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15日訊】【熱點互動】(1724)孫政才魯煒遭「最狠」指控 兩會前震懾誰?

2月13日,中共政壇又傳來兩項重磅消息。前重慶市委書記、中共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被以「受賄罪」提起公訴。中共前網信辦主任魯煒被「雙開」,並被立案審查。重慶官方隨之痛批孫政才政治野心極度膨脹;而對魯煒的定性,中共官方的用詞極為嚴厲,被外界稱為中共定性用詞最狠的落馬老虎。那麼如何解讀對此二人的嚴厲指控?在兩會前,特別是在中國新年前高調宣布對此二人的處理又有何用意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2月13日週二,中共政壇又傳來兩項重磅消息,一個是前重慶市委書記、前中共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被以受賄罪提起公訴;還有一個是中共前網信辦主任魯煒被雙規並被立案審查。重慶官方隨即又重批孫政才政治野心極度膨脹;而對魯煒的定性,中共官方的用詞極為嚴厲,被外界稱為中共定性用詞「最狠」的落馬老虎

如何來解讀這二人的嚴厲指控?在兩會前,特別是在中國新年前高調宣布對此二人的處理是有何用意呢?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事件來做一些解讀和深度的分析。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感謝二位。在節目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孫政才和魯煒都在習近平第一任期內位高權重,但在去年下半年,兩人先後落馬。

2月13日,中共官方分別通報孫政才涉嫌受賄案被提起公訴、以及魯煒被「雙開」的消息。其中,孫政才去年9月底落馬時被控的諸多罪狀,如今只剩下一個受賄罪。

不過根據《重慶日報》披露,12日重慶市委擴大會議上,市委書記陳敏爾痛斥孫政才的「惡劣影響」和遺毒,用詞相當嚴厲。顯示孫政才政治上罪大惡極。

而中紀委對魯煒的公告,更是有著不同尋常的尖銳措辭。數十條的指控中,既有魯煒所犯罪行,也有其性格缺陷。《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稱,魯煒是被中共定性用詞「最狠」的大老虎。

相比起中共十八大後的打虎,十九大後整體局面似乎趨於緩和。

不過另一方面,外界猜測,目前的高層權鬥力道減弱,是否在為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回歸做鋪墊?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這個話題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信,或者打電話,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在YouTube上和我們文字互動。

破空我想先問問您,我們看到孫政才落馬是去年的事情,但現在就是被以受賄罪提起公訴,之前他其實罪名是有六項,而且相當嚴厲,當時有人說超過當時對周永康的罪名,現在只變成受賄罪了。能否請您跟我們談談當時那些罪名,還有現在的罪名-受賄罪,您怎麼解讀、有什麼樣的看點?

陳破空:所有的中共高官,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最初指控他的時候是六項、七項,最後都只有一項能入罪,因為最後一項能到法庭上去的就是貪污受賄,其它連權色交易都到不了法庭,因為那是個道德問題。另外,至於政治上的問題,終究定性政治腐敗,或者篡黨奪權,陰謀篡黨奪權,那些都上不了台面,那些是屬於權力鬥爭的部分。

但是為什麼最初會指控六樁罪或者七樁罪呢?主要是震懾內部、震懾黨政幹部,言外之意就是你們聽著,孫政才犯了這些,所以你們不要犯這些,不要以為他只是腐敗行賄,最終把他判刑的只能用腐敗,但實際上六樁罪也好、七樁罪也好,最後一樁罪受賄罪,其實孫政才只有一樁罪,兩個字:政變!

中共是個紅朝,仍然是個專制王朝,就跟五千年來一貫所做的那樣,封建王朝頭等大罪是謀反,所以謀反永遠是頭等大罪,其它都是次要的,你把國庫貪空都是次要的,謀反才是主要的,所以孫政才犯的是謀反大罪。去年他7月份落馬,8月份幾個上將張陽、房峰輝,甚至軍委副主席范長龍都有牽涉,甚至於太子黨的馬曉天都有牽涉,這裡面是政變陰謀,所以突然拿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當時希望在十九大之前消除隱患,顯然他最重大涉及政變陰謀。

所以言外之詞,話中有話,話外有音,在中共高層發布這份文件的時候,給老百姓說的好像此人無惡不作,不殺不足以平民怨,但不是說要殺,就不關不足以平民憤,就這個意思,但是對黨內幹部是你們自己要檢點,你們做了哪些哪些,如果你們有犯這些,孫政才就是你的下場。

主持人:我們看他這次遺留下來這樣一個受賄罪,其實受賄罪也很有意思,他把他歷來的職務,從順義縣到最後全都列了一遍,說他受賄,您怎麼看?

