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13日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日前提醒參與「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家注意債務問題。國際問題學者指出,一些國家的政府熱衷於興建政績工程,特別容易陷入「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

4月12號,拉加德在北京舉行的一場有關「一帶一路」的會議上說,「一帶一路」倡議正取得進展跡象,但首要之務是要確保「一帶一路」計劃只會運用在需要的國家。她特別提醒,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可能會背上沉重的債務,她呼籲中共改善「一帶一路」計劃決策的透明度,如設立單一窗口、提供股東明確的訊息等。

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現在有一個情況就是說,這些債務國還不了債的時候,就跑去跟IMF求救,那IMF最後就是最大的債主,所以現在IMF很希望跟中國來合作,因為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過去的幾十年有很多經驗,他們在做貸放的時候,對那些貸放的國家有很嚴格的要求,要確保至少能夠拿回本金。IMF提出這個警訊,的確中國要特別謹慎的,像巴基斯坦已經沒辦法償還這個債務的利息了。」

華府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GD)3月發布報告指出,中共在亞洲、歐洲和非洲推動「一帶一路」計劃,已經讓巴基斯坦、黑山共和國、吉布提等8個國家陷入財務危機。

去年12月,由於無力償還欠下北京的債務,斯里蘭卡把一個具有戰略意義的港口的控制權交給了中共。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研究員喬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指出,一些國家的政府熱衷興建政績工程,特別容易陷入「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

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那些發展中國家的現任政府它也可能好大喜功,把政績算在自己的頭上。你陷入這個債務以後,發現可能這個錢收不回來,收不回來有可能像斯里蘭卡那個項目一樣,失去了這個項目的控制權和未來營利的需求,變成了變相的被中國人把這個東西拿走了,所以這個債務可能是一個隱藏的陷阱。」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這些國家如果跟中共的發展經濟的模式和思路相似,在國內建一大堆的高樓大廈、機場等等基礎設施,但實際上它很可能忽視了讓老百姓能真正富起來的,藏富於民的西方的發展經濟的方式,真正的讓市場活躍起來的發展模式,很可能最後就造成對中共的依賴,另外,因為老百姓並沒有真正的富裕起來,他這個債就很難還了,還不了呢,很可能就被中共控制了。」

希爾曼還說,中共的海外基礎設施項目打著互惠的旗號,但往往雇用的都是中國人,這讓這些項目對目標國的經濟促進作用大打折扣。

謝田:「中共一帶一路的主要的目的事實上轉移它過剩的產能和過剩的勞動力,把中國自己的失業問題帶到其他國家去,它往往盡量用中國的工人、中國的設備、中國的材料,那這些國家等於說平白的背上了一個巨大的債務,建出來的東西質量上它也可能保證不了,因為它沒有一個很公開明確的招標過程,歐洲人也是因此退出了一帶一路。」

藍述:「雖然說很可能他用的是一些中國的公司,但最主要的問題不在這裡,這些小國家,關鍵你需不需要這麼多的基礎設施,因為你借了錢,你是要還的。你可能並不需要建那麼多機場、那麼多橋樑,很可能你需要的是怎麼樣更靈活地去運用你的資金,為老百姓怎麼樣創造更多的致富的機會。」

基於中共「一帶一路」計劃帶來的危害,巴基斯坦、尼泊爾及緬甸最近紛紛取消中國企業參與興建水力發電廠等計劃,理由是不符合國家利益,且中企透過各種手段想要拿到經營權,招標過程缺乏透明。

採訪/常春 編輯/陳潔 後製/葛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