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16日訊】郾城大捷是南宋前所未有的輝煌戰績。縱是反對北伐的宋高宗,得到捷報後,也激動地下詔嘉獎岳家軍,創造了宋金交戰15年來百餘戰中,在平原大勝金人的奇蹟,統帥岳飛更是「忠義貫於神明,威惠孚於士卒」[1]的神將。

金兀朮在岳家軍面前第一次慘敗,不敢再窺伺郾城,便調集12萬兵力轉向郾城和潁昌之間的臨潁縣,企圖切斷兩城的聯繫。岳飛兵力有限,卻算準金兵的主要目標實為潁昌,便命岳雲率領部分背嵬軍前往馳援。

人為血人 馬為血馬

駐守潁昌的張憲,也率眾將士奔赴臨潁,尋求與金兀朮決戰。勇猛善戰的楊再興,帶領三百騎前哨,在附近的小商河一帶探查軍情。紹興十年(1140年)七月十三日,注定是歷史上悲壯慘烈的一頁。這一天,楊再興等人猝不及防遭遇金軍主力。以三百人對抗十幾萬人,這仗要怎麼打?

這三百勇士的答案,當然是死戰到底!「楊再興」們把心一橫,個個變成所向披靡的「萬人敵」。他們面無懼色,與敵軍進行殊死搏鬥,最後在漫天箭雨中,楊再興被射成「刺蝟」,所有人直到力竭身亡的那一刻,才停止了戰鬥。在這場規模不大的戰役中,岳家軍人無一生還,卻詮釋了岳家軍堅毅不倒的軍魂。

他們雖敗猶勝,憑僅有的兵力斬殺包括將官在內的金兵兩千多人。當時天降大雨,溪澗內血流成河,金兵屍首阻塞河道,其餘人見之膽氣盡消,不敢繼續與張憲的大軍交鋒。金兀朮只留下八千人守臨潁,自己帶主力軍逃向潁昌。

十四日,張憲大軍來臨,掃蕩臨潁金軍,並尋獲三百人的遺體。他們為楊再興火化時,竟然燒出兩升多的箭簇,所有人都為之感佩。[2]回想他歸附時岳飛的期許,楊再興果然不負元帥厚望,用短暫而壯烈的一生完成了盡忠報國的使命。

在同一天,潁昌也展開激烈會戰。金兀朮的三萬鐵騎與數萬步兵,在城外的舞陽橋擺開陣勢,橫亙十餘里,金鼓振天,天地為之搖動。岳雲見此陣式,親率八百背嵬軍,左右翼為步兵掩護騎兵,拉開大戰序幕。雙方來往幾十回合, 岳雲前後十多次出入敵陣,殺敵無數,身上受傷百餘處,仍然酣戰不休。

其他岳家軍更是殺得「人為血人,馬為血馬」[3]。當時,岳飛的副手王貴氣餒怯戰,幸虧岳雲意志堅定,穩住軍心和士氣,最終使全軍無一人臨陣脫逃。時至正午,金兀朮全軍潰敗,岳家軍殺敵五千餘人,俘虜兩千餘人,奪得戰馬、兵器更是不計其數。

岳飛與全軍將士,抱著捨生取義的信念,在毫無優勢的情形下取得一次次大捷。金兵在領教了岳家軍的實力後,也由衷發出千古流傳的讚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

十二道金牌 十年功廢

經歷了兩次大戰,金兀朮一敗塗地,一向驍勇的金軍鬥志全無,許多敵將暗中向岳飛投誠。遙想十多年前,宗澤高喊三聲「過河!」齎志而歿,年輕的岳飛無奈隨杜充棄守開封。而在多年奮戰後,岳飛收復故土的理想即將實現,如何不讓人備受鼓舞?他更是躊躇滿志地對將士們立誓:「今次殺金人,直到黃龍府,當與諸君痛飲!」[4]