陳破空:吉林省有個領導說的,說孫政才受賄是建國以來少見的,就受賄之多。現在中共把它列出來,基本上從他的仕途一開始到現在整個都在受賄,比如說從順義區委書記、北京市郊區的順義區委到北京市常委、北京市政府秘書長、到農業部長、到吉林省委書記、到重慶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全部在受賄,這麼一個規律。

雖然中紀委講得很好聽,「反腐永遠在路上」,實際上是「腐敗永遠在路上」,而且說得不好聽一點,中共內部的官員怎麼提升的,大家已經看得很清楚,不腐敗不能提升,只有腐敗才能當官,只有腐敗才能提升。為什麼?這個秘密就在於:如果你是個清官,下屬對你不高興、害怕,下屬不會給你好評的,因為很害怕他,這種是清官,我們怎麼辦?反過來,如果他是個清官,上級不高興,因為上級在過去10年、15年、幾十年都是靠下級進貢的,你不進貢,你不貪怎麼給我進貢?我從哪裡來?所以說你要不貪,下級也不滿、上級也不滿,兩頭都不滿。

但你貪好辦,你平步青雲,可以說一路官運順風順水,一路上升上去。所以孫政才再一次證明你越貪你愈升官,你不貪不升官,你清官就等於零,出局。所以我認為人人都腐敗,孫政才只不過是個典型罷了,查出來而已,其他人還沒有查出來,不是說其他沒查出來,擺上來的被查出來,其他沒有被查而已,一查一樣可怕,大同小異。

主持人:趙培,您怎麼看孫政才被起訴以及他所有這些罪名的解讀?

趙培:其實我比較贊同陳破空先生的說法,我們說貪腐,大家想一想,孫政才是個寒門子弟,他沒有薄熙來的政治資源,所以他從第一步就得必須貪。那證明什麼呢?他從第一步開始他就得向上去送錢,在這罪名當中沒有講他向上去送錢,但是你仔細想想,他必須向上送錢。他不是一路貪腐上來的,他是一路送錢上來的這麼一個過程。他也就是在江澤民開啟了腐敗治國時代之後,一個寒門子弟怎麼能爬到中共的封疆大吏的一個教科書的版本?首先你得貪,一路得有錢,得貪,貪到的錢必須向上送,那麼向上送一步一步的投靠勢力然後上來。

另外他這個貪腐也特別有意思,大家看到貪腐罪裡面,大部分涉及到他在北京的時候,曾慶紅其實是當時向賈慶林推薦了他,以後他又跟賈慶林站到一個壕溝裡,和劉淇、江派大老站到一個壕溝裡,同時他又跟其它各派有利益輸送,也就是說一個寒門子弟貪污腐敗,然後投靠一個中共的上層大老,然後做到八面玲瓏,你才能夠達到封疆大吏的這一步。

所以這個過程其實是個挺驚心的過程,等於是把一個人徹底變成一個壞人的過程。所以網友們總結,薄熙來十惡不赦,周永康十惡不赦,徐才厚十惡不赦,郭伯雄十惡不赦,令計劃十惡不赦,這些人都怎麼了?因為他們都畢業於中共的中央黨校,這就是全球貪官大學的專業,所以整個就是中共怎麼樣把一個寒門子弟變成一個貪官的一個經典案例。

主持人:好的,破空,剛才您談到了它的政治因素,我們知道孫政才當時落馬很多人吃驚,是因為他算是內定的接班人之一,剛才趙培也說了,背後的勢力可能是各方勢力能夠接受的一個人物。但是他在被起訴公訴之前有一些媒體放風,比如說陸媒報導了孫政才的一些情婦,其中一位說情婦送他一個龍袍,所以有人說他的帝王夢可能是導致他下馬的原因,還不是政變的問題。是不是他本身如果想要去坐這個位子就帶來了危險了?

陳破空:接班人也好,帝王夢也好,政變也好,這是一體的,但是他肯定最後是有謀劃的,沒有謀劃不會。做帝王夢,我想中共大大小小的官都有,據說還有一個縣委模仿中央領導人閱兵,回去要盛大歡迎,還閱兵、還乘敞篷車,在胡溫時代。所以這個帝王夢都有,只是大帝王、小帝王而已,我認為他是有實質性的行動威脅了習近平的權力安全。

這邊說到他的情婦,先補充幾句,剛才趙培講到這些官員有一些寒門子弟要上升,你不可能不搞行賄,因為人家說過一句話,什麼叫哥兒們?在中國什麼講哥兒們?官場上、商場上說的哥兒們,很簡單兩句話說,一起喝個酒、一起嫖個妓,那個叫哥兒們,誰都逮住誰的把柄了,互相有安全感了,同舟共濟了,那就可以提拔你了。你要是一個清官,上級敢提拔你?第一,上級會認為你一毛不拔,不孝敬一點;另外,提拔你不安全,你是清官,你不是監督我嗎?揭發我嗎?所以孫政才現在在秦城裡喊冤了,這制度造成的!制度造成的!就算是制度造成的,你為什麼不為這個制度的改進做點力?而是僅僅在裡面貪腐?

