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消失了將近一個星期,一些節目預先錄製了,有的朋友看到我出現在5月13日紐約大遊行當中,我確實沒有想到會有上萬人去遊行,很多人在紐約街頭認出我,和我合影,也有不少北京人,他們說「真行,沒想到北京人當中出了一個爺們兒。把老百姓心裡話都說了出來。」這就是天象的變化,當人們對中共還懼怕的時候,沒人敢出來,當中共營造的恐怖氣氛破產的時候,這個圈就畫圓了,也就是一件事情就要結束了,另一件事情就要開始了。

前兩天,令計劃被拿出來三項罪名,人們竟然沒有多大的反應,為什麼?因為所有的人都在等著江澤民這只蛤蟆冒最後一個泡。把蛤蟆掛起來才是一件值得大家說的事情。剩下的都不夠資格。大家等待的是一個朝代的崩潰,中華民族的再一次復甦可能勝過文藝復興時期的羅馬,人們重新恢復對自己生命的尊重,和對神佛道的尊重。

最近《動向雜誌》的報導中《1500名高官直系親屬被邊控》說:


「習王反腐再度祭出大動作:約1500名高官親屬被限制離境並須上報財產、護照、國籍等資料,江澤民高居該名單榜首,現任常委劉雲山和張高麗名列其中。另有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吳官正等共42名直系親屬、17名親屬接到通知。」


江澤民被限制出境(網路圖片)

有人說,江澤民都這把年紀了被限制出境有什麼意義?它被限制出境的意思就是被管制。江澤民最後一次風光出鏡是2015年9月3日大閱兵,它的排名突然被提前,緊跟在習近平的後面。我當時的分析是習近平被天津大爆炸炸暈了,他知道江澤民要殺他,他不清楚江澤民背後到底有多大的力量,所以把自己和江澤民綁在了一起,誰殺習近平就連江澤民一起死。在中華民國戰勝日本人的紀念日進行大閱兵,習近平凸顯了國家體制的概念,表明習近平從江澤民手中拿過了權力。自那以後,死人的時候,江澤民出來了幾次,以後就不見出來了,大家都等著它什麼時候被掛起來了。現在它的名字又被提出來了,結果是「限制出境」。


大閱兵江澤民登上天安門城樓(網絡圖片)


「由王岐山主管的中紀委牽頭,協同中組部、中共中央政法委一起,於4月25日下達〝關於黨政軍、國家機關部門高級幹部家屬、親屬(包括離退休省部軍級及以上本人、家屬、親屬)出境出國若干規定〞的通知,通知自即日起生效執行。」

上面提到的三個部門是中共黨體制內的組織、部門,不是國家的,就像我說的,共產黨一定會用共產黨的方式、組織、原則、殘酷的手段幹掉共產黨內有名有姓的官和家屬,滿門抄斬的做法,殺空為止,名義都是以反腐和保黨出現的,最後中共體制中除了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哥仨綁在一起,其他人搞不好都是他們的敵手,都面臨著被滿門抄斬的命運。但這哥仨也有家屬,他們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變老,那麼被滿門抄斬的官、親友不都是他們的死敵了嗎?還保什麼黨?那些人明確的遭遇,好似中年喪妻、老年喪子之慘烈,能不恨得咬牙切齒嗎。


「已經接到限制出境、出國通知的中共中央省部軍二級家屬、直系親屬有1570多名,其中涉及離退休高層者達1150多名,其中屬國級、副國級者有159名。

在涉國級退休高層的名單中,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高居榜首,另有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吳官正等共42名直系親屬、17名親屬接到通知。」

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吳官正是2012年習近平上台前的政治局常委,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包括前面死了的徐才厚、郭伯雄、薄熙來、周永康,現在他們的家成為了他們的監獄,畫地(家)為牢,你信不信?這些人家的門口都有人24小時在車里呆著監控。習近平殺的是整體的中共高官,當初跟他一起開會的人。


「而在副國級高層中,陳至立、回良玉、王樂泉等十餘官員共有百餘名直系、旁系親屬進入名單。」

這都是江澤民年代的左膀右臂,傳說,陳至立是和他「赤裸相見」的人,而她曾經主管中國的教育。


陳至立(網絡圖片)


「在職國級高官中,劉雲山、張高麗兩人共有直系親屬11名、家屬5名進入名單;而在職副國級高官則包括了劉奇葆、王勝後等人數十名直系親屬和家屬。」

江澤民在十八大獲勝的標誌是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當中相當一部分具有實力的官員都是江澤民嫡系人馬,在反腐的過程中死了那麼多的人,但並沒有觸及到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以及現任中央委員的絕大多數。但限制出境這樣的做法,就等於把2012年十八大江澤民獲勝的結果滿門抄斬,抓了主要的所有的人,以及之前的十七大、十六大等的政治局常委。

從去年10月份開始,習近平見過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之後,回頭就對軍委體系進行政改,所謂的軍事改革,其實是削兵權,砍掉四總部,廢掉七大軍區,付出的代價是劉源。成立五大戰區之後,其實還是摻著沙子,舊的機構全沒了,新的機構,新的面孔,做的事情只能是唱官調,不敢私交,只能看著習近平成為總指揮。習近平等於是拿下軍權了。不管是上將、中將、少將現在都成了「蝦米醬」了,全被削掉兵權了。所以我們看到了今天的場面,就是抓人。你以為動刀動槍才能政變嗎?

