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北京色情娛樂場所為何掃不完

12月25日上午,北京警方通報稱,據群眾舉報,經縝密偵查,12月23日晚,北京警方依法對涉嫌存在賣淫嫖娼違法犯罪活動的多個場所進行查處,從現場位於東城區東直門南大街的保利俱樂部、海淀區板井路的藍黛俱樂部、海淀區大鐘寺東路的麗海名媛俱樂部查獲涉案嫌疑人數百名。

官方報導中特別強調:消費群體疑有大財團CEO。這種人均消費上萬的色情娛樂場所,顯然不是平民百姓能去的地方,大財團CEO光顧一點也不奇怪,平日裡進進出出的幾乎都是有頭有臉的達官貴人乃至揮金如土的富豪。

折騰半年之後的一紙決定再次引起強烈的公憤,也再次觸發全社會的恐懼,選在聖誕節前釋放出如此荒謬的處理結果,可謂精心算計,馬上要過聖誕節元旦了,人們因為關注聖誕節元旦,可以淡化負面影響,沒有想到引起的輿論狂潮依然還是如同排山倒海。檢方很聰明,故意泄露了案情細節,或許他們更清楚:歷史終將做出公正的審判!

北京的色情娛樂場所為何掃不完?北京公安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來一場掃黃行動,敲打幾家在業界有影響力的色情娛樂場所,有意思的是,掃黃行動往往都是一陣風,色情娛樂場所從未遭受過毀滅性的打擊,更沒有得到徹底的根治,掃黃行動一旦收場,色情娛樂場所依然火爆如常。

今年5月23日上午,也就是那樁冤案發生不久,北京警方曾對外通報,西城區塞納河俱樂部、海淀區紫御國際俱樂部、海淀區豪錦時代國際會所、朝陽區嘉樂麗歌廳、朝陽區紫水晶歌廳、朝陽區今夜星光歌廳等6家娛樂場所因存在涉黃、涉賭違法行為被責令停業整頓。

北京警方表示,今年4月起在全市開展以住宿業安全制度落實、取締無照場所、嚴控涉黃、涉賭警情為重點的專項清理整治行動以來,發現存在問題場所261家,依法罰款處罰52家,責令整改204家,取締黑旅館22家,行政拘留違法人員17人。整治活動打掉賣淫嫖娼違法犯罪團夥68個,抓獲涉黃違法犯罪人員600餘人。

色情娛樂場所涉黃涉賭是老問題不是新問題,北京也不例外,一旦色情娛樂場所不涉黃不涉賭,其存在的價值就不大了,在寸土寸金租金昂貴的京城,更不可能正常經營下去,更談不上獲取暴利,因而北京對色情娛樂場所的整頓並不是常年進行而是區分季節,每隔一段時間或幾年才搞一場聲勢浩大的掃黃行動。

北京掃黃是歷屆公安局長的主要政績,大凡新局長上任,都要靠掃黃樹威揚名,進而拾階而上。人們或許還記得,2012年4月20日至5月30日,北京也曾查處安全管理制度不落實、涉黃等違法違規歌舞娛樂場所48家,其中,名亨、悠唐、中國城等3家知名高檔場所被查出存在組織介紹賣淫等違法犯罪行為,中裕、碧中海、瀟湘、富貴人生等4家歌廳存在有組織「脫跳」淫穢表演等問題,紐約、夢幻鑫山角、雲龍、灼熱冰點、華麗夜色、環球等6家存在IC卡安全管理制度不落實的問題。同時,警方還對110舉報多、群眾投訴多的派麗舫歌廳、灣仔情等歌廳進行了查處。

滿屏都是那樁折騰了半年之久的冤案,幾乎所有的評論都被刪除,我的評論甚至發都發不出來!呼呼!據說一位叫高遠東的教授很巧妙地表述:「一個警察的錯變成了警局的錯,市局的錯,市府的錯,央視的錯,檢方的錯……一錯再錯,一個可糾正的偶然錯誤變成一種必須堅持的必然錯誤,變成一種制度的錯誤,一個政權的錯誤,各位大人們真的覺得很合算嗎?」