說到他情婦很有意思,一般人說他以權謀色、權色交易,貪官全有權色交易,沒有一個例外,但是這個孫政才有點特別,一般來說靠美色,結果我們看到他的情婦好像一個比一個醜,他是商人情婦,一個叫黃蘇支,一看就是拿不出台面的一個醜女;一個叫劉鳳洲,也是醜女;後來一個段偉紅還沒有證明,跟他究竟什麼關係還沒有搞清楚,稍微長得有點姿色。

但這個劉鳳洲據說就給他算命,其實算得很準,算命先生跟她講說他有封疆大吏命,那不是嗎?那時候就是封疆大吏啊,重慶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是封疆大吏,後面有句話有所保留,說可能還有上升的機會。所以劉鳳洲弄個龍袍來在家裡掛著讓他拜,拜了能夠當帝王。所以據說前段時間,我們去年就說了,他曾在家裡拜龍袍。我當時做節目有人還不相信,有些五毛黨還說我亂造,你看現在中共自己都證明了。

所以這裡為什麼他這些情婦是商人?可能孫政才有些特殊癖好,男人貪是有普遍的一面,有的人可能有很怪的一面,有的人是戀腳癖,這個人可能是一個把商人跟情婦統一在一起,他才能夠覺得比較有味道。

主持人:我看陸媒分析說商人耳目靈通。

陳破空:對,一個是耳目靈通,他去監視別人;再一個,他覺得情婦隱蔽在商場比較保險,人看不出來;再一個,是醜女看不出來;還一個就是,孫政才最看重的是自己的後代,他跟他老婆胡穎只有一個女兒,他沒有兒子,他就要發展情婦看誰能生兒子,結果生了三個兒子,私生子,都是把他高規格的圈養起來。所以他可能不管情婦長的怎麼樣,關鍵是有錢又有才,然後給他生個兒子,然後將來能接他。

所以這些人到了21世紀腦袋還這麼的陳舊、這麼腐朽、這麼沒落,中共官場的高層腦袋裡不僅是帝王思想,他居然還有子傳父業的想法,還有世襲制的想法,你看多可怕!中共權力部分,官位部分真是全世界最落後的部分,是中國最落後的部分,看著中國的文明為什麼這麼低落?完全是中國共產黨最落後、最封建、最沒落的部分造成的,孫政才也是其中一個象徵而已。

主持人:趙培,剛才破空提到不同的報紙提到他過去的一些情況,但是我們不知道是不是屬於放風?其中《紐約時報》近期也刊登了一篇文章談到段偉紅這麼一個女富商,說這個人是溫家寶家族的白手套,但是文章中也說她的被捕可能是跟孫政才有關。我不知道您怎麼看?您覺得這個人和她的被捕是和誰更相關一些?

趙培:其實海外很多媒體,其實是有背後的人給它餵料的,江派的餵料肯定想把孫政才這個事情大頭的栽到不是江派人的手裡,但是根據他的一路升官的架勢和他在北京的官場的作風,明顯看出孫政才是屬於哪個派系的,比如說孫政才破格提升的是誰呢?是賈慶林。他是在王岐山和劉淇互相在,因為當時一個是北京市長、一個是北京市委書記,互相衝突非常激烈的時候,當時他選擇站在劉淇這邊,幫助劉淇在北京市政壇上打擊王岐山,他是做這麼一個角色。

在這個情況下,他的立場肯定是大部分站到江派這邊。為什麼要爆這個料呢?因為他在北京的官場上他要給各派利益輸送,他到重慶也是這樣。大家想一想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只有各派都不說你什麼的時候,你才能夠繼續往上走這一步。所以他應該在官場上屬於一個八面玲瓏,誰都能夠吃的開的角色。但是他站隊、他打擊誰的時候才能看出他屬於哪一派,他打擊的是王岐山,證明說他當時站到劉淇這一派,這也是他的一個政治立場問題。所以在批孫政才說他喪失政治立場,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律,就是說你拉幫結派了,你違反這個規矩,這主要是指他在北京幹得這個事。

