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09日訊】從1月11日起,中共將全面封鎖虛擬私人網絡(VPN),這使國人「翻牆」變得更加困難。目前,許多大陸網民利用VPN應用軟件和SD-WAN的網絡接入,繞過中共的防火牆,獲得外界信息。在中共強力封鎖下,不僅大陸網民被信息封鎖,而且數以萬計的駐華外企也面臨著麻煩。

據外媒披露,中共官方將在1月11日之前,全面封鎖VPN的應用軟件,這將給利用這些軟件「翻牆」的外國企業和外商帶來麻煩,並使數以萬計的駐華外企處於更加孤立和倍受監控的地位,不得不在去留之間做出選擇。

中共一直對VPN虎視眈眈。中共為禁止國民瀏覽境外資訊,建立長城防火牆。大陸網民只能通過VPN「翻牆」來繞開中共的網絡審查。陸媒稱,中國的VPN用戶可能已多達9,000萬。

2017年1月22日,中共就已經收緊了對VPN的監管。許多在華外國公司使用VPN代替昂貴的專線來處理國際通訊。7月份,蘋果從中國App Store刪除了VPN應用程序。

2017年7月份,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中共要求三大國營電信商,阻止客戶使用VPN應用軟件,並計劃2018年2月1日全面封鎖VPN應用軟件和SD-WAN的網絡接入。中國企業用戶則可透過租用專線連結互聯網,但須先註冊以利監管。

網易報導稱,據SD-WAN Experts獲得中國電信頒布的一則通知顯示,中共要求中國各大商用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在2018年1月11日前,封鎖TCP端口80、端口8080和端口443。

端口80,通常用於承載HTTP流量的TCP端口;端口8080和端口443則用於承載HTTPS流量,如果這些商用ISP的客戶有意繼續訪問這些端口,必須通過當地ISP註冊或申請以重新開放端口。

中共聲稱,封鎖VPN不會給外國企業帶來麻煩。工信部一名高級官員否認外國公司會受到影響。但是外國企業高管說,去年9月份之前,這樣的說法或許成立,但是9月份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

日經亞洲評論報導說,中共打擊VPN的行動從去年9月份開始加劇。廣東一家日本公司僱員平野隆平,在10月份的某個早上感到沮喪,因為他無法連上日本的視頻會議。其他公司也遭遇同樣的頭痛問題。

北京一家電子元件製造商無法連上日本的服務器,因此無法獲取客戶數據。上海一家食品製造商被切斷了跟公司局域網的連接。

北京的多家服務公司無法連上總部的信息系統。湖北省一家汽車配件製造商發現它無法向一些人發送電子郵件。

上海斯達典雅信息系統公司高管說,「自從9月份以來,我們看到我們的日本公司客戶詢問通訊問題的數量飆升。」「我們無法再打廣告,因為我們不能處理更多客戶。」

日本三大電信公司之一的高管說:「中共當局在關閉VPN,這造成最新一輪麻煩。」據說數百個VPN目前仍然存在,但是中共政府「打算在明年上半年之前徹底剷除它們」。

「我們完全無法做互聯網搜索。」廣東省一家日本汽車配件製造商的僱員說。「我們打電話給日本同事,請他們幫我們搜索。他們通過郵件將信息發給我們。」

一名訪問中國的日本代表團成員說,「中共似乎決心收緊對互聯網的控制。這是為什麼美國和歐洲減少對中國的投資。是時候日本該深思了。」

中共全面封鎖VPN技術上做不到

中共打壓VPN不僅外國企業受影響,更會影響到上億中國網民,甚至有網絡工程師因提供VPN服務被當局判刑。

廣西壯族自治區貴港市平南縣民眾吳向洋是個網絡工程師、VPN服務器搭建者、境外網站登陸軟件服務商。吳向洋因提供翻牆VPN服務,去年12月被判刑5年6個月,並被處罰金50萬元人民幣,目前被羈押於平南縣看守所。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說,當局對吳向洋重判,是為了對民眾形成一種威懾效應。現在在大陸,民眾別說是搭建,哪怕只是使用VPN,警察一旦偵測到就會立即上門將人帶走。很多像吳向洋這樣搭建或分享VPN技術的人,都被警察警告或威脅。

不過胡佳表示,中共對互聯網的封鎖手段步步升級,但中共的牆築得越高,民眾翻牆的手段也隨着進一步升級。

香港IT專家黃先生說,海外翻牆軟件就像家與國外網站中間的橋樑,為用戶隨機地提供VPN伺服器的海外動態IP地址,以避過中共的監控,無論中共如何封鎖,也不可能封鎖所有IP,只能採取被動策略,見一個封一個。

他說,這就是翻牆軟件為何過去一直能夠繞過中共防火牆的原因。

前雅虎中國總經理謝文對新唐人表示,全面封鎖VPN在技術上是做不到的,「因為只要用戶連接到海外任何一點,都可以從那裏再連接出去」。

互聯網觀察自由人士古河說,中共的防火牆有很多漏洞,並不像想像的那麼厲害,「中共不是在物理上面斷網,它想封鎖VPN,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記者李蕓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