北京警方對色情娛樂場所的掃蕩,人們印象最深的莫過於2010年,當時新任公安局長傅政華走馬上任,燒的第一把火依然也是掃黃!而且掃蕩的是在京城紅火十多年的「天上人間」。在坊間談資中,這個有著「京城第一選美場」之稱的夜總會不僅僅是色情娛樂場所,更是一種尊貴身份或特權的象徵。每逢警方掃黃,坊間總有人不屑一顧:有本事就去查查「天上人間」。

2010年5月11日夜,身著治安、巡警、特警多種警服的數十支警察隊伍突然衝進了位於北京東三環邊的這個奢華娛樂場所。第二日清早,一條消息引發公眾奔走相告———「天上人間」和其他3家頂級娛樂場所被勒令停業整頓6個月。這是對有償陪侍處罰的最高上限。連北京警方自已都吃驚,那次掃黃「力度空前,高調罕見」。

辦案人員事後說,當晚,為防走露風聲,參與辦案的人員統一關機,事先許多警察並不知行動計畫。多年來,北京警方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來一場掃黃運動,只是「天上人間」夜總會總能在每次掃黃中神話般安然無恙。2010年5月11日晚,專項行動採用治安、刑偵、巡警、特警等多警種聯合行動。一下子端掉了包括「天上人間」在內的4家豪華夜總會,查獲有償陪侍小姐557人,查處賣淫嫖娼團夥149個,35家存在違法行為的娛樂場所被責令停業,其中31家存在賣淫嫖娼行為。取締有招嫖行為的髮廊256家,抓獲作治安拘留以上處理的涉嫌組織、容留賣淫以及賣淫嫖娼違法人員1132人。

針對那年掃黃季節的大動作,央視主持人白岩松在《新聞1+1》中曾給予高度評價:「顯示北京向某種特權進行堅決的挑戰,並且捍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樣一個概念。你看天上人間在大家傳說之中已經被神化了,甚至時間長了之後,不好的這種現象都被大家認為,好像你也必須去面對了,背後有背景等等,似乎是一個特權之地,但是這回打了。」

不知從何時起,城市習慣於把色情業包裝為娛樂業,儘管每隔一段時間各地都要針對娛樂業來一次掃黃行動,其實幾乎所有從業者對此都習己為常,知道掃黃行動一過,色情業會比以往更加活躍更加繁榮。無論是投資者和幕後的老闆,還是色情從業者,都會加大力度,把掃黃行動造成的損失迅速找補回來。

無論是力主掃黃的官員還是色情業者都很清楚,色情娛樂業表面看上去有風險,收益卻要遠遠大於風險,幾乎每一個上規模的色情娛樂場所,幾乎都會涉黃涉賭,而背後都有各不相同的保護傘在庇護,色情娛樂經營者往往會把暴利留給背後的庇護者,因而色情娛樂業在中國一直長盛不衰穩賺不賠。

早在2001年,就有海外媒體曝光中國色情產業至少有500多萬三陪小姐,每年帶動的消費不少於5000億。現在過去十多年了,從事色情娛樂業的人數毫無疑問也是大大增加了,每年帶動的消費不少於萬億!如果沒有各地權貴默許庇護,每個地方的色情娛樂場所不可能長久不衰!對不少地方而言,色情娛樂業已經成為創收乃至拉動經濟的手段,色情娛樂場所已經走向了專業化、產業化甚至公開化。

運動式掃黃年復一年,不僅無法撼動色情娛樂業的繁榮,相反每一次掃黃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機會。這種色情娛樂場所,能像北京「天上人間」存續十幾年不倒的現象很罕見,每當各地警力班子調整,色情娛樂場所都會受到一次局部衝擊,投資者必須重新尋找並投靠新的保護傘,才能躲過新一輪的掃黃行動。

在中國,常常光顧色情娛樂場所的最大群體是誰?不是那些揮灑汗水的農民工,也不是那些養家餬口的上班族,而是那些揮金如土的權貴和富豪。一個城市色情娛樂場所的繁榮,往往能夠折射出這個城市的畸形生態,以及權貴和富豪們崇尚迷戀淫亂的生活方式。

可以說,任何一個色情娛樂場所背後,都有保護傘在撐腰,大大小小的保護傘才是今日中國黃賭毒氾濫的罪魁禍首,不打掉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保護傘,對色情娛樂場所的任何運動式整頓掃黃都只是虛晃一槍!運動過後,幾乎所有的色情娛樂場所還會涉黃涉賭。不信,請記住,過不了多久,人們又會在北京看到相同的掃黃故事。

──轉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