那麼說給利益輸送的事,我給大家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李克強為什麼能當總理?他是屬於胡錦濤這個派系出來的,團派出來的,這是屬於他起家的派系,他不可能抹掉自己的這個根本。大家想想,他到河南當地方大員的時候幹了什麼事?他替江派的李長春去隱瞞整個河南愛滋病的這個血禍,把這個事情給埋掉了。高耀潔醫生在紐約也說了,李克強接手的時候疫情已經爆發,而且李克強找她談話留下一個很好的印象,也沒有報復她。但是李克強就是要解決李長春當時的「血漿經濟」造成的愛滋病蔓延的災疫的情報。李克強能夠讓江派也接受的原因就在這兒,他替江派隱瞞過醜聞。

大家想一想,江派要提拔孫政才,他肯定得讓孫政才給各派利益都送到了,孫政才才能夠更進一步,所以孫政才真正是屬於江派,正因為他屬於江派,所以他到了重慶是替……,他沒有按照習近平、胡錦濤還有溫家寶對他的期望,把整個重慶官場上鍋給揭開,到底當時江派在重慶官場幹了多麼惡劣的事給揭開,以至於把薄熙來給重判,薄熙來能夠在審判時還在笑,就證明當時重慶沒有仲裁他的黑材料。這個時候,他是不是喪失政治立場、違反中央八項規定、違反組織紀律呢?而且洩露組織秘密。

主持人:所以當時說他肅清「薄王遺毒」不力。

趙培:對,主要是指這個事。其實大家想想,能夠把薄熙來給踢到重慶的是誰?是溫家寶,溫家寶也是寄希望於孫政才能夠在那邊把這個鍋給揭開,結果孫政才去把那個鍋給掩蓋掉了。這樣的話,其實習近平、胡錦濤、溫家寶對他這個事明顯看出他站隊站到江派那邊,所以這個就是他在政治上落馬最大的問題,他跟江派的周永康和這個集團有勾結,這個時候才查他,才把他給爆出來。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紐約時報》談到的這個文章,劍指何人這樣的一個問題呢?

陳破空:段偉紅這個女商人出來其實有兩條線索,段偉紅一條線索的確跟孫政才有聯繫,另一條線索的確跟溫家寶有聯繫,但跟溫家寶的聯繫是怎麼回事呢?前幾年《紐約時報》還有其它報紙起底溫家寶家醜提到平安公司等等,段偉紅是出來承認過,她是說拿溫家寶的親戚來頂替她的股份,用這個來解說。其實事情相反,搞不好她才是白手套,幫溫家寶家族頂了。但是她跟孫政才毫無疑問的是(孫政才)在順義區當區委書記,她就拿到了機場有關的地皮,從那裡開始發跡起來。

但這兩條線索,這兩個故事,她跟溫家寶的故事未必能牽涉到溫家寶,因為中共這個反腐是選擇性反腐,除非有一件事可能牽涉到溫家寶,比如說如果孫政才的政變陰謀背後有溫家寶背書,或者默認,或者是支持,那會牽涉到溫家寶,如果沒有這一點,溫家寶是牽涉不到的,僅僅是貪腐是牽涉不到的,基本上中共高官各大家族都貪腐,不是因為貪腐能牽涉到。

我補充一下剛才趙培的話,實際上段偉紅接觸到孫政才有兩條線索,段偉紅她有兩條線索涉及到孫政才家和溫家寶家,但她出事是在9月份,孫政才落馬是7月份,顯示跟孫政才,他要出來挖孫政才身邊的商人;就跟薄熙來一倒挖徐明、挖身邊的商人;周永康一倒挖身邊的商人劉漢那些。所以同樣道理,挖孫政才是把這個女商人這些都拉出來,劉鳳洲、黃蘇支都抓了,拿商人來挖他的罪證。

但是孫政才本身有兩條線索,一條線索是溫家寶對他有提拔,有恩,從順義區委到北京市委到農業部長、吉林省委,這些都是溫家寶一路提拔和扶持,這是不能否認的,而且溫家寶家族也的確通過跟孫政才互相支持、有些互相獲利。但是孫政才卻是有另一條線索,那就是在北京市委的時候,他是站在市委書記這條線,北京市是市委書記一邊、市長一邊,權力鬥爭非常激烈,他先是站在賈慶林那邊,然後站在劉淇這邊。

