉士餘19日深夜主動投案。消息稱,劉投案或與雲南省委原省委書記秦光榮之子秦嶺的案子有關聯。而秦嶺背後則與華融賴小民案相關。

5月19日深夜,中共中紀委網站發消息稱,前中共證監會主席、現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劉士余主動投案,目前正在配合調查

這個被網民稱為「深夜的睡前炸彈」的消息一出,震動大陸資本市場。江蘇上市銀行的股價應聲暴跌。5月20日,紫金農商行、蘇農銀行的跌幅一度超過了6%。

財新網称,劉士余被查的消息,此前在市場流傳已久。4月下旬,劉士余被有關部門約談。被約談前後,劉士余還曾公開露面。

劉士余在中共金融系統任職多年。2006年升任央行副行長。2014年10月,赴農業銀行擔任黨委書記,同年12月任董事長。2016年2月,出任證監會主席。2019年1月,卸任證監會主席,轉任供銷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

5月21日,《時代週報》引述浙江資本圈一位資深人士的話透露,劉士余的問題比較複雜,他主動投案,或與雲南省委原省委書記秦光榮之子秦嶺案有關聯。

而秦嶺案的背後,則與華融賴小民案相關。在劉士余之前,秦光榮5月上旬已經主動投案。秦光榮主動投案,與其子秦嶺有關,秦嶺曾是華融系上市公司高管。

2016年6月24日,秦嶺獲任華融投資非執行董事,當時他還擔任華融國際行政總裁。同年7月,秦嶺由非執行董事調任為執行董事,並獲委任為主席,2018年4月賴小民「落馬」後,華融系多位高管被帶走調查,秦嶺便是其中之一。

在華融任職之前,秦嶺曾出任農業銀行全資附屬機構農銀國際行政總裁,和劉士余有過短暫交集。

而劉士余與賴小民交集頗多,1998年至2002年,兩人均在央行銀行監管二司擔任副司長,後來劉擔任司長,辦公廳主任,直至行長助理、副行長,賴小民則調往銀監會,後負責籌備北京銀監局,並擔任一把手。

劉士余與「債市一姐」

19日晚間,一位接近於劉士余的知情人士向大陸自媒體說,劉士余被調查或與南京「債市一姐」戴娟案有關。4月末官方已經開始因相關線索調查劉士余。

知情人士透露,戴娟等人與劉士余過從甚密,在戴娟等人被南京市紀委調查後,供出多條違法違規信息,其中部分重要線索指向了劉士余。有關部門根據相關線索順藤摸瓜對劉進行調查,劉士余深知難逃其咎最終選擇「主動投案」。

戴娟是南京銀行資產管理業務中心總經理。根據此前報導,戴娟與該行資金運營中心副總經理董文昭,及該行投資機構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雁,在2月15日在辦公場所一同被帶走。

三人被帶走的名義是「協助調查」。「戴娟案」的涉事原由被指涉及到結構化產品的利益輸送。即相關人士把結構化產品的次級賣給官員或相關利益人士,造成了利益輸送,從而形成貪腐。

身為江蘇灌雲人的劉士余與家鄉資本勢力有着天然的親近感。自2016年劉士余出任證監會主席以來幾年內,江蘇省金融機構掀起集體上市的熱潮。

諷刺的是,劉士余擔任中共證監會主席、黨委書記後,多次釋放打大鱷信號,曾留下眾多特點鮮明的「劉氏語錄」,如:「野蠻人」、「害人精」、「妖精論」、「鐵公雞」等。

時政評論員張明健分析說,習近平極力維持的中共政權,其官員只想撈一把是一把,像劉士余這樣的人,昨天還在高喊「打妖精」,今天自己卻成了「妖精」。可能說習近平已到了無人可用的尷尬,無人可信的危局,朝中無人的現實,派系鬥爭的殘酷,苦苦維持的政權,面對種種危局,還在彎腰摸着石頭過河的習近平真累。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