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此文章是修煉人的女兒寫於二零零四年,當時她寫好後,自己就出去發,給了許多世人看。這麼多年過去了,她的媽媽(一位大法修煉人)在整理房間時,看到了這篇稿子,現投稿明慧網,與讀者共享。

真情告白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善良的中國人,我願以我的人格、幸福乃至於我寶貴的青春和生命擔保我所記錄的文字的真實性,送給尚被迷霧籠罩的朋友們。惟願我的真情告白能助您走出迷霧……

我的父親是一名受人尊敬的正直的老黨員,長期兢兢業業的工作累垮了原本健壯俊朗的他,十分嚴重的胃病經常折磨他;幾十年怎麼也戒不掉的煙癮又使他的肺部和氣管嚴重受創。當時風華正茂的他曾被病魔折騰得身心憔悴,很長一段時間,吃的藥比飯還多,但怎麼也無法根治,在相信醫學的同時,也參加過當時比較流行的健身運動,卻收效甚微。母親也因長期的操勞而積勞成疾。當時我們原本幸福的家庭曾一度面臨破碎的邊緣,善良的母親將希望寄託在對神佛的信仰上,曾經在一座比較有名氣的寺院皈依。儘管如此,他們的病情仍舊不見好轉……

直到1996年,母親一位身患絕症的朋友在對現代醫學和形形色色的氣功療法徹底失去信心之後,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修煉起了法輪大法,因而發現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於是將法輪大法介紹給了我的母親。我們的生活便展開了新的篇章。

從此,《轉法輪》成為母親每日的必讀書目,「真、善、忍」成為其日常行為的準則,每日好幾小時的打坐、煉功並沒有令她減少對家庭重擔的負荷,她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這些令原本性格倔強的母親在不知不覺中更加溫柔、理性與善良。

母親不斷將自己修煉時的真實感受告訴我們,與母親患難與共的父親當時儘管對此仍有懷疑,但最終還是和母親一起走進了煉功場。誰知法輪大法煉功場上傳遞的力量吸引了我那一直崇尚唯物主義的老黨員父親。我們驚喜地發現父親那幾十年怎麼也戒不掉的煙癮居然離他遠去,臉色也逐漸紅潤起來。雙親開始同修法輪大法,他們經常和對方交流自己的親身感受,並且不厭其煩地告訴我們「法輪大法好」,他們在修煉中一步步精進。

看到父母的氣色明顯好了許多,身體更加健康,我們感到由衷地欣慰。我曾驚訝於法輪大法的威力,也曾讀過《轉法輪》,但長期受到的中國式唯物主義的教育使我難以對「神佛」的說法予以認同;又或許是由於工作太忙的緣故,我一直沒能成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然而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卻深深鐫刻在我的腦海中。

從1996年至今(註﹕2004年),父母已經修煉法輪大法8年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麼多年來,原本疾病纏身的他們竟然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後就從沒住過一次院,甚至沒有吃過一次藥、打過一次針!儘管在「消業」時要忍受巨大的痛苦,他們總算熬過了一關又一關,並沒有因此耽誤過工作和照顧家庭。

對人們有著如此神奇功效的高德大法,在父母及其同修們的爭相傳頌中,漸漸為許多人所認識,更多的人修煉起了法輪大法(聽說,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人數超過了中國共產黨黨員的人數)。這成為某些中國統治者的巨大心病。為此,這些中國統治者從1999年起,開始通過各種卑劣的手段污衊法輪功、鎮壓法輪功學員、愚弄善良的人們。鋪天蓋地的、不切實際的反面宣傳讓許許多多的老百姓陷入了迷惑之中──怎麼我們眼睛看到的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並不像媒體報導的那樣呢?共產黨的媒體究竟在幹甚麼?!

1999年至今,父母和同修們便一直走在為世人講清真相的艱難的正法之路上。每當我看到一些尚在迷中的人們隨手丟棄各種講真相的宣傳資料時,我十分難過。要知道那些都是由經濟原本並不寬裕的法輪功學員將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錢聚攏來自費印製的啊!

作為兒女,曾經悲觀地認為,逐漸長大的我們會慢慢肩負起照顧久病不癒的雙親的重任,沒料到在世人眼中本應逐漸老去的父母卻越來越健康、越來越精神!他們非但沒有成為我們的負擔,反而擔負起照顧、教導我們的下一代的責任,讓我們沒有後顧之憂,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一步一步邁向成功。

是法輪大法送給了我們再沒有疾病纏身的雙親!是法輪大法讓我們重新擁有幸福和美的家!在此我用我的親身體會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不要被別有用心的統治者製造的假相矇蔽!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法輪大法會使你和你的家人朋友受益匪淺。我也將一如既往地為助父母講清真相做點力所能及的事。

後記

寫此文時午夜時分,窗外電閃雷鳴,我無法入睡,耳畔常常響起孩子稚嫩的童音:媽媽,記住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看著孩子熟睡的臉蛋兒,我知道真、善、忍已深深扎根於他幼小的心田。明晨,我將指著天邊的紅日告訴他:雨過天空會更晴朗!我盼望著新的日出……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劉明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