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14日訊】中共首任並連任五屆的黨魁陳獨秀,因為「流氓行為」被主流精英擯斥,在刺激下進一步左轉。其先是與妻妹私奔同居,在當了北大教授、文科學長之後,依然流連於煙花之地,並在1919年成為「因爭風抓傷妓女」新聞的主角,而被北大開除。

民間由此調侃:「沒有陳獨秀嫖妓就沒有共產黨」。

由楊柳編著、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歷史上那些非常情侶》一書記述,在陳獨秀嫖妓的這個階段,他正在與他一起私奔的小姨子高君曼同居。高君曼幫助陳獨秀編輯出版《新青年》雜誌,掩護陳獨秀的革命活動,充當聯絡員,甚至與他一起被捕坐牢。

事件要從1909年說起,陳獨秀之妻高曉嵐同父異母的妹妹高君曼來到安慶,住到了姐姐家。高君曼在北京女子師範學校讀書,是個標準的文學女青年,性格開朗,而且長相出眾,衣著新潮。

高君曼在北京讀書時就讀過陳獨秀的文章,對這個姐夫崇拜之至,如今見了真人,常常纏著他問這問那,陳獨秀也是欣然輔導。

陳獨秀和高君曼兩人於1910年即公開同居,繼而宣布他們要正式結婚。雙方父母都覺顏面無光,但也無可奈何,只能大罵逆子叛女玷辱門風,至於成親那是萬萬不會同意的。

陳獨秀見正式結婚不太可能,索性帶著高君曼私奔到上海,過起了同居的生活。

1915年初夏,陳獨秀在上海創辦了著名的《青年》雜誌(後改名為《新青年》),1918年李大釗在北京創辦《每周評論》,提倡新文化,兩人一南一北,遙相呼應,歷史上俗稱「南陳北李」。

1916年12月,北京大學新任校長蔡元培聘請陳獨秀擔任該校文科學長(相當於系主任),高君曼大大方方當上了陳獨秀夫人。至於高曉嵐,則悄無聲息地退居幕後。

陳獨秀當了北大教授後,依然我行我素,特立獨行,常常流連於北京有名的煙花之地八大胡同,據說他的很多激揚文字都是在八大胡同的床上完成的。

1919年,北京的報紙刊登了陳獨秀在八大胡同「因爭風抓傷某妓女」的新聞。這事讓北大有點下不了台,結果,陳獨秀在當了兩年多北大教授後,被北大開除。

據《歷史上那些非常情侶》一書介紹,從1910年至1925年的15年間,是陳獨秀一生中最繁忙,也是建樹最大的時期。這一時期,高君曼始終在其左右,在生活和事業上支持與協助。

後來,陳獨秀在經歷過一些變故和認真反思後,從最初的馬克思主義的堅定支持者,最終卻成了民主政治的推崇者。晚年的陳獨秀儘管生活窘困,但他卻拒絕再次加入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

1942年,陳獨秀在四川農村貧病死亡,終年63歲。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