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11日訊】香港,這顆往日的「東方明珠」,在不少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眼中,正逐漸失去昔日光彩。他們感受到在中共擠壓之下的無奈,人們走出來發聲,隨後的打壓卻變得習以為常。雖然距離「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大限,還有29年,但跡象顯示,新一輪的香港移民潮,即將到來。

出於對未來的擔心與不安,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前,香港爆發了一輪持續五年多的移民潮,至少50萬港人移居海外。

雖然過程中一度有港人「回流」現象,但20年過去了,香港的現實還是讓不少人感到理想幻滅。

《華爾街日報》近期報導說,有初步跡象顯示﹐隨着人們對公民自由、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的擔憂加劇﹐新一輪移民潮可能即將到來。自從北京2014年壓制了「雨傘運動」的參與者以來,所有香港人都認為抵抗已屬徒勞。

前香港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單仲偕:「爭取民主也曾經試過,四年前有個雨傘運動,但是香港人也是沒辦法(爭取到民主)。」

香港大學學者葉兆輝(Paul Yip)表示,1997年以前,人們由於主權移交前的「不確定性」感到擔憂,現在卻是因為「確定」而要離開香港。他們對經濟繁榮不能夠惠及大量人口感到無望,或者對這座城市不斷變化的政治氣候感到沮喪。

國際民調機構蓋洛普(Gallup)去年的年度調查顯示,香港「希望指數(Hope Index)」急挫35分,成為「全球最悲觀地區」的第五位。

而《華爾街日報》對數據的分析得出:過去10年,香港人移居加拿大的人數增長了一倍。

香港一所大學的最新調查也顯示,1/3的受訪者表示:如果有機會他們將移民。這些人當中的16.2%,已經開始為移民做準備。

移民香港的襄陽訪民王艷表示,現在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了,逐漸變得和大陸一樣。

移民香港的襄陽訪民王艷:「香港的法律、法院,不管是警察也好,全部是共產黨的。遊行現在都變了很多,慢慢都不行了的。沒有以前人多了。這些人管制所有敢去那裡說什麼話的,他起訴你到法院去的,都要坐牢。以前『占中』的那些學生,是(被)秋後算帳。戴耀廷現在都要進監獄啊!」

前香港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單仲偕表示,除了移居加拿大、英國、新西蘭、澳洲,還有不少香港人也想移居臺灣。他認為,新的移民潮跡象可以說是香港人的一種逃避,也可以說是在尋找新的出路。

單仲偕:「主要是因為過去20年一國兩制在香港人的心目中已經破滅,覺得香港的未來只會越來越差。中共在香港不同程度上的影響,破壞香港原來的核心價值、貪腐的問題,也破壞法治,香港人對中共在香港的影響已經達到一個極端不滿的程度。」

《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中共的影響力與日俱增且無處不在。書店裡批評中共的書籍越來越少,港交所的上市公司大部分為中資,普通話也開始侵蝕廣東話。

過去兩年,港府以議事程序為由,將一些民主派議員趕出議會,又取締香港民族黨,並變相將一位邀請民族黨領袖演講的西方記者驅逐。港府在過去幾年還一直暗示,最終會就《基本法》23 條立法。這項條文的立法,曾一度引發50萬港人上街反對。

與此同時,香港的高房價,得不到解決的辦法。香港房價之高,在全球位居前列。

單仲偕:「香港對年輕一代,特別是找工作、找房子非常困難,也不看到短時間內可以解決。」

51歲的Chris Lo申請移民臺灣的一個理由,是港府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拒絕讓步。他說,1989年(在香港)參加聲援天安門廣場抗議者的活動時,覺得中國共產黨(離香港)很遙遠,這幾年,北京漸行漸近,希望也越來越渺茫。

香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發文說:鄧小平「一錘定音」的香港「馬照跑、舞照跳」其實已幻滅,邪惡手臂的延伸,已禍及香港。97前有移民潮,現在是港人無力再玩的「逃亡」潮。假若你決定生命的「下一站」不再眷戀香港,請保留實力,在海外你更要為香港發聲。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鐘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