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鄭也夫:統治者的任性是我們慣的

【新唐人2019年01月07日訊】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最近撰文談中國政治改革的問題,他呼籲中共應該體面地「淡出」歷史舞台。文中還談到類似國民性的問題,直言統治者的任性是國民一直以來的逆來順受的態度「慣壞」的。鄭也夫的這些觀點迅速引發海內外輿論界的熱烈迴響。

近日,中國著名自由派知識分子、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在網上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討論中國政改「難產」的原因。

文章指出,因為法制缺乏,權力濫用,中國的社會經濟生活不可能走上正軌。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之所以沒能實行政治體制改革,就是因為他們發現政改的每一項內容都在削弱這個政黨,而他們不願也不敢讓這個政黨退出歷史舞台。但這個政黨已經給國家和民族帶來了太多的災難。為了儘可能地避免暴力,以最少社會動蕩的方式實現國家制度的轉型,北京當局應該明智地讓這個政黨「體面地退出中國的歷史舞台」。

文章稱,「結束專制符合中國廣大人民的利益。但是流血和動蕩不符合中國人民的利益。和平的大轉型,符合共產黨的利益,因為那是唯一的體面退出的路徑」。

鄭也夫在文章里也指出,中國共產黨幾乎已經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保江山的態度敗壞了中國共產黨的心靈,所以「也不可以任由那些說不清最終目標的『政改』呼聲去麻木眾生的心智」。

這篇文章還特別指出,「有什麼樣的統治者,就有什麼樣的被統治者;有什麼樣的被統治者,就有什麼樣的統治者。二者相互塑造,惡性循環是雙方造就的。我們覺得統治者的責任更大,但他的任性是因為我們一直逆來順受,我們慣壞了他」。鄭也夫呼籲,被統治者要發出聲音,提出民主訴求,與統治者實行良性互動。

該文發表後不久就被中共封殺,但已經被中國網友快速轉發並引發了眾多網友的熱烈討論。

鄭也夫發出的這些在中國大陸學術界難得一見的大膽言論,獲得了大批網友的點贊——有人將這篇文章形容為「新年驚雷」,稱贊該文體現了「真正的北大精神和愛國」;有人稱讚鄭也夫是「拒作犬儒的北大教授」,是「讀書人的風骨」。同時,鄭也夫的這篇文章也引起了海外輿論界的高度關注,一眾外媒紛紛對此進行了報導並對文中提出的觀點進行了分析解讀。

《美國之音》在1月6日的一篇報導中引述前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的觀點,對鄭也夫提出的「體面退出」的說法進行分析並指出,其實有現成的台灣經驗作為借鑒,當年蔣經國就是利用「體面退出」的方式,來推動台灣的政治體制的改革。

文章寫到,「『體面退出』就是從一個從前的獨裁專制,改變成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政黨之間公平的競爭環境。一旦建立起公平的競爭環境,即便你在這種競選和競爭環境中落敗,你也是體面的,沒有任何恥辱可言。」

香港時事評論員紀碩鳴則對《美國之音》表示,鄭也夫認為中國民眾的「逆來順受」慣壞了中共統治者,是因為鄭希望有更多的民眾能夠「走出來說話」。

「這個理論上都是對的,因為一個大的改革,大的革命來說,沒有民眾覺悟和民眾參與,歷史變革無法完成」 。紀碩鳴說:「但是他(鄭也夫)質疑民眾覺悟不夠,覺悟比較底,我覺得這也是脫離了一個現實。這就是說,民眾的覺悟從來不是可以個人發揮出來,民眾覺醒是要有領袖帶動的,現在中國缺少產生領袖的土壤。」

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的採訪時表示,中共壟斷了整個政治及經濟的命脈,所以指望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是行不通的,中國的知識份子還是應該另想辦法。

陳永苗說:「也許他們(以鄭也夫為代表的中國知識分子精英們)覺得他們一直在吶喊,但是他們沒有意識到,吶喊是沒有用的,改革實際上已經死掉了。這根本是行不通的路,尤其是1989年之後,這根本是錯誤的路。他們應該是另外想辦法,另起爐灶去想辦法。」

中國社會活動家胡佳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的權貴家族壟斷著這個國家所有的政治以及經濟命脈,他們不會主動退出歷史舞台。中國的政治變革應該靠普通公民的覺醒,國人應該勇敢地打破中共給中國民眾注入的「恐懼的基因」,應該在同一個時段勇敢地站出來,要求社會變革。

就在幾天前,中國新公民運動的代表人物許志永在博客里指出,2018年,中國公民的權利意識在繼續覺醒。他主張,公民運動要善於捕捉有利的空間,來推動社會的進步。

(記者唐迪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