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10日訊】中共當局正在建立一套所謂的「社會信用系統」,目前在中國各地陸續試行。輿論普遍認為,它的真正目的是監控公民。有媒體則總結了中共對付那些低分數公民所使用的一些手段。

美國網絡媒體《商業內幕》4月8號的文章,總結了在中共「社會信用系統」中,被評了低分數的公民可能受到的懲罰,包括禁止搭乘飛機或火車、限制網速、禁止上好學校、阻止得到好工作、不准入住好的酒店,甚至點名羞辱等。2016年的一份政府公告,就鼓勵公司在聘用人員、簽署合同之前,參考當局列出的黑名單。

文章說,有九百萬個低分數的中國公民被禁止購買國內航班飛機票。三百萬人被禁止購買商務艙火車票。而根據去年發布有關書籍的作家波茨曼(Rachel Botsman)的說法,中共有可能限制低分數公民的網速,只是目前還不清楚具體機制。

另據《新京報》報導,去年吉林省拒絕服兵役的17人,不僅被納入個人信用黑名單,在各種懲罰手段中,還包括兩年內不得升學,取消其報考高、中等院校和復學、復讀資格。

安徽民眾蕭先生:「像我的信用評價體系,我已經被好幾個城市列為不受歡迎人士。還有我被限制出國的。還有我可能和政府打交道,做什麼生意,肯定會受到各種控制和制約的。」

安徽民眾蕭先生表示,雖然表面上看這套社會信用系統有維護社會運轉的作用,但最終目的還是維護共產黨的政權。只不過看上去更具合法性,實際上是更帶有欺騙性。蕭先生認為,中共現在最擔心的是政權崩塌,所以才說,你不能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

蕭先生:「所以說它們推出的這個信用評價體系,表面上看是使人與人之間的信用,以及人與這個機構、企業,包括政府部門的一些信用評價,但實際最終它是要用這個大數據為政權服務的,實際上是控制人的一個手段。等於千千萬萬個助手裡面又多出一個助手,叫做信用評價這個助手。」

中共2014年首次宣布「社會信用系統」,並提出要在2020年以前建成。該系統名義上是為了擴大金融服務,但外界批評其目的是監控公民,會淪為政治工具。

據媒體報導,復旦大學社會科學教授邵曉瑩此前在評價江蘇睢寧縣的信用信息分值時,認為條款中的規定給人一種暗示:上訪、告狀、網上舉報在睢寧都有很大「風險」。

NSBO分析師漢密爾頓曾在《金融時報》撰文說,這個社會信用系統可以通過重新調整,產生「愛國」分數——也就是評價一個人的觀點在多大程度上與執政的共產黨的價值觀保持一致。這是這項社會信用體系的核心:不僅用大數據來衡量信用得分,還要量化全體中國公民的政治傾向

漢密爾頓認為,這套社會信用評分體系注定要失敗。

煙台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師張忠順:「你為了思想控制,肯定是問題非常大的。而且政府即使做的話,恐怕也不敢在國際上公開承認。它是非常明顯的違背聯合國的人權宣言或者是人權公約的規定。中國這個政治體制比較特殊,誰都不說,但是大夥都知道,它這個東西會被濫用來維護它的政治體制中不能公開說的內容。」

蕭先生:「以後新政府成立之後,新的制度進入中國之後,我覺得應該根據這個信用評價體系,加入到他的個人信用裡面。如果說他現在老是給共產黨唱讚歌這種人,共產黨完蛋之後,不要讓他們坐飛機、坐火車,坐高鐵,不要讓他們成立公司,銀行也不要讓他們存錢,我覺得應該立法去限制他們。」

蕭先生說,要是說共產黨好就加分,就代表這個人信用高,那像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以及被抓的大量貪官,他們口頭上可都是最「愛國」的,但實際上這些人也是最自私的!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