他鬥爭的對立面是誰?是王岐山,市長王岐山,這就跟王岐山結下了生死大仇,所以這是一個問題的關鍵。王岐山當了中紀委書記絕對不會放過孫政才,一定是把孫政才給盯死的,而王岐山心理非常有數,孫政才從北京順序幹起就肯定有貪腐,所以王岐山一直在等這個機會,一直在觀察孫政才。如果孫政才沒有謀反,那也倒罷了。如果被習所收編,習其實還有2次去看過孫政才,一次到重慶、一次在兩會,考察孫政才能不能被習所收編。但是孫政才是一意孤行,自己以為自己很不錯,得到各方面人馬的支持;同時自己不是團派,沒有像胡春華那樣受排擠、受打擊,他很自以為是,以為有獨立王國。

然後這個王岐山一路跟著他,跟著他之後最後發現有謀反這方面的東西之後,把他過去那些全清算出來,王岐山最後是一舉兩得,一方面幫習近平消除了心腹大患,另一方面王岐山報了一箭之仇。那就是當年孫政才在北京跟著賈慶林、劉淇反王,他是市委秘書長權力很大,處處封殺王岐山,達到那個生死大仇的地步,所以說今天就是一個報應。

主持人:是,所以我們看官方對於孫政才的用詞也是非常嚴厲的。我們來談談第二位落馬的老虎,就是魯煒。那我想請趙培來解讀一下魯煒的用詞,官方用詞非常嚴厲,所以現在大家就說是用詞「最狠」的,基本上把各種最惡劣的形容詞全都堆砌了一番,那麼包括什麼「對黨中央極端不忠誠」,「四個意識」個個皆無,「六大紀律」項項違反,然後說他毫無廉恥、專橫跋扈等等,就是你怎麼解讀現在給他列的這些罪名?

趙培:其實這個罪名背後都是有事實基礎的,因為魯煒是屬於什麼派系呢?大家看看臉書在記錄中國這個事情上的這個態度你就能知道中宣部裡面是一個什麼情況。臉書在今年1月份更換了駐華的首席代表,什麼意思呢?就是他駐華首席的代表就是打通中共高層關係的。

我們知道扎克伯格在2014年的時候見過魯煒,而且就在臉書的辦公室裡面;那麼在2016年通過魯煒見過當時的中宣部部長劉雲山,證明當時整個中宣部可以說是劉雲山、江派這一條線完全把握,那麼當時扎克伯格是想通過這個打通關係進來。那麼現在證明是這一個派系,魯煒被拿下來就是警告江派在宣傳系統的人。

那麼江派在宣傳系統到底幹了什麼?其實主要一點就是對習近平「高級黑」的情況。大家知道被稱為「周帶魚」作家的周小平,是誰非得推到習近平面前呢?習近平非得跟他扯上關係呢?是魯煒。而且周小平鬧什麼笑話,之後網上一概的馬上就把習近平給牽扯進來,那麼是誰在做呢?是魯煒在做這個事。而且魯煒在搞這個互聯網大會上,本來中共的互聯網是臭到家了,但是魯煒能夠造假,這讓上面覺得我們在外面還不錯,最後一看全都造假!這種「高級黑」的東西其實是非常惡劣的,那麼讓習近平背了不少黑鍋,而且你還說不出什麼,而且他是打著習近平的名義去做,這等於就是一個陽奉陰違,而且是一個以權謀私的情況。

而且他掌握了那麼多網絡水軍,你比如說周小平出一篇文章,網絡上發動水軍集體轉載,所以很高的點擊率、很高的轉載率。另外,網絡本身是一個很有錢的地方,比方說現在的網絡直播平台,你開給誰、不開給誰,這都是魯煒。那麼魯煒在其中也把北京權貴很多人給得罪乾淨,那麼「高級黑」加上貪腐足以讓魯煒下台;同時要敲打江派在這個宣傳系統裡面的劉雲山和裡面的勢力,告訴他們,不是鐵板一塊,一定能把你們打下去。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為什麼對魯煒的定性這麼狠呢?

陳破空:這個中共現在發明一些數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這個說得我們眼花撩亂,說孫政才什麼違反「七個有之」、「十個必須」。好了,現在說這個魯煒「六大紀律」、「四個意識」什麼全都違反,所以我們查都查來不及。

主持人:「四個意識」,我都不知道這個代表什麼?