更有意思的是,


「此次行動由王岐山親自坐鎮,孟建柱、趙樂際及栗戰書等皆參與指揮有關行動,責成所有被限制離境、出國的家屬、親屬必須在60天內書面上報有關財產、護照、國籍等資料。該《通知》特准上報後一個月內可以作出補充及糾正,如果超過3個月限期後,經複核查證發現作假或隱瞞,將一律視情節作出處理或直接移交司法部門查辦。」

這才死人呢,4月25日下的通知,到現在還不到60天,也就是說這些人正處在煎熬的時候,還有一個月的補充和更正期,這就是整死人,比如一個官弄了十個億,說,還是不說?那種煎熬的滋味得什麼樣?以自己的家畫地為牢。這是真正文革手法。


「王岐山在4月29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對此放出〝重話〞稱,反腐敗鬥爭的〝攻堅戰〞已經打響,時間已經不允許遲緩及妥協,並強硬聲明,這次要〝動真格、設時限啃下硬骨頭,在19大前夕見分曉。〞報導還稱,這也是習近平對中紀委工作的〝最新指示和鼓氣〞。」

就是說,2016年之後從反腐走向亡黨階段,這叫「攻堅戰」。習近平把省部級高官,軍級以上的高官家家都給封了,然後說19大前見分曉。那誰開19大?把人都殺沒了,怎麼開呢?


「根據通知,這次行動和往常有不同之處,是把有關通知直接交給在職和退離休高官手中並要求籤收、確認。」

大家可以想像這些風雲一時的高官們接到通知的表情。我從2012年就說,中共政治局常委就是為了乾死習近平的,習近平只能神隱逼死了政法委書記的角色,用王岐山去殺官,讓自己有一點點喘息的空間,邊控這1千多人動了所有的政治局官員,這些人知道有今天,當初碾死習近平、王岐山多容易。但卻沒有,反被習近平王岐山軟禁在家,進退維谷,這就叫天意。


提出了5點要求,「1、持有的資金、財產、銀行帳號包括以代名、匿名、聯名等持有;2、持有的護照、出入境通行證包括公務性護照證件、代名、匿名護照等;3、持有的香港、澳門特區銀行帳號、物業和外國銀行帳號及物業等;4、在外企擔任的職務包括榮譽性職務、頭銜和酬金;5、持有的外國國籍、居留權包括以代名持有的外國國籍和居留權等。」

所有這些要求得招多大的恨?跑了一個令完成,王岐山難堪,翻手把這些兒子孫子全斬了。我一直說,習近平王岐山就是北京老炮兒。被限制的官佬兒們老了,財產都是給子孫留著的,但現在面臨的是滿門抄斬。當把自己匿名護照交上去的時候,不就是背叛黨和國家嗎?這東西交也是死,不交也是死,這就是習近平和王岐山的手法,往死里干對方。

但他倆也得活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是中國俗語,如果他們想保住性命,他們必須得改河道,就得把共產黨弄沒了,只能把共產黨廢了才能救自己。那樣吃包子,吃臭豆腐獲得民意才有意義,共產黨沒了,民意才能成為真實的力量。

之前,有消息說習近平要取消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常委是毛澤東49年獲取政權時就有的,是控制國家的最高權力機器,凌駕於國家主席之上,是黨組織之名義的最高權力機構。如果政治局常委沒有了,剩下了習近平一個人就可以擺脫黨組織對他的控制了,如果他要保黨的話,還當什麼「全面組長」呢?弄什麼國家體系呢?弄什麼公務員要向憲法宣誓呢?軍改成立五大戰區,習近平成為總指揮,今天中國社會就處於準戰時狀態,敵人就是習近平上台前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以及中央委員,整個黨的體系,十八大的結果是江澤民獲勝要幹死習近平,現在是習近平要把江澤民弄死,捎帶著就把中共給滅了。

習近平以五大戰區作為基礎,以暫時總指揮的身份,用中紀委維護黨的名義,實際斬殺掉整個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建立起國家體系,摧毀黨的體系是他唯一的生路。這叫政治鬥爭嗎?政治鬥爭只是藉口,黨內鬥爭從來都沒有消失過,今天叫玩命。

所以我才說,共產黨死定了, 用淨化黨的名義幹死共產黨,共產黨就像一個公共廁所,管廁所的人說要淨化廁所,廁所沒屎了,叫廁所嗎?還得拿白手套擦擦有沒有灰塵?

很多朋友不明白,非得說黨是萬歲的,還有黨的機構說了,當黨性和人性衝突的時候,一定要堅守黨性,這不就不是人嗎?還有人新婚之夜兩人在那裡念黨章,這就是換個手法說共產黨一點人性都沒有,根本就不是人,裡面都是人了,那就不是共產黨了,就不是大小便的地方了。

這就叫天滅中共,就是江澤民、曾慶紅死定了標誌,2016年是命運和靈魂的一年,誰都跑不了。

前幾天,我也遇到了一個很特別的人,就是20多年前,我還在北京的時候,第一個送我師父寫的書的人,當時她還是個小姑娘,那時我忙著掙錢做生意,她介紹自己的男朋友到我公司打工,認識她幾個月後,她給我這本書,說「你看看,覺得怎麼樣?」我當時腦子里都是錢呢,修煉有什麼用?我記得非常清楚,當她把書給了我的時候,我把書放在桌子上,把煙和車鑰匙放在了上面,但下意識的我又把煙和車鑰匙從書上拿了下來。


人生兜兜轉轉(epochtimes)

當時的我知道凡是談到修煉和功夫一定有著背後的內涵,所以一定要尊重。現在我又遇到了這位已經成為母親的當年的小姑娘,如果沒有她,也就沒有現在站在這裡的石濤,紐約那麼繁華的街道,那麼多的人,兩個20多年沒見面的人竟然能夠遇上。對我而言,這個圈也畫圓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