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不要臉之當網紅當大官

有人不齒於某些網紅的作派,問:「不要臉就能當網紅嗎?」這話問得多餘。婦孺皆知,在神奇的趙國,不要臉不只能當網紅,而且還能當官,當大官。厚黑之於趙國官場,就譬若海水之於游魚。

已落馬的趙國大員,臉皮個個「厚如城牆,黑如煤炭」。有的在現形之前,位處「執法」巔峰,明處道貌岸然,暗處貪污受賄,淫人妻女,無惡不作。其「厚而黑,黑而亮」,決非趙國百姓能及。

而落馬後,這類趙國官場厚黑學的傳人,又能一次次或哭哭啼啼,或五體投地「跪求免死」,或在庭審中積極配合走過場的演出,坦承自己的貪腐事實是「客觀存在的」……索性就變得更不要臉。

已經原形畢露的趙國官員不要臉,還在台上夸夸其談作報告的官員,就個個一定要臉嗎?決非如此。趙國的官場有著太多的偽君子,國人尚未見識有些偽君子的不要臉,只是其畫皮沒被扯下而已。

要臉是人類的一種天性,而趙國的擅長之一,即扼殺人的這一天性。朝廷本當是治下的道德標杆,而煞有介事盤踞在廟堂上的趙家人,「治國」秘訣卻先是靠了暴力加謊言,後是靠了暴力加無恥。

趙國的朝廷尚且不要臉,也就怪不得趙國上上下下、一天一地的不要臉。當「治國」都只剩下了暴力加無恥這樣可憐的兩招時,仕途中人要臉的反而勢必成另類。不要臉是加官進爵必要的敲門磚。

於是,在趙國,越是不要臉,越是能當官,越是能當大官,越是不會體恤民間疾苦,越是能在報告中口沫飛濺,說得亂墜天花,說得不著邊際……怕什麼洪水滔天、譴責如潮?用不要臉就能應對。

別看趙國的官員個個人模狗樣,頭髮梳得溜光,實質其間不要臉者多如牛毛。有些官場的衣冠禽獸,對臉面的愛惜程度,甚而遠遠不及禽鳥的愛惜羽毛。倘若懂得要臉,趙國也就不會荒廢成這樣。

不要臉的趙國朝廷,與民爭利久矣,為了不擇手段圈錢,不惜在民眾的生存之路上設伏,不惜一再逼良為娼,不惜在沒完沒了的血腥強拆中鬧出人命……史上的朝廷,沒有過這般不講丁點顏面的。

沉淪在物質社會中的某些網紅,以及為著生存而不得不賣笑在花街柳巷的苦命女子,在趙家人所打造的人間地獄,就是再怎麼不幹凈,也比趙家人乾淨一些;再怎麼不要臉,也不及趙家的不要臉。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