陳破空:對,「四個意識」,什麼大局意識、政治意識等等。古代有《三字經》,中共有「十字經」,所以說我們一遇到貪官污吏、高層我們就去查,我們都背不下來,太複雜了!而且那個「十個必須」我也查了,太抽象了,什麼堅持唯物主義辯證方法,這跟貪腐有什麼關係?我都搞不清楚,反正就套。

魯煒這個人雖然不管給他套四個、八個也好、六個也好,給他套,其實他跟那個孫政才,孫政才就是兩個字,謀反,就是政變;而魯煒是什麼呢?突出自我。因為這個時代是大樹特樹習近平的時代,但是魯煒居然要大樹特樹他自己,這才是他的罪大惡極。

舉一件事情,前幾年習近平訪問美國,那時訪美,因為中美關係不好,所以美國給習近平的行程,華盛頓只有1天,大部分行程在西雅圖3天,結果就叫魯煒打頭陣,結果魯煒跑到西雅圖大樹特樹他自己,到處跟美國人吹牛,講很多的名言錦句,又假裝到處開玩笑,搞的美國人都問他說,你們部長各個都像你這麼幽默嗎?然後他又坐在人家臉書總裁椅子上不動,教訓別人,到處把風頭出盡了,習近平才到。所以那個時候就引起了習近平非常不滿。你究竟在樹誰?你把誰放到鎂光燈下?所以這是犯了一個政治上的大忌。

還有一個,接下來他在國內也樹自己,舉例來講,搞他這個部門啊,在國外他們說成什麼呢?什麼「網絡沙皇」、又是中國互聯網什麼等等,最後《時代》周刊評兩個中國人上,一個習近平,一個他,他居然跟習近平都上了《時代》周刊百名名人,中國兩個,他跟習近平上去了,那習近平心裡什麼滋味啊?大家可想而知嘛!就像毛澤東時代一樣,毛澤東上了,如果還有一個什麼中紀委官員上了,怎麼辦?毛澤東不把他掐死才怪呢!所以造勢造到這個程度。

而且他在國內他搞獨立王國,他搞互聯網的時候,他的左、他的封鎖那就不用談了,他關鍵搞獨立王國。他怎麼搞呢?習近平對他不放心,就派了一個叫徐麟,習家軍親信,去當他的副主任。其實徐麟去是收集他的證據,他顯然就不給徐麟安排關鍵工作,處處排斥,有關鍵的東西他把徐麟排斥在外,所以這肯定又引起了習近平的不滿。

另外,指證他的罪狀裡面有很多條,其中一個說「匿名誣告他人」,匿名誣告可能有幾種事情,一個可能是反習,比如說網上突然出現一些聲明反習、倒習的公開信,他是主管互聯網的,也有可能他牽涉到了,他脫不了嫌隙,第一個。第二個誣告呢,就是王岐山,他有可能針對了王岐山,比如說是不是跟海外爆料,有什麼聯繫啊、有什麼聯合等等,有可能涉及到王岐山。還有一個就可能涉及到徐麟,徐麟因為是他的副手,他明知道習近平要拿徐麟接替他,所以他就可能誣告徐麟,給他搞了很多罪名,最後可能被查出來等等。

所以這一次給魯煒下達的這個罪名,被國內形容「最狠」的指控,實際上你要看古代皇帝指控這個叛賊、反臣,指控這個貪官就是那樣的,就突然開始宣讀皇帝、朝廷的指控,要把誰逮捕、就地正法,就開始宣讀,說某犯不知皇恩、背叛、陽奉陰違,什麼明裡一套、暗裡一套、貪贓枉法,最後什麼逮捕處死,四個字四個字,你看魯煒那四個字四個字念下來,又是陽奉陰違,又是毫無廉恥,然後又是匿名誣告,四個字四個字下來,我們當然背不完,四字經一路下來。這證明兩件事情,第一個證明習近平當局對魯煒有多恨;另一個證明了目前的中共政權真的是封建王朝,就是專制王朝,做法和用詞都是專制王朝那一套。

這個魯煒當然有經濟問題,經濟問題很簡單嘛,他在廣西新華社幹的時候,他主管房地產他就貪了1千萬;跑到北京的新華社主管時又主管房地產,又貪了4千萬。然後還說他以權謀色,他跟那個孫政才,孫政才說「權色交易」,這個說「以權謀色」,就說人奶宴。當然人奶宴他們不好直接說,中共怕太扯了,說是出入私人會所,私人會所又是四個字。說到了人奶宴就是跟高官一起搞雜七雜八、亂七八糟那些東西,搞得好像連中共也不好意思說。這個是肯定的。

但是他主要的問題還是政治上的問題,就他沒有投入習陣營,沒有跟從習,沒有跟上來,而且對抗巡視組的巡視,就跟古代的地方官員對抗欽差大臣的巡視一樣,欽差大臣到了,他陽一套陰一套,應付了事,所以被人家檢舉。所以它整個處理模式就是古代皇帝對一個古代貪官的處理模式,真的是古代皇帝對古代的反賊、叛賊、反臣的一個處理模式。

主持人:那我還有一個問題,趙培我想問問您,就是我們知道魯煒被稱為中國互聯網的沙皇,「網絡沙皇」,但是他很多話是很雷人的,他一些被傳誦的名言,比如說有一次港媒問他說,facebook網站在中國是不是被封的?他說我不知道你說的這個網站是不是封的,我沒用過;但是他說你的網站在你家裡,我怎麼可能跑到你家裡去把你的網站封了呢?這話聽起來好像他基本上連互聯網是什麼都不清楚,那這樣一個人怎麼會當上網信辦的主任呢?

