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6月22日訊】近期,中國大陸傳出多起大學老師因授課言論,遭所謂的學生「信息員」告密事件。評論認為,中共利用信息員告密制度嚴控大學的思想意識形態,使監控與告密早已成為中國大學的常態。而這完全扭曲了正常的人際關係,也是對教育精神、整個民族文化的極大破壞。

3號,有網友在推特上曝光了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一份內部文件,題為「關於選聘2017級學生教學信息員的通知」。通知稱,為了加強對教學過程的管理和監控,在2017級每個班級中選聘一名學生信息員。

網友認為,這份文件相當於是表明,中共在大學公開招聘告密者。也有網友嘲諷,居然公開招聘告密人員?某黨(中共)撕下了遮羞布、開始赤膊上陣了。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官網顯示,早在2015年4月,該校就正式公布了所謂的「學生教學信息員制度實施辦法」,要求每個班原則上設立一名信息員,直接向學校教務部匯報。

西北政法大學副教授諶洪果:「它是(中共)加強對高校意識形態管控的重要方式,一直都這種方式的。不過這兩年更嚴重一些。實際上它就是一種間諜式的做法,到處都是監控,讓老師不敢出格,對學生當然是洗腦,肯定是違反教育的本質的。」

上個月20號,網上也曾曝光一份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發給教育部的報告。報告稱,該校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翟橘紅,在給本科班講授「政府結構與功能」時,對中共的修憲、國企產權制度以及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提出異議。

這被校方認定為「偏離教材、教學大綱」,「妄議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於是,該校建議對翟橘紅記過處分、開除黨籍、調離教學崗位,並建議取消其教師資格。

對此,外界普遍認為,翟橘紅被處分,和學生信息員告密有關。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它就等於是讓學生監控什麼樣的言行呢?就是不符合中共專制集團意志的這些言行。」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李元華副教授向《新唐人》表示,大學本是研究高深學問的地方,應該鼓勵學術自由的。但中共的監控讓大學老師就像囚徒一樣。

李元華:「就是讓老師不敢說話,大學失去大學的那種作用。那學術研究如果都是循規蹈矩、謹言慎行的,甚至說都是給專制集權唱讚歌的,如果是這樣的教師、傳遞這樣的思想,對於這個國家來講,實際上是沒有益處的,對學生也是沒有益處的。」

西北政法大學諶洪果副教授也談到,大學本來應該是守護學術、捍衛真理和倫理道德底線的地方。

諶洪果:「但是現在它這樣的一種方式,就已經導致學生出來就是屬於人格分裂的,到處都可以背叛、出賣,可以幹這樣的事情。」

《大紀元新聞網》發文分析,中共在大學裡的告密制度,已造成至少三大惡果。一是消滅了大學精神,二是破壞了師生關係,三是扭曲了學生的價值觀。這種告密制度,利用人整人,完全扭曲、毀壞了人與人之間正常的人際關係,也是對教育精神,整個中華民族精神文化的極大破壞。

5月31號,網上流出一份北京建築大學的行政處分通知。該校理學院副教授許傳青,被指在上課時言論不當,遭到學生檢舉。

根據網上信息披露,許傳青上課時,學生都在玩手機,於是她說:「如果你們不努力,日本就會成為優等民族,而我們就會成為劣等民族。」但她的話被告密學生斷章取義。

《美國之音》報導,89年六四事件之後,中國大陸重點高校就開始實行系統化的學生信息員制度。隨後,這一制度不斷推廣、普及。2005年,這一制度甚至擴大到一些中學。

近年來,譚松、楊紹政、曹振華、劉書慶等多名大學老師都因言論而被打壓,相繼被開除或調離教學崗位。

採訪/陳漢 編輯/李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