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15日訊】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的最後一人,王全璋律師,已經被羈押超過一千天,但一直音信全無,生死未卜。日前當局終於釋放出一點消息:維權律師陳建剛最近被警方要求就王全璋案件接受詢問。為此,外界推斷王全璋可能還活著。請看報導。

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律師自2015年7月9號晚被帶走後,在近三年中家人曾陸續委託近二十名律師代理案件,但律師們都無法會見王全璋,只知道他在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半年期滿後,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不過,最近王全璋的案情有突破性進展。

天津警方將北京維權律師陳建剛列為證人,並讓他4月13號10點鐘到北京法律援助中心接受詢問。通知還稱,王全璋案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

陳建剛對《自由亞洲電臺》透露,天津公安局說是履行補充偵查程序,是向他詢問一起發生在2013年,在遼寧省大連市涉及法輪功的案件。在該案中,陳建剛、王全璋、程海及梁小軍等多位律師為代理律師。2013年案件開庭時,律師程海因遭到法警暴力毆打導致庭審取消。

律師程海:「限制律師發言,也不讓律師會見。後面毆打律師。我在那個案子裡面被打了3次,一次在法院的門口,一次在法院的外面,還有一次在看守所裡面,整個公檢法的違法犯罪。律師非常客氣,最後剝奪了律師的辯護權。」

作為辯護律師之一,程海律師記得當年的案件,是有關幾名法輪功學員安裝衛星接收天線一事。最後法庭是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進行判決。

程海表示,王全璋案之所以拖這麼久,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當局在等王全璋認罪。但當局達不到這個目的,就採用拖延的方法消磨他的意志,等待時機。這也表明王全璋可能還活著。

程海還推斷說,也許王全璋在獄中提到讓陳建剛當辯護人。但當局為了打擊王全璋,就用一個莫須有的事件讓陳建剛當證人。因為從法律上講,當了證人就不能當辯護人,實際上是剝奪了他的辯護權。

藺其磊律師則認為,關押了一千多天也沒有找到證據,現在把幾年前的一個案子拿出來,完全不必要。

律師藺其磊:「庭審都有錄影的,有庭審筆錄的。它這個時候再調查,調查這個事是沒有一點必要。那為啥它專門弄一個這東西呢?無非就是把王全璋這個事有消息啦,王全璋涉嫌什麼什麼案。」

藺其磊律師認為,這次的風聲無非是當局為非法關押王全璋這麼長時間,找一個它們自認為合法的藉口。

王全璋案最近引發了外界更廣泛的關注。

在王全璋失蹤千日,其妻子李文足幾十次到最高法院投訴未果後,李文足4月4號開始「徒步千里尋夫」活動。後遭到當局強制阻斷,參與支持活動的人士也被強制送回,李文足本人在一度拘押之後遭軟禁。

此事立即成了世界各大媒體報導的焦點,香港還有民間團體到中聯辦抗議。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瑟•諾爾特(Heather Nauert)在官方推特上聲援李文足,同時呼籲釋放與709案有關的江天勇和余文生律師。

希瑟•諾爾特還轉發了李文足身穿「釋放全璋」的上衣照片。推文寫道,李文足呼籲釋放王全璋,並說他因為法輪功辯護,從2015年一直被監控。

藺其磊指出,當局認為,律師為法輪功辯護就是與党國作對,它就認定是顛覆國家政權,但這與這個罪名明顯不符。

藺其磊:「不管是王全璋是代理了法輪功案件、代理了其他案件,你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把人家關押一千多天。一個律師在法庭上的辯護跟顛覆國家政權有啥關係?」

藺其磊認為,對王全璋的羈押完全是違法的。官方明明知道他沒罪,就是要把他關押這麼長時間,完全是沒有法律可講,是在違法打壓。

採訪/易如 編輯/宋風 後製/鐘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