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克江:對毛澤東忠心耿耿的羅瑞卿被逼跳樓

【摘要】當年,毛澤東走到哪,羅瑞卿就陪同到哪,因此,被稱為「毛澤東的大警衛員」。毛澤東曾講,「天塌下來不怕,有羅長子頂着」,「羅長子往我身邊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然而,到了1966年3月,毛澤東有個批示:大意是羅瑞卿是漏網的「高饒分子」,執行的是資本主義軍事路線,在政治上是反黨反人民的,作風上一貫飛揚跋扈,要批倒批臭,徹底打倒。1966年3月18日,絕望中的羅瑞卿給夫人郝治平留下遺書後,縱身從他住的三樓跳下,企圖通過自殺以證明他對毛澤東的忠心,結果,雖然沒死,卻導致雙下肢跟骨粉碎性骨折,嚴重傷殘。

1966年中4日至4月8日,中共高層在北京京西賓館開會揭發批判羅瑞卿的問題。與會者包括軍委常委、各總部、公安部、國防工辦、國防科委、軍事科學院和大部分軍區、軍兵種負責人。會議最後作出了「關於羅瑞卿錯誤問題的報告」,稱羅瑞卿「敵視和反對毛澤東思想」,「推行資產階級路線,反對毛主席軍事路線,擅自決定全軍大比武,反對突出政治」,「妄圖奪取兵權,達到他篡軍反黨的罪惡目的」,是「打着紅旗造反」的「埋藏在我們黨內的『定時炸彈』」。會議決定撤銷羅瑞卿的最後兩個職務——中央書記處書記和國務院副總理。

羅瑞卿也參加了這次會議,一次又一次作檢討,就是通不過。每當他要為自己申辯時,就被群起而攻之,他只有坦白、交代、挨整的份兒,不許沉默,不許抗辯。他後來回憶說:「所有到會的人,不僅見面不打招呼,不講一句話,都是以十分敵對的眼光望着我,太難受了。」實在沒招沒轍了,1966年3月18日,羅瑞卿給時任總理周恩來打電話,求見毛澤東,卻被周恩來一句話給擋回去了。當天深夜,絕望中的羅瑞卿,給夫人郝治平留下遺書後,從他住房的三樓縱身一跳,想以死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沒死成,雙下肢跟骨粉碎性骨折,嚴重受傷。羅瑞卿跳樓不久,在一次會議上,周恩來邀請葉劍英元帥作詞,葉劍英將宋朝辛棄疾的「將軍百戰身名裂」改為「將軍一跳身名裂」,以志紀念!

羅瑞卿曾經是深得毛澤東信任、位高權重、身兼黨政軍多項重要職務的中共高級官員。他是中共第一任公安部部長,從1949年到1959年,任職長達10年。當年毛澤東走到哪,羅瑞卿就陪同到哪,因此,被稱為「毛澤東的大警衛員」。毛澤東曾講,「天塌下來不怕,有羅長子頂着」(羅瑞卿身高1米82),「羅長子往我身邊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1955年,羅瑞卿被授予大將軍銜;1959年4月,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1959年中共廬山會議後,被任命為軍委秘書長、總參謀長、國防部副部長,此後,還曾擔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國防工業辦公室主任、人民防空委員會主任、國防委員會副主席等。但是,中共官場,此一時,彼一時也。1966年3月,毛澤東有個批示:大意是羅瑞卿是漏網的高饒分子,執行的是資本主義軍事路線,在政治上是反黨反人民的,作風上一貫飛揚跋扈,要批倒批臭,徹底打倒。正因為此,曾經風光無限的羅瑞卿一下子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三月會議「後,由葉劍英主持寫了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批轉的「中央工作小組關於羅瑞卿錯誤問題的報告」,並被下發到縣(團)級。葉劍英說:我們同彭德懷、黃克誠的鬥爭,我們同羅瑞卿的鬥爭,都是兩個階級、兩條道路、兩條路線的鬥爭。羅瑞卿這一小撮篡軍反黨分子雖然被揪出來了,但是他們的陰魂不散,他們的惡劣影響還沒有肅清,在某些方面還在起作用。所以,在文化大革命中,同樣存在着兩條路線的鬥爭。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通過了發動文化大革命的通知,羅瑞卿被打成「彭、羅、陸、楊反黨集團」成員。隨後,中央成立羅瑞卿專案組,對他進行長期審查。

1966年12月20日深夜,一群紅衛兵突然闖入了羅瑞卿的病房,把他從夢中驚醒。紅衛兵不容他說話,用病床上的床單胡亂一包,將穿着病號服的羅瑞卿連拖帶拉,塞到了一輛汽車裡,由北京醫院拉到郊外一個部隊(羅道庄警衛2師)的駐地,隨即將他關進有衛兵看守的一間房子里。從此,羅瑞卿開始了長達7年的監禁生活。

