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13日訊】2019年開年,中國大事一個接一個,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被崔永元窮追猛打是其中最富戲劇性的一個。剛開始,最高法院還嘴硬,說崔永元在造謠。等崔永元將有關證據曬到網上後,最高法院不得不改口說,已啟動調查。又過了幾天,此事可能驚動中南海,中紀委等5部委組成的聯合調查組進駐最高法院。那麼,為什麼周強在2019年開年就成了被「重錘」的對象?

萬事皆有因。周強今天之所以被窮追猛打,是因為他幹的壞事太多了。除了崔永元爆料的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等嚴重問題外,這裡再講5件事:

一、核准曾成傑死刑,被認為「圖財害命」。

周強由湖南省委書記轉任最高法院院長不到3個月,就核准了湖南省三館公司總裁曾成傑死刑。2013年7月12日,在代理律師未接到死刑覆核裁定書、法院未通知家屬、未安排刑前會見的情況下,曾成傑被執行死刑。

2013年7月13日,曾成傑的代理律師王少光發了一個緊急聲明,稱「如有任何虛假,願承擔法律責任」。王少光寫道:「湘西民間融資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幾乎所有的專案(包括吉首市政府)都是靠民間融資,90%的家庭參加了融資」。「(三館公司的)融資協議由公證處公證,被大眾認為是合法的」。「三館公司34億元集資是累計額,為重複計算。實際集資的本金是7.1億元,直接投入工程7.7億元,投入項目資金大於融資本金0.6億元。實際未歸還的集資本金2.02億元,當時(曾成傑的)資產價值23.8億元」,「是歸還本金的10倍。如果不是當地政府將當時價值23.8億元的資產以3.8億元賣給了湖南省政府的獨資企業財信公司,根本不會資不抵債,融資群眾完全能夠得到本金和利息」。

「融資群眾對曾成傑是信任的,紛紛寫信要求無罪釋放曾成傑。判處曾成傑死刑就是攔路搶劫、圖財害命,使融資雙方血本無歸,湖南省政府獨資企業無本萬利。」

「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案發時是湖南省長,在湖南高院判處曾成傑死刑時是省委書記。湖南高(級法)院2012年2月19日做出二審判決,直到2013年3月周強從湖南到任最高法院院長前,最高法院都沒有核准,周強當院長後不到三個月核准。」

從王少光的聲明看,曾成傑案是一個大冤案。而周強正是製造這個大冤案、謀殺曾成傑的主犯。

二、宣稱李旺陽「自殺」,被認為「無恥至極」。

李旺陽,湖南省邵陽市人,因支持八九民運,被中共囚禁累計達22年。刑滿出獄後,2012年5月22日,在朋友幫助下脫離監控,接受香港有線新聞中國組記者林建誠採訪。這個訪談節目6月2日播出後,當地警察加強了對李旺陽的監控。6月6日,李旺陽的胞妹李旺玲到醫院看望他時,發現他已伏屍窗邊,頸項綁著白繩,白繩綁在窗口,但他雙腳著地、手搭在窗上。李旺陽的死疑點重重。他的家人表示,他沒有輕生念頭,有意醫治失聰的耳朵,而且他在獄中22年來堅強對抗當權者的虐待,從不屈​​服,所以,判定李旺陽是被謀殺。

李旺陽死後,他的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趙寶珠被嚴密監控,他們居住的賓館不准外人進入,想見他們的人亦遭驅逐,電話也打不通。安徽異議人士張林因在網上悼念李旺陽遭公安致電威脅:「少去關注李旺陽,否則後果不可預料!」無錫異議人士華春輝被約談時,警察恐嚇他:「看到李旺陽之死受到啟發,已經給你設計了幾種比李旺陽更奇特的死法。」李旺陽的朋友朱承志到靈堂悼念後,被警方軟禁在家中,後被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維權人士肖勇因關注李旺陽之死被判勞教一年半。李旺玲和趙寶珠長期「被失蹤」。

負責採訪李旺陽的香港有線電視臺中國組記者林建誠驚聞噩耗,心情激動:「這根本是暗殺,如果不滿意採訪可以殺我,不要殺他,不要殺沒有還手之力的人!」林建誠形容李旺陽是「真正英雄中的英雄」,表示他思維清晰,無悔平反六四:「雖然相處時間很短,但我很同情、也很欣賞這個硬漢,看到他被摧殘,我也不禁落淚。」

2012年7月30日,周強在長沙會見香港傳媒採訪團時,香港有線電視記者呂秉權問周強:李旺陽事件會否成為法治國家和你政治生命中的一個污點?周強稱,李旺陽是自殺,證據確鑿,湖南的公民沒有人對這個事件提出過任何質疑。李旺陽的妹妹李旺玲也表示接受警方的調查結論。然而,李旺玲聘請的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在推特上留言說:他(指周強)開口就是謊言!香港NGO員工陳詩韻在推特上說:周強無恥至極!沒有人提出質疑?李旺玲要是妥協了,就不會被失蹤!還有朱承志、尹正安、張林、黃麗紅等仍下落不明!

