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15日訊】中共人大會議3月15日通過《外商投資法》,該法案被指是在美國貿易戰壓力下匆忙出臺的。外國商業團體指該法案過於籠統,遺漏很多細節,給將來具體實施隱藏了很多「地雷」。

週五,中共全國人大以2929票贊成、8票反對、8票棄權表決通過了《外商投資法》。外界普遍認為,該法案是受到美中貿易戰的壓力而制訂的,旨在為美中達成貿易協議鋪平道路。

該法案表面上將外國企業與中國國有企業置於同等地位,並制定了一個「負面清單」,清單之外的行業將自動面向外商開放。北京希望该法案缓解外国企业的担忧,并保持投资资金的持续流入。

不過,有評論認為,中共在美國壓力下草草出臺的這個所謂的新法,漏洞很多,很難達到吸引外資、提振經濟和平息貿易戰的作用。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曾表示:「又想吸引外國的資本,又想讓外國資本聽話,這個法就想達到這個目標,但是我想外來的資金再來就比較難了,我不知道怎麼樣放它進來又讓它聽話,這不符合資本的本意。」

商界團體分析,這部法律低於預期,在某些方面引發人們新的擔憂,美中兩國談判代表需要解決這些擔憂,才能達成貿易協議。

一些外國商業團體抱怨,新外商投資法與2015年中共商務部起草的最初版本相比,遺漏了很多細節,這給將來的具體實施隱藏了很多障礙。據悉,第一版的草案共有171條,但新法案只有41條。

美國之音報導,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諮詢顧問和分析師洛伊說,該法案的一條法規規定,外國企業不應「損害國家安全或公共利益」,影響國家安全的企業將受到審查。

他表示,這些條文實質上是在給中國共產黨干涉投資活動,提供便利。

中國美國商會政策委員會主席羅斯表示,在某些情況下,這些規定可能會使一個公司被迫披露其知識產權。

中國歐洲商會主席何墨池表示,「當你在任何文件中寫入國家安全的規定,就對什麼是國家安全,什麼不是國家安全的定義產生許多武斷的判斷。」

何墨池強調,法案關鍵之處在於貫徹執行。

《外商投資法》是去年12月川普和習近平達成休戰協議後進行修改的,對美國所關注的禁止強制技術轉讓、保證對外國投資者的平等待遇、進一步保護知識產權等進行了修改,負面清單也由以前63條減少到48條,移除了對多個領域的投資限制。

但由於該法案的一些細節模糊,加之中共有不履行承諾的前科,外界認為,此法案的出台對中美貿易談判並不能起到多大作用。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曾表示,中共無論做什麼,國際社會都不相信,以前中共做出了許許多多承諾,但是從來也沒有兌現。

律師丹•哈里斯(Dan Harris)此前曾對路透社表示,從中共過去幾十年的行為,可以推測這個法案只是「紙上談兵」,在現實社會中可能「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