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晚上回家,路過一條小巷,偶爾向路邊一瞅,次第排列的都是一些閃著霓虹燈的門面,寫著「休閒足浴」一類字眼,裡面人影晃蕩,多為年輕女子,穿的青春、亮麗、時尚,也描眉抹粉,或濃妝、或淡妝。在沙發上,也偶爾能看見有男子或斜靠、或勾腰而坐,和她們說笑。每當看到這些情景,我都感到心頭的痛,說不出一種難過的滋味。其實,誰都知道,他們想干什麼,欲尋求什麼?

在當下的中國社會,這樣的店鋪遍及各個城市、鄉鎮的大街小巷,參與的人不知有多少,也毀掉了多少的家庭,釀造了多少的悲劇。他們或主動、或被動的為了錢、為了尋求感官的刺激等,不管相識還是不相識的出賣自己的肉體,出賣自己的靈魂。他們中既有高官富商,也有市儈小人,更有靠出賣體力的農民工,各個階層、各種社會地位、不同年齡階段的人都摻和其中,敗壞著人類的道德,損毀著人類的根基,也在將自己推向罪惡的深淵。

「飽暖思淫慾」成了一些人的經典,為自己幹壞事找了一個漂亮的藉口。特別是一些有錢有權的人,利用手中的權錢不僅出入各種娛樂城,還購置多處房產,專門用於包養情人、二奶,發泄獸慾,滿足那點低級的慾望。然而更可悲的是,這些人不僅沒得到好處,反而讓自己命喪黃泉或鋃鐺入獄。

曾看到一篇報導,某著名外語大學一博導兼院長,多年來,以指導論文為名,將多名女學生姦污。學校本是育人的場所,是社會道德和倫理得以延續和宏揚的地方,教師為人師表,自古被譽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可是,在當下的社會,有一部分教師披著教育者的外衣,實則是罪大惡極之徒和人中殘渣敗類,禽獸教師頻頻出現,畸形的師生戀更是眾多,讓幼小的心靈蒙受沉重的陰影。古語曰「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者就如父母,本應將慈愛給予受教育者,將高尚的品格傳承給學生,然而他們卻不分輩分的亂倫,完全失去了為人師者的尊嚴,將純潔的師生關係玷污,成了衣冠禽獸,讓自己罪孽深重。

人類社會作為大覺者開創的一層特殊空間,人倫規範是作為一個人必須首先應該做到的。沒有人倫,則與禽獸無別。君臣、父子、夫婦、師生是最基本的社會關係,長幼有序、男女有別,應各行其責。一旦超越,則違背神的初衷,也一定會受到天譴。在幾十年前的社會,未婚同居、非婚生子是一定受到公眾和家族譴責的。特別是在古代,出現這類事情,是非常可恥的,很多人選擇自盡或被驅逐出家門。然而,歷史走到今天,特別是近幾十年來的無神論宣傳和進化論的誤導,人們不再相信神佛的存在,不相信因果輪迴,不相信善惡有報,沒有心法的約束,無度的放縱自己的慾望。在性解放的宣揚下,人的魔性大發,整個社會的亂倫、亂性,同性戀也到處都是。上海還曾舉行過同性戀文化節,顛覆了幾千年來的倫理觀念,太多的人失去了道德規範的約束,精神空虛到極致,只在感官的刺激中尋找低俗的樂趣。八、九十歲的老翁與妙齡少女組成家庭,花甲老婦找二十來歲小伙,為了什麼?更有親生父親姦污女兒,叔伯與侄女勾搭等,簡直混亂到極致。

「萬惡淫為首」,很多人都知道。幾乎每個人都不喜歡在自己家出現淫亂的事,但很多人卻控制不住自己,總想尋求點家庭之外的什麼才覺得過癮。因道德的下滑,各種淫穢的東西到處充斥,裸體畫到處都是,大馬路中間掛著,商店櫥窗裡也擺在顯眼的位置,時刻都在刺激人的慾望;電影、電視沒有點床上鏡頭,收視率都受影響;文藝作品沒有性愛描寫,人們都不願買。那些掃黃啊、禁淫啊不過是騙人的伎倆,垃圾的東西已深入骨髓了,反被當成了正常。即很多人的是非、善惡、好壞、正邪觀念完全顛倒了。

據考古發現,古巴比侖國的滅亡、瑪雅文明的消失、希臘文明的沉落都與淫亂密切相關。商紂王因寫淫詩褻瀆女媧娘娘,遭到天譴,被妲己迷惑,斷送六百年的江山。縱觀古今中外的歷史,歷朝歷代的崩潰、毀滅多因統治者的荒淫所致,諸多家族的衰敗也多因淫行引發。歷史沉痛的教訓難道不值得所有人深思嗎?

但願更多的人能早日醒悟,拋卻邪念,遏止心頭蠢蠢的慾火,不與罪惡為伍,走向美好未來!

——轉自《正見網》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