三、迫害709律師,被認為「無法無天」。

2017年3月12日,在中共十二屆人大五次會議上,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工作報告中,將「審結周世鋒等顛覆國家政權案」作為「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首要政績。

周世鋒是北京鋒稅律師事務所主任,經常幫助中國大陸弱勢群體,代理過2001年石家莊爆炸案,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案,以及法輪功學員的案子等。2015年7月9日,中共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抓捕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首當其衝,周世鋒等一大批維權律師被抓捕。2016年8月4日,周世鋒被判刑7年,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

709律師案是當今中國發生的中共公、檢、法、司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欺上騙下、兒戲法律、玩弄法律、踐踏人權、利用職權破壞法律實施的最典型的冤假錯案。認識周世鋒多年的政論人士杜導斌在《被妖魔化的周世鋒 到底認了什麼罪?》一文中說,周世鋒仗義疏財,喜歡扶危濟貧。他在2015年還曾公開表示願意出資800萬元成立「中國律師維權基金」,以向全國各地受迫害的律師及其家屬提供資助。周世鋒的合夥人劉曉原說,他之所以被中共列為「顛覆國家政權」的「犯罪集團頭目」,很可能是因為他廣納賢才,把像王宇和王全璋這樣的維權律師網羅到他的律所。

709律師被迫害的真正原因是他們依法為遭受中共長期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或依法維護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權益。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中共不許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為此從1999年7月20日起至今,迫害法輪功20年。709律師本著良知,依據法律,認為信仰真、善、忍無罪,修煉法輪功無罪。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是不講任何法律的;709律師卻要跟中共講法律。於是,中共非常惱怒,將以法律為武器捍衛法輪功學員人權的維權律師當成整治對象。其結果是:中國社會的道德越來越淪喪,中共官場的腐敗越來越嚴重。

作為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居然把迫害維權律師這一嚴重犯罪行為列為他的首要政績,真是「臉皮厚,心腸黑」到了極點。這是當今中共無法無天導致冤獄遍中華的重要原因。

四、加重迫害法輪功,被認為「逆天叛道」。

2015年5月以來,全世界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實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至今為止,已有21萬人之多。這是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偉大壯舉。

作為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擁有最便利的條件瞭解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瞭解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犯下的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但是,權迷心竅的周強,對於全世界法輪功修煉者向他講述的法輪功真相和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竟然全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面對江澤民製造的21世紀全世界最大的人權災難,面對江澤民製造的一個個慘絕人寰的驚天冤案,周強不僅無動於衷,相反,助紂為虐,變本加厲迫害法輪功。

2017年1月25日,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聯合發布一個主要用於迫害法輪功的所謂「司法解釋」。2017年2月1日起,中共各級法院按照這個「司法解釋」,將許多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關進監獄。比如,北京法輪功學員慶秀英家的250本法輪功書籍,被「換算」成1000份材料,還有其他一些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掛墜等,總計被換算成7千多份材料。慶秀英因此被判刑10年!據明慧網初步統計,2018年,至少933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在大量迫害真相擺在面前的情況下,周強故意存心加大、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這是「逆天叛道」,罪大惡極!

五、反對司法獨立,被認為「禍國殃民」。

2017年1月14日,周強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對全國法院提出要求: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實際上,是鼓吹「黨高於法」,「權大於法」,「黨」和「權」可以隨意干預司法,引發社會各界強烈譴責。1月15日,廣州律師葛文秀等率先發表公開信,徵集百名律師簽名,要求周強引咎辭職。1月18日晚,法學家郭道暉等一批北京知識界公民發起網上連署,要求周強「走人」。此後,更多的大陸公民加入連署活動,併發布《中國公民要求依法罷免周強最高法院院長和首席大法官職務》的公開信。

公開信認為:「周強身為最高法院院長和中國首席大法官,應當忠於職守,忠實於憲法法律、維護國家法治,卻大肆宣揚法院和法官不要依法辦案」。「他假借反西方的憲政民主、司法獨立,實際是在推行權力至上、領導人至上、特權至上原則」。「這哪裡是中國首席大法官,而是首席大法盲!由這樣的人擔任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和首席大法官,不僅是中國法院和司法機關的恥辱,也是整個國家的恥辱。」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稱,周強反對「司法獨立」,是在開歷史的倒車,是真正的禍國殃民。

──轉自《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李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