對羅瑞卿的第一次批鬥,是在他被抓走之後的第4天。1966年12月24日,有關方面通知羅瑞卿開會,要他穿上從家裡帶來的棉衣,說要穿厚一點才行。一個衛生員拿來兩卷繃帶,把他的傷口未愈的左腳包了又包,扎了又扎。吃過早飯後,羅瑞卿被押送到了北京工人體育館。那天的批鬥大會主要是批判以羅瑞卿為首的「篡軍反黨集團」的,陪斗的有他的夫人郝治平等。

1967年3月4日和5日,又一個更大規模的批鬥「彭羅陸楊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的大會在工人體育館召開。這次陪斗的有劉仁、萬里、吳冷西、周揚、童大林、安子文、肖向榮、梁必業、郝治平等。幾十個人,站成一排,每一個人都掛着一塊沉重的大牌子,上面寫着打着黑叉的名字,後面站着兩個膀大腰圓的紅衛兵,一人扣着被批鬥者的一隻胳膊,再一齊揪住脖領,這是「噴氣式」。會場上又打又罵,還有拳打腳踢。羅瑞卿被放到一個筐里抬到會場上,當時,他左腿的傷口浸透着鮮血,經過的地方留下斑斑血跡。

以後,不斷的批鬥主要是在軍隊系統。有時是三天兩天一斗,有時是四天五天一斗,也有一連斗好幾天的,一直斗到1967年3月底。1967年初,羅瑞卿的傷口嚴重惡化,不僅原有傷口未癒合,而且在它的附近又長出幾個膿包,很快成為新的傷口,已經封口的老傷口又重新潰破流膿。3月14日,專案組不得不同意羅瑞卿住院治療。醫院的人說:「要麼帶着傷口過下去,經常換藥;要麼把腳跟骨拿掉,那就可以封閉傷口。」羅瑞卿只得同意拿掉腳跟骨。然而,就在他住院的5個月中(4月至9月),仍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醫院外,共有31次被拉出去在大會上批鬥。其中一次,他手術不滿一週,還未拆線,就被拉出去批鬥。

1967年9月16日,專案組命令羅瑞卿出院。剛出院,羅瑞卿的腿大痛起來,一動作,特別上下汽車是痛得忍不住,晚上痛得睡不着覺,不僅不能向左側卧,也不能仰卧,只能勉強向右側卧。他自己買了一個熱水袋,每天熱敷幾次,皮膚都燙黑了,還是一點效果沒有。以後醫生要他買點四環素吃,說吃了就好了。羅瑞卿買了60粒,吃了10天,仍然無效。不久,發現腿腫起來了,他被送到附件的部隊醫院拍了幾張X光片,當時,醫院什麼也沒有說。11月20日,專案組不得不同意羅瑞卿再次住進301醫院。這回確診是嚴重骨折,才又開始斷斷續續的治療。1968年2月11日,在左股骨頸骨折和左跟骨髓炎未愈的情況下,羅瑞卿再一次被迫出院,繼續受到專案組的日夜審訊。

1968年6月1日,疼痛難忍的羅瑞卿給中央寫報告,提出:左跟骨動了幾次手術,傷口仍然不好;又跌斷了左股骨頸,請求再治一治。傷口如治不好,則把左腿截掉。7月14日,羅瑞卿第三次住院治療,301醫院做出手術方案,但是一直拖到1969年1月25日的深夜才做手術,截去了左小腿三分之一的部分。3月2日再次做手術,摘除了羅瑞卿跌斷但並未壞死的左股骨頭。

羅瑞卿在自傳中說:「從1966年12月20日深夜到現在,這3年來的經歷就是受審、坐班房、寫材料。一切人世間的侮辱都受過了,受夠了。」

1969年6月6日,羅瑞卿被轉移到空軍司令部以南什坊院東屋內「監護」。這一時期,羅瑞卿的主要是寫自傳。那時,「犯人」在室內打蚊子要喊「報告」,上廁所要喊「報告」,經哨兵允許方可去打,方可去上。羅瑞卿行動不便,室內有一個小衛生間,有時,他喊了「報告」,看守卻故意刁難,不予應允。有時,羅瑞卿說「實在憋不住了」,看守仍然讓他「等一等」。在實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他不得不提出抗議。當時,「犯人」被允許自費訂閱一份《人民日報》。有一個看守收到羅瑞卿的報紙後,自己先看,看完才給羅看。有時故意慢慢看,就是不把報紙給羅。有一次,看守看完了報仍不給羅,羅瑞卿就向他要,看守死活不給,還奚落他是「反革命分子」。羅瑞卿勃然大怒:「豈有此理,我抗議,我要告訴你們的上級。」看守像沒聽到一樣,直到下崗時,才將報紙交給羅瑞卿。第二天看守來時,兩人又為報紙的事吵了起來。如此爭爭吵吵的事不斷。

