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7月06日訊】幾天前,樂視創始人賈躍亭夫婦資產被凍結的消息,震驚了與樂視有關的供應商,因擔心樂視破產,紛紛前來追債。目前,位於北京的樂視大廈門口已躺滿了討債的人。

張金(化名)是浙江某裝修公司的負責人,他從浙江趕到樂視大廈,追討被樂視拖欠的350多萬店面裝修款。他的公司負責樂視手機在浙南地區的店面裝修,現在公司規模不大,加上工人也才20人左右,樂視移動已拖欠了他350多萬裝修款。

「去年10月份我們還在加班加點,幹得熱火朝天,結果突然樂視通知說暫停和我們的合作,從去年5月拖欠的賬款也不給了。我之前都沒有意識到的,樂視畢竟是個大公司嘛,上市企業對吧,沒想著說防著他們,理解他們有個債務週期的。」張金接受陸媒採訪時抱怨道。

「以前(2015年到2016年6月)合作時都不怎麼來,現在欠了錢反而來得更勤了。」而張金往返一趟的花費超過了一萬,最久的一次呆了15天。

張金說這是他們第7次來樂視大廈,樂視總共欠了差不多8000萬,每家公司,從300萬到700多萬不等。「欠了這麼多錢,我就和我認識的廣東、江蘇地區的供應商們商量,進京要債啊,剛開始組織了23家,中途又來了2家。為了要債,我們都買了4個擴音器了。」

張金這群討債的供應商都是中小公司的老闆,他們偶爾還會拿出電腦、手機處理公司事務。他們願意放下手頭生意,趕到北京討債,因為雇來的工人要的不是自己的錢,不會盡心。

供應商們將兩個擴音器錄上「樂視還錢,賈躍亭還錢」的口號反覆播放,在樂視大廈前臺登記處,左右兩邊各擺了一個。樂視前臺還貼上了「樂視還錢」4個字,走進大堂就能看到。

他們已準備好長期要債,每人都帶著瑜伽墊,背著礦泉水,三三兩兩地躺在樂視大廈大廳。餓了就訂外賣,困了就倒頭大睡,累了就到大廈廣場散散步,伸伸懶腰,或者在大廳隨意蹦躂幾下。

2016年11月,賈躍亭在一封公開信中承認,快速擴張導致公司資金短缺,燒錢速度不可持續。樂視的資金困境也影響了賈躍亭在其公司中的地位。2017年5月,賈躍亭卸下樂視網首席執行官一職。而上週在北京舉行的樂視網股東年會上,賈躍亭承認樂視的資金問題比去年更嚴重。

上週,法院支持中國招商銀行(CMB)的請求,凍結了樂視系3家公司的部分資產以及樂視創始人賈躍亭和他妻子甘薇的個人資產,總價值12.4億元人民幣(合1.8億美元)。

招行凍結賈躍亭夫婦資產的舉動,立即引起了「銀行界」對於樂視貸款的「幡然清醒」。外界認為,凍結資產往往是進入破產程序的前兆,這一法院命令也許會導致其他樂視債權人提出一連串類似請求。

而早在近半年來,就已不斷前來討債要錢的供應商們,日前在樂視大廈再次聚集,高喊「樂視還錢!」。

6月20日,一群園藝工人們帶著馬扎聚在樂視大廳,他們基本上不玩手機,只低頭聊天或睡覺。

王彗(化名)是這家園藝公司的會計,「我們公司從2012年起就和樂視合作,負責整個集團的綠植業務,不過在上個月樂視終止了和我們的合同。從2016年5月起,樂視就開始拖欠賬款,共計100多萬元人民幣。這一年,我們跑了十幾趟,每一次行政部門都說會儘快讓財務部結清賬款,但是沒有一個明確的還款時間。他們(樂視行政部門)哪兒管得了財務的事,空頭支票而已,我們見都沒見過財務的人。」

王彗表示,「現在我們的資金很緊張,不得不把一些活兒交給其他公司來做了。我們老闆都已經連續3天沒出過辦公室門了。」

北京下午的室外溫度幾近40度,23名園藝工人在靜坐了5、6個小時後,都有些疲憊,要麼歪坐在馬扎上,要麼三五成群斜躺在大廳鋪設的地毯上,印有「樂視還錢」4個紅字的白色T恤變得皺巴巴的。

對於討債能否有成效,聚集在樂視的供應商們想法不一。

大部分人認為,「這麼一家大公司,領導們還是會怕臉上無光的吧。」「只要樂視這塊牌子在,樂視手機欠的錢就可以還上。」

而張金卻有些不確定,他擺了擺頭說道:「老賈還在,孫宏斌進入前他是樂視的老闆,不過現在不是了。」

王彗也不太樂觀,「我們之前給樂視發了律師函,其他供貨商也在封賬,但是沒有任何結果。」在靜坐3、4天後,這家園藝公司還是打道回府了。

其他供應商們要債的決心雖然很堅持,但在聽說招行拿出強硬姿態催債時,他們也有些慌了。

李文(化名)是江蘇地區的供應商,樂視欠了他500多萬。「銀行把樂視資產凍結了,我們當然很害怕啊。樂視手機遲早有一天要完蛋,但是樂視這個牌子不會倒吧?哎,應該不會倒吧,它不倒我們就一直在這兒了。你採訪不要寫我的名字,會影響到我的客戶群。」

李文表示,「不得已誰要來這兒呢,我們就是沒有其他辦法了,封帳、發律師函、找媒體,都不管用啊,樂視現在就是個無賴。我們給樂視(手機)開疆擴土,拚死拚活做推廣,今天就這樣把我們一腳踢開了。我現在隨時都掛念著我的生意啊,我的公司還要生存下去吧,我們整天來,樂視自己的員工都覺得好笑。」

追債的供應商們和樂視員工上下班時間一樣,從早上10點進場到晚上6點回賓館,他們晚上住在快捷酒店,因為蹲守時間太長,早已和酒店的工作人員熟識。

之前,樂視曾派出30多名保安組成人牆,站在公司門口,不允許供應商進來,但現在樂視門口稀稀拉拉地站著3、4個保安,供應商們在樓下高呼口號也置之不理,「他們保安都被欠錢,誰來攔我們啊。」一位供應商說。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