三日後,岳飛重整旗鼓,率軍奔襲開封,一路上也遇到幾千敵軍,都被岳家軍打得落花流水,潰逃幾十里。金兀朮再次集合十萬大軍,在開封西南的朱仙鎮,試做最後一搏。作為前軍的五百名背嵬騎兵抵達後,便不計個人生死拼命作戰。宋金甫交鋒,金兵便不堪一擊,全線崩潰。金兀朮無奈之下,只剩一條渡河北遁的逃亡之路。

岳家軍一支勁旅,長驅猛進,令宋廷的主和派,特別是奸臣秦檜惴惴不安。他利用高宗畏懼金兵、忌憚武將的心理,以岳飛孤軍難以掌控為由,挑唆高宗下旨班師。在取得郾城、潁昌大捷時,岳飛就收到了這道詔書。他不忍將士們用生命換來的戰果付諸東流,便上疏進諫,竭力反對撤兵。

然而在大軍抵達朱仙鎮之際,岳飛在同一天內,收到十二道高宗以金字牌頒布的班師令。詔令中言辭峻切,命岳家軍班師鄂州、統帥岳飛親自朝見皇帝。金牌是宋朝皇帝發布緊急詔令時,最快捷的方式。從朝廷到地方,能夠一連下達十二道旨意,可見高宗君臣渴望議和的心情是多麼的急切。

一邊是唾手可得的江山社稷,一邊是被奸臣蒙蔽的天子,報國與忠君竟然也能為臣子無法抉擇的難題。岳飛沉思良久,終於決定服從君命。他向東方朝廷所在的方向下拜悲泣,痛聲說:「臣十年之功,毀於一旦!不是臣不稱職,實在是權臣秦檜誤了陛下啊!」[5]

原本橫掃千軍的精銳部隊,懷著千萬分不甘與不捨撤退了。途中,百姓們紛紛牽衣頓足,攔道痛哭,向岳飛哭訴:「我們頂香盆、運糧草,迎接元帥軍隊,敵兵都是知道的。如今您走了,我們都沒法活下去了!」[6]還有一位書生上前勸諫:「您縱使不念中原百姓,難道也忍心放棄這一路的戰果嗎?」[7]岳飛立馬悲咽,只好將詔書出示給百姓看,無奈地說:「這是朝廷的旨意,我等不能擅作主張啊!」[8]

見了聖旨,所有人都知道班師之行再無轉圜的餘地,道路上哭聲震野,一片哀鴻。岳飛為百姓安危著想,決定再駐留五日,掩護當地百姓移居襄漢。而金兵聽聞岳家軍撤退,便趁機捲土重來,霸占中原,屠戮並報復當地百姓。轟轟烈烈的北伐,就在宋朝占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下,慘淡收場。

當聽到中原的噩耗時,岳飛悲憤地說:「所得諸郡,一旦都休!社稷江山,難以中興!乾坤世界,無由再復!」[9](本系列未完,待續)

注釋:
[1]出自《鄂國金佗續編》卷4:《郾城戰殺金將鄂爾多貝勒大獲勝㨗賜詔奬諭仍降關子錢犒賞戰士》。
[2]出自《三朝北盟會編》卷204:楊再興、王蘭以五百騎直入虜陣,殺數千人。再興與蘭皆戰歿,高林亦戰死,聞者惜之。獲再興之尸焚之得箭頭二程式。天大雨,溪澗皆滿溢,虜騎不得進,官軍乃得還。
[3]出自《鄂國金佗續編》卷27:潁昌之戰,人為血人,馬為血馬,無一人肯回顧者。
[4]出自《鄂國金佗續編》卷14:《忠愍諡議》。
[5]出自《鄂國金佗稡編》卷8:先臣嗟惋至泣,東向再拜曰:「臣十年之力,廢於一旦。非臣不稱職,權臣秦檜實誤陛下也!」@*#

點閱【千古神將岳飛傳】連載文章。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