1971年9月13日,寫入黨章的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在蒙古摔死了,中國政局又開始新一輪的變化和運動。1972年1月5日,羅瑞卿被轉移到木樨地附近的政法幹校繼續被「監護」。此時,他的生活條件有所改善。不久,專案組向他傳達了中共關於「九一三事件」的通報,並要他揭批林彪。1972年6月15日,他開始寫揭發林彪「反革命罪行」的材料。寫完這個之後,接着又寫了揭發林彪「歷史問題」的材料。揭批林彪之後,他才獲准在北京醫院的病房和親人團聚。直到1973年11月24日,被專案審查達7年之久的羅瑞卿的監禁生活才完全被解除。
  
羅瑞卿真正被打倒,是在1965年12月,毛澤東親自主持召開的中共上海工作會議上。這是毛澤東發動十年文化大革命前中共最高層的一次重要會議,用周恩來的話說,類似1959年「打倒彭德懷」的廬山會議。會議在揭發批判羅瑞卿「反對突出政治」等問題後,就撤銷羅瑞卿軍隊內的一切職務問題,進行了表決。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表決結果是:毛澤東、周恩來、朱德、林彪贊成;劉少奇、鄧小平、陳雲反對,4比3通過。中共政治局、中央書記處的38人的表決結果是:29票贊成,2票反對(彭真、劉伯承),7票棄權(劉少奇、鄧小平、陳雲、賀龍、陸定一、李富春、譚震林)。這次會議對羅瑞卿來說,非常突然,沒有任何思想準備。在周恩來和鄧小平受命跟他談完話之後,羅瑞卿提出求見毛澤東。當時,中共最高層已經決定,不准他見毛澤東。

現在都說是林彪要整羅瑞卿,實際上,真正要整羅瑞卿的正是毛澤東。因為當時毛澤東在下一盤大棋——蘊釀發動文化大革命,打倒劉少奇、鄧小平等一批他所謂的「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睡在他身邊的「赫魯曉夫」。而要打倒劉鄧,牢牢掌握軍權是最關鍵的關鍵。但是,當時的軍委副主席,在軍隊中威信最高的林彪長期養病,把軍委大大小小的事務都全權交給軍委秘書長、總參謀長羅瑞卿處理。羅瑞卿當時在黨內是中央書記處書記,在政府內是國務院副總理,在軍隊內是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的當家人,權力很大,權力一大,就有些忘乎所以,「盛氣凌人,鋒芒畢露」(毛澤東語)。

比如,1965年5月,中共軍委就軍隊戰備問題舉行會議,除軍委主席毛澤東、軍委副主席林彪外,軍委主要成員均出席。因為此次會議事關中共支援越南及重大戰備問題,總結發言理應待報毛、林批准後再做。葉劍英元帥為了這個總結發言做了長時間準備,但是,羅瑞卿大將事先未經請示,即以會議主持人身份作總結發言,把葉劍英元帥涼在了一邊。後來,毛澤東就此大罵羅瑞卿:「羅長子不是軍委主席么!也不是軍委副主席么!黨內也不是政治局委員么!怎麼由他做總結發言?有的老帥組織了一個班子,準備了一二個月的總結發言稿,怎麼不讓這位老帥做總結?聽說羅長子的總結發言事先沒有經過軍委其他領導看過?大將也不只他一個么!現在許多元帥和大將怎麼沒工作幹了?黨政軍的工作就靠羅長子一個人干?中央的五級幹部定級的名單上怎麼連國防部長的簽批也沒有?」毛澤東是最看重軍權的,最擔心軍隊高級將領不把他這個頂頭上司放在眼裡的。僅此一件事,羅瑞卿就犯了毛澤東的大忌。

