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2月20日訊】中共國投煤炭原黨委書記趙凱捷,因受賄2500餘萬,被判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200萬。除了空手套白狼,趙凱捷還曾因孩子移民需要錢,找一公司老闆索要人民幣700萬元和加幣10萬元。

據大陸媒體2月19號報導,國投煤炭原黨委書記趙凱捷,去年9月被洛陽中院以受賄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5年。

趙凱捷不服並上訴。去年12月21號,河南高院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報導稱趙凱捷涉及四起賄賂,其中三起都與登封市煤炭發展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謝老闆有關。1997年謝老闆曾送給趙凱捷35%的股份,價值17.5萬元,趙一分錢沒出。兩次股權調整後,2004年趙凱捷實際持股價值增至840萬元,2001至2004年所獲分紅款共計1508萬餘元。

2005年,中共不許官員在煤礦投資入股,趙凱捷不得不退出股份。不過2010年,趙凱捷以退股上半年的分紅為由,找到謝老闆索要人民幣700萬元、加元10萬元。此時趙凱捷,已是國投公司分管開發工作的副總經理、兼任鄭能公司董事長。據他事後供述,真實原因是當年因孩子移民等原因需要錢。

浙江維權律師莊道鶴:「為什麼他有這麼大的身價,一張嘴就700萬?那是因為國企是全民的企業,而且這個權力不受監督的話,必然是公權私用,利益輸送,必然腐敗。」

2011年初趙凱捷再次以分紅為名要錢,向謝老闆索要3700萬,最終得到1000萬。

浙江維權律師莊道鶴表示,作為個體,行賄者肯定也會得到損公肥私的回報。受賄者利用國企的壟斷地位,在不平等的市場競爭條件下,保證行賄者能夠獲益。

莊道鶴:「那麼這還是個體制問題。國企目前是最腐敗的,堂而皇之的混淆公有和私有,市場經濟、計劃經濟的界線。」

莊道鶴說,在中國現行體制下,國有企業並非市場經濟的主體,也不遵守市場經濟的規則,這是問題的根源。

新唐人記者陳漢、王子琦、施宜君採訪報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