趙培:其實網信辦屬於中宣部管,那麼網信辦的主任就不是一個技術職位,是一個中共控制輿論的職位,它是一個審查部門,魯煒只是做一個傳聲筒,他其實是按照中共的意志封鎖網絡的一個傳達者,所以很多很狠的政策下來並不是魯煒一個人要這麼幹,而是中共作為一個背後的政黨要這麼幹。這是很多海外媒體對中共官員缺乏的認識,就是中共這個黨性是這麼體現出來的。

魯煒做這件事情,剛才講了,其實所有思想出發點都來自於新華社對他的培養,在新華社的時候大家也知道他幹了什麼事,2001年他在新華社當新聞主編的時候,主要做的就是偽造假新聞、誣衊法輪功、自焚偽案,他出的新聞特別多。

他這個角色,如果按照外國人理解,網信辦主任是個技術角色,他應該知道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未來趨勢是什麼樣,要鼓勵一些什麼產業呀,這是個技術職位。那麼不對!其實中共沒有技術職位,只有一個傳聲筒,他就把他當時在新華社那一套拿出來,我隨嘴胡說你們又能怎麼樣!沒想到這在外面是丟大人的事情,你一個網信辦不知道網絡封鎖、不知道當時江澤民建立的長城防火牆怎麼回事、臉書怎麼被封了你都不知道!你來說這一套,那麼你怎麼看的這個網信辦主任呢?所以就是這個問題。

說他是個傳聲筒,大家想一想,魯煒落馬之後,中國互聯網的管控放鬆了嗎?沒有放鬆啊!我最近搜索VPN這個事情,中共封鎖VPN,推廣官方VPN,你的VPN等於對中共沒有秘密,它能看到你的所有商業機密、個人隱私。那麼誰來推VPN這個事?就是網信辦。比如說淘寶上你賣VPN的,不受中共控制,它就約談你。誰約談?網信辦,浙江的網信辦也好,哪的網信辦也好,證明即使魯煒下去了,中共對網絡的封鎖,對自由知識的封鎖、新聞的封鎖是一刻都沒有停。所以不是魯煒一個人的責任,是中共特別黑的問題。

主持人:破空,請您談一談,這兩個人都在同一天被高調的公布,離中國新年還有2天的時間,這樣一個時間點公布,您覺得它有什麼樣的意味?

陳破空:先補充一下,關於魯煒他有很多的名言,他除了對外國人說:「你的網站在你家,我怎麼跑到你家去封鎖你的網站呢?」故意這麼說。他還有一句名言,他在2015年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的時候,當著全國的觀眾說了一句話,「沒有一個國家的網民像中國這麼自由,連美國、日本、歐洲都比不上!」睜眼說瞎話,胡扯、詭辯是中共官員的特色,所以他這樣才能當官。

剛才趙培也提到,他在烏鎮開互聯網大會的時候弄虛作假那件事情,習近平出席大會,因為外籍人數不足,很多外國人不來,他就把留學生、駐華的外國人、各種膚色的都湊起來,表示五湖四海開大會。以為這是「高級黑」得罪習近平,不見得。如果他不反習,這不會得罪習近平,因為中共就是搞造假的!中共領導人去慰問民眾,民眾是假的,有的是慰問專業戶,演戲;去愛滋病村握手,握的是便衣的手;還有去看民眾人山人海的,那都是便衣,都是演戲;包括去一大,中共七個常委去,周圍都是臨時調的黨員幹部在那裡演戲。

同樣道理,魯煒在烏鎮幹的只不過是共產黨經常幹的那一套,就是要演戲,人不夠怎麼辦?你自己想辦法,怎麼想辦法?反正各種外國的膚色給我湊起來,就表示世界性的互聯網大會開始了。這個絕對不會成為他的罪名。但是一旦他落馬了,這個就成了罪名,就叫欺上瞞下,欺瞞皇上,欺上瞞下,而且是陽奉陰違,等等都可以扣上。