羅瑞卿跟主持軍委工作的軍委副主席賀龍走的太近,又犯了毛澤東的一個大忌。毛澤東、林彪、羅瑞卿都是從井岡山出來的,都是紅一方面軍的,這一支是毛澤東的嫡系部隊,而賀龍是紅二方面軍的,是另一個山頭的,尤其是,賀龍非常有個性,在毛澤東看來,不是一個死心塌地緊跟他的人。抗戰時,賀龍在山西,經常稱毛澤東為「毛大帥」,每當收到延安的指示,他就會說,「嘿,毛大帥又來了一條命令。」50年代初,賀龍任西南軍區司令,鄧小平是政委。毛澤東決定取消西南軍區時,他很不滿意,說:「為什麼要取消大軍區啊?這是黨中央和毛主席怕我們造反!」在賀龍家裡,不管是客廳,還是辦公室,從沒掛過一張毛澤東的像。全國掀起「學毛主席選集」的熱潮時,他卻對女兒說,「應該好好學習劉主席著作」。他擔任國家體委主任期間,1962年,毛澤東接見國家乒乓球隊並觀看球員表演時,賀龍站在門口看了10分鐘就走了。1964年毛澤東接見運動員,國家體委主任賀龍沒露面。1964年毛澤東過生日舉辦家宴,席開3桌,賀龍卻借口身體不好未去,而與廖漢生等在家裡打撲克閑聊天。在1966年國際乒乓球邀請賽閉幕式上,當樂隊奏《東方紅》時,全場起立,賀龍卻一個人起身走了。他的夫人薛明在家裡從電視上看到這一場景,禁不住喊出聲:「糟了!」而賀龍跟劉少奇、鄧小平的關係卻比較密切,這是毛澤東最不放心的。

毛澤東一直在觀察羅瑞卿與劉少奇、鄧小平等人的關係。早在1953年12月下旬的一天,毛澤東把羅瑞卿等召進中南海,問道:「中央要分一二線,我如果退到二線,怎麼辦?第一線由誰主持?」羅瑞卿聽了猛然一怔,不明所以,但還是囁嚅的說:「如果主席退居二線,當然由少奇……」他沒有再說下去。毛澤東聽了,臉色很不好看,用手指着羅瑞卿說:「你鼻子不通,嗅覺不靈!世界上人睡覺有些睡在床上,有些睡在鼓裡,我看你就是睡在鼓裡。」「你們知道有人搞陰謀,在北京組織地下司令部嗎?……搞陰謀、組織地下司令部的就是高崗。他要在我退居二線時,當黨的副主席。」1962年中共」七千人大會「之後,毛澤東明顯對劉少奇不滿。劉少奇、鄧小平等在一線主持中央工作後,與羅瑞卿等人的關係也比較密切。1965年5月,劉少奇在接見外賓時曾說:我們的國防部長的接班人是羅瑞卿。這是毛澤東最不願聽到的話。1959年,國防部長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講了幾句毛澤東不愛聽的真話,被毛澤東罷了官,毛澤東親自提名林彪任國防部長。誰當國防部長,這是毛澤東說了算的,豈容劉少奇多嘴!生性多疑的毛澤東不得不懷疑劉少奇和羅瑞卿之間有什麼特別關係。

1965年10月,毛澤東通過江青等人花了8個月時間準備,最後由姚文元寫成了《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在上海發表。這是毛澤東非常看重的一篇文章。正是這篇文章的發表,揭開了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序幕。但是,這篇文章在北京卻遭到中央主持工作的劉少奇、鄧小平以及中央書記處書記、北京市委書記彭真的頑強抵抗。毛澤東早料到《人民日報》、《北京日報》不會轉載,最讓毛澤東不能容忍的是,歷來「高舉毛澤東思想」大旗的《解放軍報》也同劉少奇、鄧小平、彭真等人站在一邊不予轉載。為此,毛澤東專門讓上海市委書記陳丕顯給羅瑞卿捎話,表達他對北京各大報都不轉載「姚文」強烈不滿。毛澤東此時是在給羅瑞卿最後的機會,以證實毛澤東對羅瑞卿的看法及其對劉少奇、鄧小平的態度。但是,羅瑞卿沒有當回事。直到1965年11月27日,羅瑞卿陪毛澤東在上海會見柬埔寨軍事代表團時,才發覺事情不妙。當晚,羅瑞卿特意去見江青,想再探一些消息。江青當著他的面大罵彭真,至此,羅瑞卿才深感事態嚴重,馬上將與江青談話的情況向彭真做了彙報,兩人才決定讓《北京日報》、《解放軍報》11月29號發表「 姚文」。由此,毛澤東的想法終於得到「證實」:羅瑞卿不是自己的人!

在十年文革中,中共最高層有兩個人將毛澤東看的最透徹,一個是周恩來,一個是林彪。如果沒有毛澤東的旨意,林彪是絕對不會自己主動跳出來打倒羅瑞卿的,因為毛澤東以非常手段在廬山會議上罷了彭德懷的官之後,正是林彪向毛澤東推薦,讓羅瑞卿接任軍委秘書長、總參謀長、國防部副部長的。當時,毛澤東說:這個人渾身是刺,你不怕?林彪說他不怕,加上周恩來也支持林彪的提議,毛澤東才表示同意的。

——轉自《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