魯煒能夠當大官,完全共產黨的哲學,他到了秦城也會大喊冤:我是按照共產黨教我的做人,我是黨校培養出來的,我是新華社培養出來的,我全部按照你,有什麼錯啊!但是人家不跟他論這些,就論你的腐敗就行了,認罪伏法。

所以妳剛才提出來孫政才跟魯煒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提出來呢?我覺得兩個:一個是春晚要開始了,我相信今年的春晚肯定是一片紅,據說國內各個城市到處大幅標語,路口、菜市場、高速公路到處大幅標語,什麼「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尤其現在找路都是要找標語才找得到,找不到就告訴你,遇到「牢記使命」就往左轉,看到「不忘初心」再往左轉,你看到「奮勇前進」再往左轉,然後你看到「蒼蠅老虎一起打」再往左轉就到了!所以今年的春晚肯定一片紅,而且肯定要講反腐,要演反腐的小品。

所以孫政才和魯煒拿出來是對春晚一個強心針,同時給兩會祭旗。因為兩會,王岐山又復出了,極可能任國家副主席,有人在觀察能不能兼任國監委主任這個事情。所以極可能一起一落,有的人下去、有的人上來,所以這是對開兩會那些各級官僚一個警告,不得在政治上有陽奉陰違,搞政治腐敗就查你的經濟腐敗。而且六種人,這次說了,六種人裡面把魯煒定位為典型的「兩面人」,而把孫政才定義為典型的「野心家」,所以實際上對現有的高級官僚的震懾,尤其是對出席兩會官僚的震懾。

主持人:趙培,您怎麼看?這樣一個時間點,如果是震懾的話,有什麼直接的跟這兩個人相關的震懾的這樣一個關係嗎?

趙培:大家知道中共這些老頭子們利用過年搞個串聯,互相發發牢騷,湊一塊兒針對當前政治局的事情,這是很可能存在的。大家看一看這個罪名,為什麼把魯煒罵得這麼重?他搞小團體、幹什麼搞串連這些事情,那不就跟這些老人們說了不要中國新年搞串聯。明年兩會,大家知道除了王岐山可能回歸之外,還有一個是習近平思想可能放到憲法裡面,就是修憲的問題,就是不要再對中央有異議。這是一個明顯的警告,中國新年期間,老頭子們、江澤民老老實實的待著不要去看戲了,就這麼個意味在這裡邊。

另外一個,它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孫政才最大的問題就是,不立太子這個事就定了,你還想穿龍袍,沒有門!那麼也就定了未來為剩下的,中共如果能活到二十大,以後整個北京的官場、整個政府最終誰定調,就是確定了習近平定調的唯一性,以後要選太子也是習近平選,不能由你們曾慶紅推薦,或者江澤民推薦,沒門了!所以這是對他們的最大警告。

陳破空:孫政才跟魯煒被查的事情,根據他們全部的故事,你可以看到應驗了中國網民的一個順口溜,這個順口溜是:「不查,都是天災;一查,都是人禍。不查,處處鮮花;一查,全是豆腐渣。不查,都是中國人;一查,都是外國籍。不查,個個人模人樣;一查,全都男盜女娼。不查,都是孔繁春;一查,都是王寶森。」後面這句話香港人、台灣人可能不理解,實際上中國人都知道,王寶森原是北京副市長,貪官,後來開槍自殺了;孔繁春是中共塑造的所謂雷鋒式的典型,什麼勤勞工作、為黨國奉獻。

孫政才從頭至尾的貪腐,而魯煒是十惡不赦,百個罪名都齊全,深怕紙不夠寫,寫一頁、百頁、千頁紙都不夠寫,形容詞都用完了,還創造了很多成語,不僅有成語用在裡邊,還創造很多東西放進去,我看有些語法都不對了,語法都不講究,到了這個地步。就說明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確是很激烈,而且內部的腐敗的確很深重。今天落敗的貪官應該想一想,他在任上的時候應該幹點什麼積極的事情,否則你落下去的時候不僅會被你的政敵所拋棄、當局所拋棄,也被老百姓拋棄。

主持人:我覺得在中共的體制內可能做不了什麼,也許遠離這個體制還可以自保一點。破空,您可否對他們的刑期做一個推測?

陳破空:孫政才肯定是無期徒刑,甚至有可能更嚴重,或者說死緩,當然不會死,一般來說死刑不上政治局常委;魯煒基本上是無期徒刑,當然看魯煒交代得怎麼樣,如果魯煒弄出很多人來也可能判他18年、20年,這有可能。但是孫政才無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以上是躲不了的,因為謀反,那是不得了,讓他永遠在監獄裡待著,永遠不得翻身。

主持人:非常感謝,我們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